海明威、伍爾芙都是時尚達人,至今都在影響你的穿搭好品位
2020年08月22日19:41

原標題:海明威、伍爾芙都是時尚達人,至今都在影響你的穿搭好品位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聰明的時尚人

已經開始從名作家們的衣櫥中

尋找日常穿搭的靈感

現在很多人都從明星、網紅身上借鑒穿衣搭配的風格。

但更聰明而獨闢蹊徑的做法是:從那些文藝大師的身上汲取靈感。

王爾德熱愛華麗的外套和絲絨西裝。如果放在現在,那應該是 Dandy 風格的代表人物。

維珍尼亞·伍爾芙喜歡穿著印花襯衫,將純色外套披在肩頭,頭髮鬆散著挽在腦後。你身邊一定有這麼穿的文藝青年。

杜魯門·卡波特堪稱帽子狂魔,報童帽、翡多拉帽都是他的心頭愛,還別出心裁地把帽子斜著戴。不是因為沒洗頭,只是因為戴帽子好看。

精神小夥杜魯門·卡波特

當年,這些知名作家的穿衣打扮和作派曾經引領著時尚;如今,越來越多的時裝設計師也開始向他們的風格致敬。

今天,我們不妨也從中獲得一些日常穿搭的靈感吧!

01

奧斯卡·王爾德

“自己穿什麼,什麼就是時尚”

身高一米九,長相俊朗,有著一頭浪漫捲髮的王爾德,留下了無數詩集,還有那本與美息息相關的《道林·格雷的畫像》,堪稱 19 世紀英國文學界的第一時裝偶像。

去年“時尚奧斯卡”Met Gala 的主題“坎普風”,王爾德在一百多年前就是這種風格的代表人物。

1882 年《紐約時報》上刊載的文章《與詩人的十分鐘》里,詳細描述了王爾德華麗的著裝。

“他穿一件低領白襯衣,翻開的領子特別大,系一條淡藍色絲綢領巾。他的手放在毛皮襯裡的寬鬆大衣口袋里,頭上包著一條纏頭巾。淺色的燈籠褲,漆皮鞋......左手一根手指上戴的印章戒指,是他展示的唯一珠寶。”

在那個年代,王爾德的著裝雖然引人注目,但絕不是盲目誇張。

作為當時“理性著裝協會”的成員,他認為,衣服應與實用和美相結合。

“做得好的服裝是簡單的服裝,從肩部下垂,顯出身體的形狀,隨著行動會有自然皺褶;而做得不好的服裝,是拙劣布料和花邊的拚貼,雖然可能昂貴,但不適用於平時穿著。”

對於如今一年兩次的時裝周,王爾德早早就有了自己的虎狼之詞。

“到底什麼是時尚呢?時尚不過是醜陋的一種形式,它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所以每隔六個月,我們不得不改變一次!”

如今每年的街拍中,都能找到王爾德浮誇穿衣風格的影子,比如披在肩頭的大衣,男女都能借鑒。

拿在手中的禮帽,絲絨和格紋元素的大量運用,也依舊是當代男士們在穿正裝時“玩出花樣”的法寶。

02

歐內斯特·海明威

“我為我喜愛的東西大費周章,

所以我才能快樂如斯。”

《老人與海》、《太陽照常升起》......傳奇大文豪海明威的作品總善於塑造放浪形骸的硬漢形象,這一形象總能從他中年時代的身上找到影子。

海明威在瓦隆湖畔的農舍中度過了童年,長大後,他不僅是個戶外運動愛好者,也對釣魚、狩獵頗有心得。

輕便耐穿的工裝襯衫幾乎是海明威一年四季必備的單品,在夏季,他通常會穿百慕大短褲、純色T恤搭配涼鞋,或者搭配上世紀 40 年代剛剛興起的匡威“開口笑”球鞋。

在冬季,挪威人的阿倫毛衣密實保暖,也被海明威在戶外活動時多次穿用。

海明威的風格單品基本是當代男裝的雛形,讓二十一世紀的男裝更加生機勃勃,結實耐穿,非常適合日常。

03

維珍尼亞·伍爾芙

“衣服能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

維珍尼亞·伍爾芙是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派作家,《達洛維夫人》、《到燈塔去》等她的著名作品中,總鼓勵女性突破桎梏,成為自己。

伍爾芙的標誌性日常裝扮,可以用“無拘無束的高雅”來形容,和現在時裝品牌 Prada 主導的“極客時尚”有異曲同工之妙。

長款開衫是伍爾芙最愛的單品。

她雖然剪了短髮,但仍喜歡把頭髮鬆鬆地紮成一個髮髻,並將毛衣與在花園勞作時穿的裙子、印花家居服與皮草坎肩、扣帶皮鞋與披肩混搭,變成了她具有個人特質的聰慧著裝。

上世紀 20 年代,伍爾芙曾經受邀為《時尚》雜誌撰稿。當時的主編多蘿西·托德邀請她與當時幾位知名設計師合作,為這本女性雜誌拍攝內頁照片。

伍爾芙為自己搭配了母親在Victoria時代穿過的連衣裙,據托德回憶,“那是典型的‘伍爾芙風格’,既是思想上又是著裝上的一種表達。

雖然連衣裙不太合適,還有點過時,但這就是伍爾芙小說中總能找到的思想——不顧時尚,毫不掩飾地懷念逝去的時光。

伊麗莎白·德比齊扮演伍爾夫時的劇照,這一身復古風格的淺色長袍輕鬆又舒適,內搭深色長裙,秋冬季也能優雅體面地穿出時尚感。

長外套+長裙的組合,可以變幻出各種不同的時尚版本搭配,真正做到了兼顧溫度與風度。

04

杜魯門·卡波特

“當他還是個帥小夥時,

他喜歡歪戴著水手帽”

美國作家杜魯門·卡波特是知名電影《蒂凡尼的早餐》的小說原作者。

當年這部小說準備在美版《時尚芭莎》連載時,芭莎的編輯曾經因為擔心得罪 Tiffany 而拒絕了這本書的發表要求。

沒想到小說被改編成電影后,Tiffany 和 Givenchy 這兩個品牌瞬間走紅,紅到 Tiffany 品牌都曾經授權自己標誌性的藍色給這本書當封面。

提著醫生包的卡波特

雖然卡波特的身高只有 160 釐米,但這並不妨礙他成為當時上流社交圈中的紅人。1966 年,卡波特曾經舉辦過載入時裝史的“黑白舞會”,幾乎請來了城中所有的名流,在當時的影響不輸現在的“時尚奧斯卡”Met Gala。

在日常生活中,卡波特是個帽子狂人,他最標誌性的造型是歪戴著費多拉帽,從留下的照片來看,他有無數頂這一類型的帽子。

當他還是個帥小夥時,他喜歡歪戴著水手帽,總之,卡波特對於帽子有著神奇的品位。

日常又低調的費多拉帽,至今都是紳士們日常穿搭的點睛單品。

當然它並不局限於搭配正裝,用牛仔褲和飛行員外套來搭配就輕鬆許多。

05

菲茨傑拉德夫婦

“超模 Kate Moss 結婚時,

復刻了他們的婚戒”

我們最熟悉的菲茨傑拉德小說大概是《了不起的蓋茨比》,但少有人知道,菲茨傑拉德夫婦的時尚理念,也是他筆下崇尚華麗和揮霍的時代象徵。

菲茨傑拉德的妻子澤爾達在結婚前,帶著一箱薄紗連衣裙和絲絨休閑長褲來到紐約,結果這樣的小城女孩打扮被菲茨傑拉德嫌棄了——他讓自己的朋友瑪麗·赫希帶著澤爾達去逛街,來了一次時尚大改造。

赫希讓澤爾達見識到了法國設計師讓·巴杜輕鬆又簡潔的時裝,沒過多久,她就拋棄了土氣的小城女孩造型,捲曲的短髮燙成波浪形,身穿鑲嵌亮片的衣裙,披著毛皮禮服出入各種派對。

而菲茨傑拉德本人則幾乎一向身著三件套的花呢西裝,系領帶,口袋里放著手帕,時常佩戴禮帽,在不戴帽子的場合,時尚的中分髮型用髮蠟整理得一絲不苟。

這對夫婦的日常打扮,是不是讓你想起了小李子版《了不起的蓋茨比》中的造型?

他們崇尚的時尚,在菲茨傑拉德的寫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當時,《了不起的蓋茨比》一書出版後,快活、渴望、輝煌和憂鬱是這本書的所有中心主題,那是一個被菲茨傑拉德夫婦人格化的時刻。

菲茨傑拉德夫婦的時尚理念影響深遠,隨著這幾年復古風格的回潮,繫帶襯衫和毛茸茸大衣的搭配又開始流行起來,通勤穿也不奇怪。

2011 年英國超模 Kate Moss 結婚時,為了與自己 1920 年代式的斜裁婚紗相配,她復刻了菲茨傑拉德夫婦的婚戒。

文/菠蘿狗

部分文字來源於《名作家和他們的衣櫥》

圖片來自網絡,如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