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吽的“煙火”
2020年08月21日14:45

原標題:達吽的“煙火”

  新華社南寧8月21日電 題:達吽的“煙火”

  新華社記者胡佳麗、姚雨璘

  秋日向晚,紅水河徐徐東流,牽走片片霞光。揚著酒香的敬酒歌,是達吽小鎮夜市的開場曲。

  小鎮入口,穿戴民族服飾的男男女女,端著酒碗,亮開了嗓。美食街內,各色餐館迎來了食客,最火熱的店家一遍遍抱歉地說著“真沒有位置了”。街道兩旁,排成長龍的移動攤販各自吆喝。

  入夜後,鑲嵌在紅水河畔的達吽小鎮彙聚四面八方的人氣。這裏,坐落著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古江安置區。近幾年,1萬多名貧困群眾從全縣千山萬弄的貧困村屯陸續搬遷而來。

  “達吽”,是紅水河的壯語音譯,寓意著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希冀。大化縣的喀斯特山區內,群眾散居的山弄是一個個形如漏鬥的山間窪地,存不住水。

  位於縣城臨河的最佳地段,古江安置區寸土寸金。“如果換以商業用途,經濟潛力不可估量。”但縣委書記楊龍文考慮得更多的是,怎麼幫搬遷戶鼓起“錢袋子”,讓他們“搬得出”,還要“穩得住”。

  因此,縣里在安置區內外佈局建設商業街、美食街、酒店,建立用於文藝演出的文化廣場。通過易地扶貧安置與新型城鎮化、民俗風情旅遊有機結合,達吽小鎮誕生了。

  在大山裡窮了30多年,搬遷戶韋勇權有了“文藝宣傳員”的公益性崗位,在這座布努瑤風情小鎮招待四海遊客。晚上忙完表演的活,兩口子拉著兩兒子,也來享受達吽的夜。

  過去,住在山弄,生活就像石縫般乾涸,夜晚更是寂寥。韋勇權老家在六也鄉加司村獨下屯,出門見山,山外是山。“一到夜裡,就靜得瘮人。”

  從廣東嫁來的陳木娣是習慣熱鬧的,韋勇權為此置辦一台音響。兩面漏雨、四面透風的木瓦房裡,到底有了第二樣電器,原來只有一盞燈泡。

  此番光景已逝。韋勇權一家搬入新居,揮別貧困。十里八鄉的搬遷戶聚在一起,從陌生到熟悉,多因廣場舞的緣分。

  覃慶妹在美食街擺攤售賣的油饃,是老家貢川鄉的特產。家鄉沒有夜市,覃慶妹在廣東打工時就喜歡和工友去逛逛。“那時我很羨慕住在那裡的人,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住在這樣的地方。”覃慶妹說。

  “支付寶到賬……”一有人付款,餐車上的粉紅色話筒便蹦出一句。白日裡不擺攤,興致來時,覃慶妹就拿這個話筒唱兩句。日子過好了,人也自信了。

  往前走,七百弄窯雞、長沙臭豆腐、泰國榴蓮干……各色小吃琳瑯滿目。一個無人銷售的糕點攤吸引幾名遊客駐足,他們身旁,送外賣的小哥匆匆而過。

  夜深了,小巷的一間美容美髮店仍燈火通明,老闆藍富林正在為顧客剪髮型。從大山搬到安置區後,經過一輪培訓強化手藝,他開起這家小店。

  “白髮染黑髮的業務最受歡迎,願意為形象花錢的人越來越多了。”往後的經營,藍富林心裡有計劃。“需要再進一批質量更好的美髮產品了,同時還有面膜”。

  “啪”,陳木娣摁掉燈,一家人安歇了。次日清晨,她要送兒子去社區的兒童之家。在那裡,誌願者會免費給孩子輔導暑假作業,還教畫畫、手工等。(參與記者:李俞輝、楊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