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公司,兩位最佳CEO,平安憑什麼?
2020年08月21日14:13

原標題:一家公司,兩位最佳CEO,平安憑什麼?

一張中國最佳CEO榜單,兩位管理者上榜,這是個人的肯定,亦是對企業的嘉獎。

近日,緊隨《財富》世界500強名單的出爐,福布斯發佈了中國最佳CEO榜。前一張榜單里,中國平安以1842.8億美元的營業收入位列全球榜單第21位,全球金融企業排名第2位,再次中國內地混合所有製企業領先。

幾天后,平安集團董事長馬明哲、平安銀行董事長謝永林又登上福布斯中國發佈的2020年中國最佳CEO榜單,分別排名第3位、第16位,若分行業來看,馬明哲名列金融行業最佳CEO第1位,謝永林名列第3位。

在這張以領導者為對象的榜單里,平安贏得了“雙黃蛋”,在榜單中尤為特別,但細究兩位上榜者的氣性與經曆,一切並不意外。

進身以求,捨身以謀

時勢造英雄,平安上榜的殊榮里,有一份功勳章屬於總部所在的城市:深圳。在福布斯中國最佳CEO榜單上,包括馬明哲、謝永林在內共有10位深圳管理者上榜,該城市成為了最佳CEO高產地。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週年,作為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城市,求新思變、公平公正、誠信務實的營商環境,為企業與企業家們創造了得天獨厚的成長空間。

不惑之年,深圳已然從改革的試驗田成為了經濟發展標杆城市,福布斯的這張榜單,無疑是對其誕辰最好的獻禮。平安身在其中,是這座城市40年發展的縮影,創辦人馬明哲是非常典型的,從深圳走出的企業家,是城市氣質與精神的繼承者。

1988年,深圳特區成立的第8個年頭,平安誕生於蛇口一間小小的辦公室內,從保險公司成為世界綜合金融集團,再成為一家金融+科技雙驅動的生態企業,馬明哲掌舵這家企業32年。

相較西方百年金融集團,平安剛度過自己的而立之年,30多年時間里,平安訴說了一個關於中國企業崛起的傳奇,一路釋放的高成長性與巨大潛能背後,有天時地利人和——在改革開放的黃金時代,國內高速發展的經濟環境之下,一個富有遠見和改革勇氣的企業家的創業曆程。

馬明哲出生在一個部隊家庭,祖輩從商,因此,堅毅不退卻是他的本色,敢於挑戰,勇於創新,是馬明哲骨子裡透出的性格。1983年,馬明哲從封閉的粵西來到改革開放的橋頭堡深圳蛇口,有了創辦一家商業保險公司的設想,儘管有一批改革先鋒的支持,在國內新老經濟製度轉換的檔口,馬明哲依舊要經過層層突破,才促成了平安的誕生。

作為中國股份製保險公司,平安保險的開業被載入中國現代金融發展史冊,此後的32年里,平安伴隨著中國的改革與開放一路成長、壯大,有恰逢盛世的幸運,也與馬明哲的性格與特質分不開。

與馬明哲共事過的人,對他最大的幾個印像是,熱愛事業、超級勤奮、不斷學習,事無鉅細,對工作精雕細刻,永遠認真準備每一項工作。不管是本不擅長的英語、半路出家的金融還是互聯網這樣的新興產業,只要有意思的,他都願意琢磨,對自己從未滿足過,他的口頭禪就是“昨天的馬明哲絕對領導不了今天的平安”。

平安的每一次“破格”,都來自馬明哲對於新事物的掌握、新趨勢的判斷,例如平安向行業學習,在國內第一次引進現代精算體系,第一家引入了壽險營銷體製,第一家建成綜合金融集中後援平台等等。不論是從保險到綜合金融、從金融到互聯網業務,每一次業務升級轉型背後,有他的前瞻與洞見。

不難看出,在平安內部,沒有因循守舊的說法,馬明哲的“不安分”,一來是他有夢想,誌存高遠,願意創造未來,二來,也是因為危機感,地有常險,守無常勢,他深知持續創新與主動改變,是唯一能夠穿越週期的力量。

從早期學習、引入到後期超越、顛覆,馬明哲帶領的團隊已經帶領平安反向在金融、科技領域超越。除了財報業績會,馬明哲多年沒有在大眾媒體前露面了,他把時間都用在了想平安下一步的方向和節奏是什麼。在公司,有一種說法是“平安的發展,跟不上馬明哲的思路”。行業里,則是“要瞭解趨勢,就看馬明哲做什麼”。

他像個夢想家又是個實幹派,看好的未來,會堅定進入,順勢迭代,勢在必得。緊抓中國市場機會,一路從保險延伸至綜合金融,上世紀80年代電腦尚未普及時,就看到了互聯網科技的力量,從金融電商、信息化建設做起,一手抓基礎科研,一手抓場景應用,AI、區塊鏈到雲,全面進入平安產品、獲客、服務、風控過程中。2016年起,平安開啟“金融+生態”階段,構建五大生態圈,以科技賦能金融,科技賦能生態,生態賦能金融。

正是因為馬明哲對戰略和創新近乎偏執的熱愛,平安才能經曆一次次華麗轉身,業務邊界不斷突破,對外的形象從保險公司、傳統金融公司到科技金融生態公司,32年間,這家公司似乎從未停滯過,大概就是馬明哲所說的,“平安沒有守業,只有創業”。

平安的高管曾評價馬明哲,他的意識里,早就把身家性命、個人榮辱等一切綁定在了平安的成敗上,他的精神世界,排除了一切其他東西,就是集中精力做好平安這一件事。

企業成就企業家,企業家也定義著一家企業,在平安的成就中,馬明哲作為領導者,功不可沒。他超乎個人的精神驅動力,詮釋其對企業家精神的理解:強烈的成功欲與激情、正向思維、親力親為追求完美,而且他在以身作則,將這種精神幻化為企業共識與團隊價值觀。

靈魂入股,打造戰車

一個人的力量,能否實現企業的基業長青?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對平安來說,馬明哲的格局與能力是關鍵支撐力,卻不是唯一。有人用足球打比方,類比“德國戰車”,稱其為“平安戰車”,換言之,平安的與時俱進,並非取決於一個人的競爭力與領導力。

在平安起步的關鍵期,馬明哲指點著平安的方向,卻不甘於將平安囿於城池,他要的是一家有現代商業文明製度、真正能夠基業長青的企業。

因此,業務創新變革同時,他著手了一系列在製度、文化、人才上的戰略部署,譬如他曾力排眾議,以開闊的全球視野引入了高盛、摩根士丹利、彙豐、麥肯錫等外資支持與專業諮詢,逐步建立起了內部的管理製度與人才體系,並且求賢若渴不斷從國內外企業吸引管理人才,為平安整體管理水平的提升尋找最優路徑。

馬明哲明白自己對於平安的重要性,卻避免成為“一言堂”。在平安,有一套汲取了國際經驗與國內情況的企業製度,包括完善的高管團隊績效考核、薪酬激勵和任免機製,包容開明、科學高效。在公司頂層架構的安排里,不光在股權設計上,沒有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在平安的《公司章程》中,還明確了執委會以“執行官+矩陣”集體決策機製和模式,負責各公司業務條線,形成共同決策、分工負責、權責清晰的架構,確保確保任何重大經營管理決策,都由業務執行官和職能執行官集體參與,實行業務執行官和職能執行官“集體決策、分工負責、矩陣管理”的模式。

隨著平安持續推進“金融+科技”、“金融+生態”戰略,30年後的平安形成了“一個客戶、一個賬戶、多種產品、一站式服務”的綜合金融經營模式,以客戶服務為導向,逐步形成了清晰的“個人業務+公司業務+科技業務”三大事業群及架構,2018年末,順應平安戰略轉型之勢、新業務模式發展之勢,平安在原有組織架構中增設聯席CEO,分別針對三大業務線。

正是這種自上而下獨立又協同,務實又高效的機製與文化,確保了平安在複雜交錯的業務中,不因循守舊,不相互內耗,每一次都比別人多走幾步,每一步又比別人走的更遠一些。在不少企業家眼裡,平安不僅一家銳意進取、不斷創新的企業,在公司戰略、國際化、人才策略層面,一直國際領先,是榜樣和標杆。

馬明哲自己都強調,如今自己“兩手空空”,30多家子公司的管理都交給了專業的人。他很清楚,個人榮辱興衰與企業發展捆綁,是對企業的不負責任,相比他個人,他希望外界能夠把關注度放在平安集團和各子公司的管理團隊上,他們個個能在行業里獨當一面,是平安的棟樑和未來所在。

本次與馬明哲同時上榜的謝永林便是平安戰隊里的一個典型,作為平安集團總經理兼聯席首席執行官和平安銀行董事長,自1994年加入平安後,謝永林一路從基層業務員做起,崗位覆蓋前中後台,是業內少見擁有全金融條線經驗的專業型CEO。他曾在三年時間里,率領平安銀行成功實現了零售轉型,在公司治理、數字化經營、金融風險防控、服務實體經濟與民生等方面實現質的飛躍。可以說,他是平安科學高效的公司治理、國際化專業團隊和創新活力企業文化之下,管理層的代表,亦是平安企業家精神的傳承與體現。

彼得·德魯克曾如此解讀企業家精神:無論對個人還是機構而言,企業家精神都是一種獨特的特性,但並不是人格特徵。“任何有勇氣面對決策的人,都能夠通過學習成為一名企業家,並表現出企業家精神。”因此,企業家精神是一種行動,而不是人格特徵,他的基礎在於觀念和理論,而非直覺。

事實上在平安,企業家精神的彰顯正是如此,不只在個體上具象化,而成為了系統化、製度化的管理層群像。隨著社會發展、科技迭代,企業所面對行業技術、模式、場景等要素變量增加,一支優秀的企業家隊伍則是其中最大的定力,關乎著企業的初心、遠景與價值,也決定著企業能夠進無止境,持續向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