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首對WNBA和NBA母子!一家三口全打頂級聯賽
2020年08月20日14:00

  提到賈維爾-麥基,人們總會將其和“五大囧”聯繫起來,但與此同時他也是福將,剛隨勇士2次奪冠,本季湖人也是爭冠熱門球隊之一。而翻開麥基家族的歷史,也能讀到一篇勵志的故事。據《SLAM》雜誌記者Tamryn Spruill撰文稱,麥基和妹妹能走到今天,最該感謝的就是他們的母親帕梅拉(Pamela)。

  “我母親並未擁有完美的生活,”現年32歲的賈維爾表示,“她總是需要去拚搏,總得去養家餬口,而且凡事只能靠自己。我不記得有誰能幫助她做過什麼。”

  令帕梅拉欣慰的是,她的一雙兒女都曾繼承她的衣缽:她的兒子賈維爾目前是湖人中鋒,現年25歲的女兒伊瑪尼-麥基-斯塔福德(Imani McGee-Stafford)曾在WNBA待過4個賽季,效力達拉斯飛翼。“他們繼承了我的遺產,”帕梅拉說。

  帕梅拉曾經也是一名出色的籃球女將。她曾隨南加州大學連續奪得NCAA冠軍,還曾隨美國女籃在1984年獲得首枚奧運女籃金牌,這支球隊還在2012年入選了女籃名人堂。但賈維爾和伊瑪尼卻是她生涯最大的成就。

  教育也是她的遺產之一。“賈維爾和伊瑪尼都獲得了大學籃球獎學金,對於來自密歇根州弗林特的非裔美國人而言,這是聞所未聞的,”帕梅拉說,“這倆孩子不但足夠幸運地獲得了大學獎學金,他們終究還能在我們稱之為籃球的這項運動中開創自己的職業生涯。”

  在14歲時,賈維爾就立誌要在NBA打球。然而伊瑪尼在剛入選高中籃球校隊時,用她的話說卻是“太糟糕了”。賈維爾將大學籃球作為自己進入職業聯賽的跳板,但對伊瑪尼而言,在她進入德克薩斯大學的大三賽季開始前,進入WNBA打球都是並不現實的,她甚至一度計劃去攻讀會計學碩士學位。

  伊瑪尼坦言:“當我起初開始接觸籃球時,我並不是為了熱愛而打球的。我之所以選擇籃球,是因為這樣可以賺得籃球獎學金,替我母親分擔壓力。籃球對我而言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段而已。我想去讀大學,因為這是唯一能讓我負擔得起學費的方式。我並不認為我的球技好到可以在WNBA打球的地步。”

  伊瑪尼曾在WCBA的北京首鋼和遼寧飛鷹效力。終究,在2020年賽季開打前,伊瑪尼還是宣佈放棄賸餘的2個賽季,而進入法學院去攻讀。

  和女兒不同,帕梅拉當初從大學畢業後,並沒有職業聯賽可打(WNBA在1996年才成立),她只得和同齡人一起到海外聯賽尋求機會。帕梅拉先後輾轉於巴西、西班牙和意大利聯賽。在她奪得1984年奧運金牌4年後,帕梅拉的情況變得更為複雜起來,因為她的兒子賈維爾誕生了。自此,曾擁有經濟學和傳播學雙學位的帕梅拉,就在異國的土地上扮演起單身母親的角色。

  “我當時在意大利帶著一個9個月大的嬰兒四處漂泊,”帕梅拉回憶說,“在那個時候,意大利當地甚至連嬰兒食品都沒得賣,我只能自己給孩子做吃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挺過來的,我只知道這是我的職責所在,我要照顧這個小生命。作為母親,你總想竭盡所能,畢竟你總期望孩子們能擁有比你更好的一生。”

  在這個過程中,帕梅拉從來沒得到過孩子父親(佐治-蒙哥馬利,曾在1985年次輪被拓荒者選中,但從未登陸NBA)的一筆撫養費,但她也從未因此而去起訴對方。“如果我為了撫養費而強迫他出庭,如果他無力支付的話,他們會將他投入監獄,”帕梅拉解釋說,“我這就等於是將我兒子的父親親手送入了監獄。”

  直到35歲,在海外聯賽漂泊了10多年後,帕梅拉才終於回歸美國加盟WNBA。1997年WNBA選秀,她在首輪第2順位被薩克拉門托君主隊選中,在1998年又轉投洛杉磯火花隊。

  在賈維爾的眼中,母親是值得尊重的。“她總是在四處打球,包括在海外,一切都得靠她自己,”賈維爾說,“沒有人幫她,沒有丈夫支持她,她很有韌勁。對於我母親的這一點,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帕梅拉也從未放鬆過對兒子的管教。如果賈維爾在哪次訓練中表現不佳,她會罰兒子在淩晨6點穿著林地靴,去雪地裡跑步。“在我還很小時,我母親就非常嚴肅認真地對待我,我認為這是必需的,尤其是對於一名黑人男孩而言,”賈維爾說,“她希望我成長為她心目中的那種黑人男子漢。”

  此外,賈維爾也承認,他起初無法理解妹妹離開WNBA賽場的決定,但如今他卻全力支持妹妹,因為他也意識到,在他們兄妹倆從母親那裡繼承的遺產中,教育和籃球同樣重要。

  不消說,麥基兄妹的一生都受到了這位女家長的影響:要自覺跟隨內心深處的激情和堅韌,來度過一道道難關。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