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上場之前,抗體療法能否擔起重任?
2020年08月18日15:02

  來源: Nature自然科研

  作者:Heidi Ledford

  隨著COVID-19的疫苗研發進入全球競速模式,一些研究人員開始關注一種能治療該疾病的短期療法:單複製抗體。與其等待疫苗誘導機體自己產生抗體,這些科學家希望這些經過設計的分子能直接讓新冠病毒SARS-CoV-2失活。但一般用於治療癌症等疾病的抗體量產起來不僅複雜,而且昂貴——可能使貧窮國家無力支付。

利用單複製抗體(藝術再現圖)對抗新冠病毒。來源:Nanoclustering/Science Photo Library
利用單複製抗體(藝術再現圖)對抗新冠病毒。來源:Nanoclustering/Science Photo Library

  以上提醒來自公共衛生領域兩大權威慈善組織於8月10日聯合發佈的一份報告,二者分別是紐約市非營利科研機構國際愛滋病疫苗行動組織(IAVI)和倫敦惠康(Wellcome)科研資助機構。報告呼籲通過開發監管渠道、商業模式和技術方法,降低這種昂貴藥物的成本,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能用上治療COVID-19和其他疾病的抗體藥物。

  IAVI主席Mark Feinberg承認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但COVID-19確實能極大地推進這個問題的解決,”他說,“大流行要求我們必須開啟對話,找到解決辦法。”

  可信研究

  COVID-19疫苗可能還要等上幾個月,讓大部分人完成接種又要再等幾個月。即便到那時,老年人等群體的免疫反應可能並不夠強,還有一些人估計會直接拒絕接種。

  考慮到這些因素,開發COVID-19的治療方法就顯得非常重要。目前醫生能用的方法還很有限。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被證明能縮短部分患者的住院時間,但這種藥又貴又稀缺。地塞米鬆這種類固醇藥物雖然價格實惠、獲取便利,但被證明只對重症感染者有效。

  因此,科學家越來越關注單複製抗體藥物,希望它能利用免疫系統的天然反應來對抗入侵的病毒,哥本哈根大學與哥本哈根Rigshospitalet醫院的傳染病醫師Jens Lundgren表示。“這個方面的研究出現了井噴,”他說,“確實很有說服力。” Lundgren正在主持一項大規模跨國臨床試驗,測試由美國禮來(Eli Lilly)、加拿大AbCellera、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共同開發的一種抗體。

  利用這種方法,研究人員先從康復者體內分離出能與病毒結合併抑製其複製的“中和”效果最佳的抗體,再在實驗室里大量生產這種抗體。如果治療被證實有效,相關企業便會使用大型生物反應器培養細胞,加大產量。

  與此不同的是,“康復者血漿”療法直接從COVID-19康復者血液中提取出抗體和分子的複雜混合物,用來治療其他感染者。兩種都屬於短期療法,無法產生長期持續的免疫應答。

  可及性差距

  IAVI估計,目前有超過70種治療和預防COVID-19的抗體療法正在開發中,多項臨床試驗也在進行。

  不過,既往經驗顯示,即使這類COVID-19療法研發出來,它們也很難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區使用。單複製抗體藥物一般比小分子藥物的生產成本更高,而且必須注射,不能口服,仿製藥廠商仿製起來也更困難。目前針對自身免疫性疾病等病症的獲批抗體藥物中,全球銷量約80%集中在美國、歐洲和加拿大。根據IAVI和惠康的這份報告,美國每年的抗體治療價格中位數在1.5萬-20萬美元。

  Feinberg認為疫情可以推動技術創新,讓量產抗體的方法更簡單也更平價。疫情還能促進抗體藥物的生產廠商與其他製造商(類似小分子藥物仿製藥廠商)達成商業合作,讓後者嚐試複製生產流程並在更大範圍內分銷藥物。這或許還能讓中低收入國家的監管者更熟悉抗體療法,更好地批準它們的使用。

  “我不知道誰能自己提供解決方案,”Feinberg說,“但讓它們合作起來,很有可能會產生明顯的協同效應。”

  不同的特性

  目前為止,還沒有哪種COVID-19抗體療法完成了大規模隨機臨床實驗,但研究結果預計會在未來幾個月公佈。Lundgren領導的試驗於8月4日對外宣佈,目標是招募到1000名COVID-19患者。另一項由NIH和紐約生物技術公司再生元(Regeneron)聯合資助的大型試驗於7月6日啟動,將測試兩種SARS-CoV-2抗體藥物的雞尾酒療法。結果預計在9月下旬公佈。

  雖然這些抗體藥物的靶標都是同一個病毒,但每種藥物與SARS-CoV-2的互作方式各不相同:一些與該病毒的結合更緊密,一些靶向病毒表面位點,讓病毒失活的效率更高。Lundgren指出,雖然抗體是一種天然的防禦途徑,但也存在安全問題。研究人員需要注意是否存在“抗體依賴性增強作用”(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這種不好的現像一旦發生,一些抗體會幫助病毒進入人體細胞,而不是預防感染。雖然目前尚無跡象表明SARS-CoV-2也存在這一問題,但仍需開展大型臨床實驗來消除這種擔憂,Lundgren表示。

  一旦這些障礙得到清除,抗體又被證明有效,剩下的問題就是產量和分配能否跟得上這個處於危機中的世界了。拉美和加勒比內科腫瘤學會主席Eduardo Cazap提醒稱,和其他新療法、新醫療技術一樣,醫療資源差異不只存在於貧富國家之間。“富裕國家也有弱勢群體,貧窮國家也有富裕階層,”他說,“這是個全球性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