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的最高境界:420天不上廁所
2020年08月17日10:40

  來源:物種日曆

  長久以來,日本民間流傳著“野槌蛇”的傳說。相傳這是一種體型短粗的毒蛇,體長雖只有半米有餘,但身體徑粗卻能達到10~15釐米,兩頭細中間粗的樣子彷彿棒槌一般,野槌蛇之名由此得來。雖然目擊記錄頻現,但時至今日仍無標本作為其真實存在的憑證。不少質疑者認為,傳說中的“野槌蛇”實際是人在緊張狀態下對剛剛進食完畢的日本蝮(Gloydius blomhoffii)或其他蛇類的誇大描述,而非真實存在的蛇類。但倘若要在自然界中尋找一種最接近野槌蛇描述的蛇,恐怕要將目光投向地球另一端的非洲大陸,來見識下真正的蛇中肥宅——加蓬噝蝰(Bitis gabonica)。

野槌蛇的發現者是胖虎,是《哆啦A夢》資深愛好者之間的一個梗。圖片:動畫《哆啦A夢》
野槌蛇的發現者是胖虎,是《哆啦A夢》資深愛好者之間的一個梗。圖片:動畫《哆啦A夢》

  蛇中肥宅

  要說論起“肥”與“宅”,蛇圈里恐怕沒有幾號能與加蓬噝蝰相提並論,先來說說它們肥碩的體型。一米二至一米五的平均體長在蛇類中雖只能算中等大小,但它們的體重卻可達7~10公斤,身體徑粗如成年人大腿一般,當之無愧地獲得“世界上最重蝰科蛇類”的頭銜。此外,它還是“排毒量最大的蝰科蛇類”(單次排毒9.7毫升)和“世界上毒牙最長的蛇”(5釐米)兩項紀錄的保持者。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這些頭銜都是“加蓬噝蝰”的兩個亞種各自獨立成種之前得到的,一些極限測量值不能全部歸於加蓬噝蝰頭上,例如在長度紀錄上,最大全長2.05米的紀錄就是來自一條“犀角亞種”,如今成了另一個種犀角噝蝰(Bitis rhinoceros),而加蓬噝蝰自身的體長極值為1.74米。

身材“臃腫”的犀角噝蝰。圖片:Danleo~commonswiki / Wikimedia Commons
身材“臃腫”的犀角噝蝰。圖片:Danleo~commonswiki / Wikimedia Commons

  由於二者在形態、色斑上極為相似,在過去的一百多年里,犀角噝蝰常被作為加蓬噝蝰的亞種或同物異名,近十幾年才逐漸被視為獨立物種。它們之間最顯著的區別在於犀角噝蝰眼睛斜後方有一塊黑褐色三角形斑,而加蓬噝蝰有兩塊,此外犀角噝蝰的鼻孔間有一對發達的角狀突,相比之下加蓬噝蝰的角狀突就要小不少。

加蓬噝蝰的眼下有兩塊黑斑,而且鼻上的“角”要小。圖片:Udo Schröter / Flickr
加蓬噝蝰的眼下有兩塊黑斑,而且鼻上的“角”要小。圖片:Udo Schröter / Flickr
犀角噝蝰的黑斑只有一塊,鼻上的“角”比較明顯。圖片:TimVickers / Wikimedia Commons
犀角噝蝰的黑斑只有一塊,鼻上的“角”比較明顯。圖片:TimVickers / Wikimedia Commons

  這兩種大型蝰蛇都喜棲於溫暖潮濕、地表落葉層豐厚的環境,西非至中非原本連續的熱帶季雨林被一道名為達荷美缺口(Dahomey Gap)的稀樹草原帶所割裂,令它們二者的祖先無法進行基因交流,逐漸走向不同的演化道路。犀角噝蝰的分佈僅限於達荷美缺口以西的幾內亞、幾內亞比紹、利比里亞、塞拉利昂、科特迪瓦、加納、多哥等國,而加蓬噝蝰的分佈範圍則要大很多,包括自加蓬以東的整個中非地區,外加坦桑尼亞、津巴布韋、馬拉維及南非部分地區。

  有人模仿我的腦袋?

  蝰科蛇類個個都是伏擊高手,盤伏不動靜待獵物進入攻擊範圍,是它們的拿手好戲。加蓬噝蝰和犀角噝蝰更將伏擊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它們體表複雜的幾何形圖案在森林地表層是絕好的偽裝,深淺相雜的體色令它們與佈滿地面的落葉融為一體。有趣的是,它們深淺不一的體色並非只是黑色素分佈不均的結果。一項針對犀角噝蝰鱗片超微結構的研究顯示,它們體表黑色鱗片與淺色鱗片在皮紋結構上也有所不同,黑色鱗片上獨有的葉狀結構能更大程度地吸收光線,減少反射,看起來更黑。在這種天然超黑材料的加持下,犀角噝蝰能夠更好地模糊自身輪廓,達到隱蔽的目的。

  隱蔽色(cryptic coloration)和擬態(mimicry)是兩個容易混淆的名詞,二者的主要區別在於擬態有具體的模仿對象,而隱蔽色則是靠自身的體色與花紋藏匿於環境背景之中,達到不被捕食者或獵物發現的目的。加蓬噝蝰在隱蔽色的保護下令自己不易被獵物發現,出人意料的是,竟然有種蟾蜍擬態它們,在江湖上“招搖撞騙”。2019年10月刊發的一篇文章,介紹了分佈於剛果的錢氏硬皮蟾(Sclerophyrs channingi)具有擬態加蓬噝蝰的能力,這種蟾蜍的大小、顏色以及花紋都與加蓬噝蝰的頭部非常近似,不僅如此,它們在受到威脅時還會模擬噝蝰標誌性的噴氣聲令敵人望而卻步。進一步的研究發現,錢氏硬皮蟾與加蓬噝蝰在剛果境內的分佈範圍高度重合,分子證據也支援二者起源於同一時期,有著久遠的協同演化史。

a加蓬噝蝰亞成體,b錢氏硬皮蟾亞成體,c加蓬噝蝰成體,d錢氏硬皮蟾成體。圖片:Eugene R。 Vaughan et al。 / Journal of Natural History
a加蓬噝蝰亞成體,b錢氏硬皮蟾亞成體,c加蓬噝蝰成體,d錢氏硬皮蟾成體。圖片:Eugene R。 Vaughan et al。 / Journal of Natural History

  雖然身為一個字面意義上的“肥宅”,加蓬噝蝰卻是個靈活的胖子,在高速攝像機下測得其攻擊時頭部的移動速度近3米/秒, 這樣的攻擊速度大大超過了獵物的反應能力,加之完美的偽裝,令許多獵物在遭到致命一擊之前都沒有意識到加蓬噝蝰的存在。攻擊完成後它們會迅速鬆口以防細長的毒牙折斷,小型獵物會在短暫掙紮後一命嗚呼,那些被咬後逃跑的獵物也會在幾分鐘內毒發身亡,隨後循著氣味找到屍體再囫圇吞下便是。成年加蓬噝蝰在野外幾乎沒有天敵,它們的食譜包括各種小型哺乳動物,鳥類,兩棲類等,也曾有吞食非洲帚尾豪豬(Atherurus africanus)和倭新小羚(Neotragus pygmaeus)的報導。

  這樣一種集速度、毒液、力量與體型於一身的蛇類卻擁有著沉穩的性格,當有不適宜作為獵物的動物(比如人類)接近時,它們會發出噴氣聲以示警告,只有迫不得已時才會開口攻擊,因此加蓬噝蝰的咬傷案例非常少見。

從加蓬噝蝰胃里剖出的一整隻紅小羚羊(Cephalophus natalensis)。圖片:Jonathan Kirk Warner。 (2009)。 Conservation biology of the gaboon adder (Bitis gabonica) in South Africa。 Diss。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從加蓬噝蝰胃里剖出的一整隻紅小羚羊(Cephalophus natalensis)。圖片:Jonathan Kirk Warner。 (2009)。 Conservation biology of the gaboon adder (Bitis gabonica) in South Africa。 Diss。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便秘一年,超有耐心

  加蓬噝蝰在飽餐一頓後可以很長一段時間不進食,而它們排便的頻率比進食頻率更低,即使在規律進食的情況下,排便間隔也在數月之久。有人曾經對人工飼養環境下加蓬噝蝰進食頻次與體內糞便量進行過統計,當進食間隔為一年時,加蓬噝蝰體內糞便的積累量約為其總重量的5%,而將喂食頻率提高到1.5個月左右時,它們五分之一的體重將被糞便佔據。

  此外它們還創造了蛇類中的“憋屎紀錄”,排便間隔長達420天,另外兩個紀錄分別是一條短尾蟒(Python curtus)創下的386天和一條印度蟒(Python molurus)創下的174天。這三種蛇都屬於身材粗壯的地棲蛇類,而那些體型纖長、行動迅速的樹棲蛇類則需要及時排空體內糞便以此降低運動中的負荷,不能“便秘”。蛇類自進食至完全排空糞便的最短時間記錄是尖吻長尾蛇(Uromacer oxyrhynchus)創下的,僅23小時。

  除了都擅長憋屎外,加蓬噝蝰與短尾蟒、印度蟒等一眾肥蛇還具有相似的運動方式。不同於人們印象中大多數蛇類蜿蜒曲折的S形行進方式,體型肥胖的蛇通常採用直進式的爬行方式,這類蛇的腹鱗與其下方的組織之間較為疏鬆,可通過肋骨與腹鱗間的肌肉有節奏地收縮,拖拽身體向前直線運動。這種似毛蟲蠕動的運動姿態雖然緩慢,但對於肥蛇來說是一種較為省力的方式。需要快速運動時它們也會採取蜿蜒蛇行的方式。

筆直向前爬爬爬。圖片:ojatro / youtube
筆直向前爬爬爬。圖片:ojatro / youtube

  加蓬噝蝰就是這樣一種極具反差的生物,花紋繁複但隱蔽能力極佳,行動遲緩但攻擊速度迅猛,毒性劇烈但又性情沉穩,它們不是天生的殺戮機器,只是單純地想安安靜靜地做個與世無爭的蛇中肥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