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什麼人,雷軍挖不動?
2020年08月17日06:34

原標題:還有什麼人,雷軍挖不動? 來源:澎湃新聞

“策反”友商第一人雷軍。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韓文靜

在手機圈四處挖人的雷軍又火了。

打造華為高端手機形象的楊拓、在聯想不得誌的常程、金立老將盧偉冰……隨著友商高管統統被雷軍“收割”,納入小米麾下,“雷挖人”的稱號又在江湖響徹起來。

如同小米初創時期,這兩年雷軍頻頻出手,開啟了瘋狂挖人模式。

前幾日,小米十週年演講會上,雷軍在談到創業之初組建團隊時,表示找人不是三顧茅廬,是三十次顧茅廬。

在人才的招募上,雷軍的決心可見一斑。

隨著蘋果CEO庫克的合同即將到期,國內有不少的米粉喊話雷軍,希望雷軍能把庫克給挖過來,“你有沒有想法?機會就這一次,抓不住就錯過了。”

兩年前,雷軍曾立下“10個季度讓小米重回國內第一”的flag,外界調侃雷軍挖友商高管是為了組成“復仇者聯盟”,雷軍挖人的路子到底有多野?

化敵為友

今年年初,雷軍在微博發佈消息稱:原聯想集團副總裁常程入職小米,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這無異於給手機圈丟了一個“重磅炸彈”。

巧合的是,去年的同一天,金立集團前總裁盧偉冰加入小米,任職副總裁。

在聯想19年的常程可謂是行業老兵,與小米淵源頗深,曾為了宣傳聯想手機不斷碰瓷小米,也因此得到了“萬瓷王”的綽號。

早在2014年4月,常程就開始在微博上diss小米,他稱打敗小米也許有點累,但沒想像中難,還吐槽小米的運營比互聯網公司還重。

2018年3月27日,小米發佈旗艦型手機MIX 2S,常程很快發微博跟進,稱小米新手機“沉甸甸陶瓷瓷絕對壓的住這價格”。

11月,聯想舉行Z5 Pro發佈會,常程用Z5 Pro發微博配了一張“顫抖吧,小米”,直接喊話小米。

然而,聯想手機終究沒有跟上移動互聯網的步伐,並逐漸從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舞台中央消失。常程在從聯想離職的兩日後,“閃電”入職小米,被調侃“打不過就加入”。

無獨有偶,6月2日下午,小米公司官宣楊拓加入小米擔任CMO,震撼程度不亞於常程、盧偉冰的加入。

楊拓曾供職於摩托羅拉、蘋果、三星、華為、魅族等多家公司的營銷高級管理職位,華為在公眾心中的高端手機形象,正是出自楊拓之手,他讓華為的Mate系列和P系列站穩了腳跟。

在挖人這件事上,雷軍今年動作不斷。除了楊拓、常程,他還引入了多名外來高管。

1月5日,小辣椒手機創始人王曉雁正式官宣加入小米手機,隨後雷軍也轉發了王曉雁的微博並表示:“誠邀天下英才,共創新的十年”。

“我今天的早餐,完全沒有刻意安排,是小米粥加蘋果”。5月7日,前暴風TV CEO劉耀平用小米10手機發了微博,正式官宣加入小米,擔任小米電視部總經理,直接向雷軍彙報。

7月29日,小米集團宣佈,原中興通訊副總裁曾學忠出任集團副總裁、手機部總裁,負責手機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工作,向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彙報。

近年來雷軍在手機圈挖掘不斷,友商的到來讓小米被網友戲稱為人才下崗再就業中心,就連羅永浩都在採訪中坦誠表示,雷軍是最理解自己的人。

我們不妨大膽猜測一下,下一位加入小米的,會是羅永浩嗎?

挖人曆史

回顧雷軍的創業曆史,不難發現,“挖人”是雷軍的常規手法,求賢如渴的雷軍也曾說過,找人是創始人最重要的工作。

努比亞聯合創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騰、摩托羅拉向征……他們無一不被雷軍納入麾下,並在小米這個新舞台二次發光。

創業初期,雷軍80%的時間都花在找人上。為了找到優秀的硬件工程師,他不惜一切代價,在三個月的時間里,雷軍見了超過100位做硬件的人選。

雷軍還把挖人的手伸向了國外。

2013 年,巴西人Hugo Barra離開了風頭正勁的 Google 和最受器重的 Android 業務負責人(副總裁)職位,越過了整個太平洋來到了中國的北京,加盟了當時勉強稱得上風生水起的小米,震驚了互聯網和科技業界。

去年10月19日,小米集團副總裁、技術委員會主席崔寶秋證實Daninel Povey正式加入小米,負責小米AI和語音。作為語音識別領域的大牛,Daniel Povey 教授此前一直在負責霍普金斯語言語音處理中心的工作。

“不少創業者跟我請教(招人)的時候,我會問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時間,你不要跟我談三顧茅廬,你能不能三十顧茅廬,只要誠意到了,這個事情一定搞得定。”

不過,雷軍的挖人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

2010年,雷軍已經是金山的董事長,當時自信滿滿的他給還在摩托羅拉上班的錢晨打電話,邀請他一起創業,但雷軍沒有想到,錢晨在電話那頭說說“對不起,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雷軍在公開場合表示,當時他一個星期跟錢晨談5次,平均每次溝通差不多10個小時,前前後後談了3個月。

然而即便如此,雷軍苦心追逐的錢晨,帶著他的理想主義,去了羅永浩的錘子科技擔任CTO。雷軍也將挖錢晨這件事情看做是他“最痛苦的一次請人經曆”。

雷軍的野心

頻繁挖人的背後,彰顯了雷軍在品牌戰略和產品佈局的野心。

小米每一次引入新人,都是在引入一種新的思維和新的打法。

去年1月2日,雷軍在微博上官宣盧偉冰入職小米,隨後,小米對外正式宣佈開啟“雙品牌”戰略,紅米Redmi將成為獨立品牌,由盧偉冰接管負責。

在智能手機的存量競爭時代,小米同樣面臨著增長焦慮,雷軍提出的“雙品牌”戰略也是一場為奪取市場份額的博弈。用雷軍的話說就是:“紅米Redmi專注極致性價比,主攻電商市場。小米專注中高端和新零售。”

Redmi品牌獨立後,新產品的上線頻率迅速提高,在定價、產品矩陣、品牌形象上已經逐漸褪去了小米的影子。從盧偉冰加入小米以來,其執掌的紅米Note系列和K系列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常程加盟的節點,適逢小米集團戰略再次升級。

2019年初,小米確立“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當時提出AllinAIoT,5年投入100億元。今年1月2日,小米集團作出戰略升級,雷軍在全員信中稱,2020年是小米5G業務的衝鋒年,是小米推動“手機+AIoT”雙引擎的關鍵年,在“5G+AIoT”戰場上,未來5年將至少投入500億元。

押寶IoT已經成為了整個科技行業的共識。相比其他廠商,小米在IoT領域部署較早,智能音箱、電視和其他產品已經形成規模。2013年年底,雷軍就看到了智能硬件和IoT的趨勢。

在《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一書的序言中,雷軍回憶:“那個時候只是看到趨勢,而IoT成為真正的現實至少還需要5年或是8年,我們決定,用小米做手機成功的經驗去複製100個小小米,提前佈局IoT。”

對於常程的加入,雷軍表示,常程在消費電子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他將出任小米集團副總裁,這次加盟小米主要聚焦產品規劃。在業內人士看來,常程的加入無疑表明小米要在5G手機發力。

此前《財經》雜誌分析稱,小米若成功,或可抓住IOT平台的機會,成為硬件和互聯網接壤點上的巨頭;若不成,則不得不在如狼似虎的手機競技場中進行無休止的戰鬥。

小米的下個十年

小米走過了初創的十年,創始團隊也逐步隱退。

2018年,雷軍發佈內部公開信,宣佈重大人事調整,小米創始團隊八大金剛中的兩位聯合創始人周光平、黃江吉正式離職。

2019年底,雷軍發佈內部信稱,聯合創始人黎萬強因個人原因離開小米,這位從金山時期就跟著雷軍的老部下是MIUI的拓荒者,他的離開尤其引發關注。

目前,小米8位聯合創始人中,已有黎萬強、周光平和黃江吉3人離職。仍然在小米集團任職的4人中,除了雷軍,僅有王川仍在業務一線。

雷軍曾公開表示,小米的幹部選拔原則是,內部提拔為主,至少占 80%。同等情況下,優先提拔內部同事,優先提拔年輕人。小米將堅持 “海納百川”人才政策,持續引進更多牛人。

“沒有老兵,沒有傳承;沒有新軍,沒有未來,”雷軍曾在內部信中表示。隨著小米創始團隊成員逐個離開,楊拓、常程等新鮮血液的注入,用雷軍的話說,小米開始步入下一個“重新創業”的十年。

前幾日的小米十週年演講會上,雷軍透露了他對未來十年小米公司的三個願望,首先第一個就是小米能夠成為一個真正源自於中國的國際品牌,全球的用戶都知道小米這個名稱怎麼讀;第二件事則是再也沒有人說雷軍是勞模,未來的舞台屬於新一代的小米人;至於第三點則是一群了不起的公司都因為受到小米創業故事的鼓舞而誕生。

在智能手機的紅海競爭下,擺在小米面前的困難似乎並不比剛創業時少多少,下個十年,小米是否還能一往無前?

參考資料:

《聯想原移動業務負責人常程加入小米 雷軍加碼“5G+AIoT”五年至少投入500億元》,向炎濤,證券日報網

《雷軍口中的“虎哥”Hugo Barra,為什麼突然離開了小米?》,光譜,PingWest品玩

《再次告別黎萬強,小米“長大”了嗎?》,萬珮,投中網商業深度

和有趣的人交流,獵雲讀者群歡迎你

(微信號:lieyunwang07)

- END -

原標題:《還有什麼人,雷軍挖不動?》

閱讀原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