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冷凍肉類?香港碼頭成新冠“重災區”,為保供應鏈暫難關停
2020年08月17日18:05

  原標題:又是冷凍肉類?香港碼頭成新冠“重災區”,為保供應鏈暫難關停

  來源:財經雜誌

  文|《財經》特派香港記者 焦建

  因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累計出現近70名感染者,碼頭已接替酒吧,成為中國香港特區第3波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最大的感染者群體集中所在地。

  據香港特區政府衛生防護中心統計:截至8月16日,香港累計確診新冠肺炎感染者4480人數升至4480人。在當日新增的74名確診感染者中,70人為本地案例。以葵湧貨櫃碼頭為代表的碼頭(感染者)群組新增34名確診者,使得該群組累計感染者已達63人。

  按照相關數字分析:目前名義上感染者出現最多的群體為酒吧及樂隊,累計103名感染者,但這些酒吧等分佈在港島、九龍等多個地區。如果以單一地點計算,葵青貨櫃碼頭是香港第3波疫情暴發至今出現確診者最多的地方。

  對於碼頭成為新冠肺炎感染高發區的原因,目前香港相關部門並未給出整體解釋。部分學者及防疫專家認為,此前一段時期內的免檢疫船員、凍肉產品等均有可能是病毒輸入源頭;感染者集中出現,則或與碼頭內的人員生活條件、習慣等有關。

  因檢測尚未完成,該群體中到底有多少感染者目前並無相關統計數字。此外,因海運與香港本地居民生活所需的物資、生鮮產品等供應息息相關,香港的港口亦是華南地區重要的貿易中轉站。

  因此,對於是否需要關閉相關碼頭以求徹底防疫,香港特區政府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稱:把整個碼頭關閉是“很大件事”,雖然可以停止暴發,但很多貨物經碼頭運抵香港,對香港運輸很重要,政府會與碼頭公司商討考慮如何減低員工間的接觸。

  亦有相關物流行業人士擔心:廣東省近日已收緊港人入境安排,必須持24小時有效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相關跨境貨車司機的要求則更為嚴格。一旦連曾到過碼頭裝卸貨櫃的跨境貨車司機都拒絕入境,兩地物流或會陷入癱瘓,影響很大。

  “重災區”傳播鏈

  香港航運業發展超過百年,港口與碼頭的關係亦複雜多變。近日集中出現新冠肺炎疫情感染者的葵湧貨櫃碼頭,亦可稱之為葵青貨櫃碼頭(Kwai Tsing Container Terminals),其曾是全球最繁忙的貨櫃港口。

  香港的貨運業務,一度主要集中在尖沙咀九龍倉碼頭。1950年代,全球貨櫃箱標準出台。香港於1969年建設貨櫃港;適逢荃灣新市鎮擴建,碼頭選址於葵湧醉酒灣填海區,首個碼頭於1972年啟用,並在之後30年不斷加建9個碼頭24個泊位,範圍擴展至青衣南部。

  時至今日,1至8號貨櫃碼頭位於葵湧及昂船洲,而9號貨櫃碼頭位於對岸青衣。1至5號貨櫃碼頭在規劃時被稱為“葵湧貨櫃港”,1980年代末規劃6號至8號貨櫃碼頭後便統稱為“葵湧貨櫃碼頭”,2003年9號貨櫃碼頭開始運作後,這9個貨櫃碼頭被統稱為“葵青貨櫃碼頭”。

  在此次葵湧貨櫃碼頭出現大規模新冠肺炎感染背後,一家港務操作有限公司成為集中感染地。在8月16日的34名相關確診者中,33宗與該公司有關。

  按照張竹君的分析:碼頭群組持續擴大,涉及10家公司,每家大約有2至3名確診者,該公司“是一個重災區”,全公司約120人須隔離檢疫。“碼頭工人的情況類似家庭,共用休息室及工作用具,很多是‘百分百’中招。相關確診者則主要涉及戶外工作,如拆櫃、搬運、驗櫃及卸貨等,有時需要上船,可能曾接觸船員。此外,該公司部分人是散工,或許會到不同的地方上班。”

  因確診工人主要在戶外工作,此次新冠肺炎的病毒來源之一被認為是有可能因接觸了海外船員或國外凍肉等貨物。而部分感染者亦已傳染給家人,使得病毒出現第二代傳播。

  另外一種可能,是最初的感染者為一名63歲貨櫃車司機,其曾參加7月初的一次晚會——參加該晚會的人群中亦出現了多名感染者——相關機構因此集中向碼頭員工派發了三千個檢測樣本瓶,近日的新增確診病例便來自於相關檢測結果。

  另據《財經》記者瞭解:目前三千個檢測樣本瓶只完成了一千多個的化驗。而該碼頭則涉及十多家公司,目前無法保證其他公司是否存在類似現象。目前相關機構並沒有採集環境樣本,因已出現人傳人情況,預期會有環境汙染,最好做法是做病毒檢測和進行大清洗。

  為應對散工在不同公司內工作可能造成的交叉感染等情況,相關機構正在新增派發四千至五千個樣本瓶。

  而按照相關職工聯盟成員的說法:碼頭工人的休息室很緊迫,加上碼頭24小時運營,一天之間可能有數百名工人輪流使用同一休息室換衣服、睡覺及吃飯抽菸等,屬於高危區,建議關閉碼頭。或者專家顧問應就降低傳染風險提出建議,是否應增設隔板,以及床位之間的距離應否調整。

  暫不關停的物流鏈條

  葵湧貨櫃碼頭目前仍是全球第8大貨櫃港,為香港及珠三角的最主要的貨櫃物流處理中心。2019年葵湧貨櫃碼頭的貨櫃吞吐量達1422萬個標準箱,占同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近8成。

  而其所在的葵青區,則是出入香港機場的陸地必經之路。附近亦有青衣城等大型居民住宅區,通往香港各地的交通亦十分方便。但因規劃和建設時間較長,目前亦存在多重亟待提升之處。

  此前已有建議指出:香港海運吞吐量從原先的世界第一跌至如今的第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沒有對海運業進行過長遠規劃。如把碼頭搬到離島區,同時把貨運交通和客運交通分開,既可以降低運作成本、提高效率以吸引華南貨源到香港,也有助於疫病期間進行隔離防控。

  正因如此,香港貨櫃碼頭商會一位負責人指出:難以暫時關閉該碼頭,不少日常用品如蔬果會經海運到港,倘關閉碼頭,“影響會很大”。

  張竹君亦指出:最好暫時關閉該碼頭,但不少貨品經此(渠道)抵港,關閉是“好大件事”。因此會陸續向碼頭員工派發樣本瓶,希望通過檢測來維持碼頭運作的同時控製疫情。

  近年來,雖港口的機械化程度不斷升高,但仍需大量人工操作。目前葵湧碼頭有約8000名人員,其中約5400人在碼頭工作,相關人士稱已從衛生署收到5800個樣本瓶,並已採取非常嚴格的衛生防護措施。

  因華南多地的多個碼頭之間存在頻繁的物資、貨物往來關係,大量貨車司機構成了疫情期間可相對方便進行跨境的群體之一。香港碼頭集中出現感染者會給這些跨境司機們帶來什麼影響,目前尚未確定。

  亦有相關物流行業人士擔心:廣東省近日已收緊港人入境安排,必須持24小時有效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相關跨境貨車司機的要求則更為嚴格。一旦連曾到過碼頭裝卸貨櫃的跨境貨車司機都拒絕入境,兩地物流或會陷入癱瘓,對香港的食物、日常用品等的供應會造成很大影響。

  例如,為降低倉儲和物流成本,香港的許多食品及物流企業與深圳進行合作。在2016年時,香港與深圳簽署了相關合作協議,容許外國進口香港的冷藏肉類/家禽經深圳前海保稅港區暫存然後分批進口香港。

  近日,深圳羅湖一名生鮮超市促銷員在汕尾陸豐確診新冠肺炎一事引起關注。由於內地現已有9地10起冷凍食品驗出新冠病毒,冷凍食品安全成為社會焦點。8月16日,廣東省、深圳市相繼召開專場新聞發佈會,均強調加強對農批冷凍食品檢測及追溯管理。廣東衛健委主任段宇飛表示:內地部分地區陸續報告冷凍冰鮮產品核酸陽性,冷鏈環節新冠肺炎病毒汙染風險仍然存在。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鍾南山則建議:對於進口食品,食用之前洗乾淨,烹飪要煮熟。

  為進一步防控疫情,亦有香港相關專家建議:相關部門在抽取環境樣本後,應為涉事碼頭進行大清洗。為避免凍肉等作為病毒傳播源頭,相關部門亦應在加強市場檢疫的同時,防控源頭。

  此外,因為貨櫃碼頭每天都有未經檢疫的船隻抵達香港,相關工人上船進行交接工作時會接觸船員,但目前並沒有一套嚴格的感染控製措施,容易出現交叉感染,建議上船工作時需穿上防護設備。否則的話,碼頭疫情難以受控,病毒擴散到碼頭以外,後果更不堪設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