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70%的鮮花來自這裏,因疫情損失慘重,現在怎樣了?
2020年08月15日19:08

原標題:全國70%的鮮花來自這裏,因疫情損失慘重,現在怎樣了?

原創 工人日報攝影部 工家視界

▲8月10日21時,鬥南花市鮮花交易大廳內,客流湧動。

鬥南地處雲南省昆明市呈貢區,滇池東岸。這裏海拔高、緯度低、光照充足,花卉種植的自然條件可謂得天獨厚。

作為著名的花卉之鄉,鬥南的鮮花佔據著全國大中城市70%的市場份額,是中國花卉市場的“風向標”和“晴雨表”。

8月中旬,七夕佳節日漸臨近,鬥南迎來一年中最重要的幾個時節之一。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響,鮮花的市場需求、物流體系遭受衝擊。但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這裏正在迅速恢復往日的活力。

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

▲8月10日,鬥南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花卉經紀人們現場競拍。

▲8月10日,一名小女孩在電子交易大廳外等候家人。

▲8月10日,鬥南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的一樓倉庫中,裝滿鮮切花的貨架被拖到指定區域,等待競拍者提貨。

▲8月9日,一名花卉經紀人在花拍中心的貨架上檢驗花卉質量。

亞洲最大花卉市場

▲8月9日,鬥南花市主場館。這裏占地面積達1.7萬平方米,可以容納3700多家商戶,是亞洲最大的鮮花對手交易市場。

▲8月10日下午,鬥南花市鮮花交易大廳內,李濤背著繈褓中的孩子,邊修剪花枝,邊隨時準備迎接顧客。李濤一家從事鮮花批發和零售已經7年,今年因新冠疫情停工了兩個月,現在銷售正在恢復中。

▲8月9日,幾名遊客帶著孩子逛花市。這裏不僅是鮮花交易場所,也是知名的旅遊景點。

8月9日中午,兩名商戶在花市角落里吃盒飯。

▲8月10日下午1時,快賣完自家百合花的大爺,躺在鋪子上打盹兒。

▲8月9日,在鬥南花市鮮花交易大廳內,一名身著民族服飾的老人向遊客們兜售花環。

▲8月10日晚,在鬥南花市夜市開放,一名花卉批發商打著小手電仔細查看鮮花的品質。

▲8月9日傍晚,鬥南下起了雨,商戶們冒雨在花街兩旁經營。

▲8月9日,鬥南花市。工人們在流水線上忙碌,確保下單的鮮花及時送出去。

花都引力

▲8月10日下午,鬥南下起了雨。一名父親帶著女兒騎行在花都路上。

▲8月10日晚11時20分,幾名工人在博壹花卉產業創業孵化中心忙碌。這裏是一家為花卉經紀人服務的新公司,成立剛幾個月,已經吸引了40多位經紀人加盟。

▲8月11日,在愛必達園藝科技有限公司的昆明晉寧盆栽玫瑰種植基地,當地花農和學校的實習生在老師王天磊(左2)的指點下學習病蟲害管理。王天磊原本是本地花農,現在在基地找到穩定工作。

▲8月10日,貨車司機張俊波在愛必達盆栽玫瑰種植基地拉貨回鬥南。目前,他每天至少要在兩地來回一趟,把3000多盆玫瑰送到鬥南。

▲8月10日,在鬥南盆景花卉生態園“樸樹園林”店中,兩名主播王瑞娟(圖左)和譚於琪正在直播中。

▲8月9日,經銷商們在康乃馨交易區的空地上,修剪打包鮮花。

▲8月11日下午,在位於鬥南花卉小鎮的西南花藝婚慶職業學校內,教師正在向學生們講述紮花技巧。

鬥南“花客”

早晨6時,天濛濛亮,鬥南花市就早早地甦醒了。昨夜持續到淩晨的喧鬧似乎還未散去,白天新一輪的忙碌就已經開始。

李濤是一名鮮花經銷商,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每天吃過早飯,李濤便背著孩子來到花市,修剪花枝、打包出售。“創業媽媽不容易,但生意不能錯過。”早晨這段時間,準備離開的遊客會來趕早市,這樣可以帶走最新鮮的花。

為了讓鮮花能盡快到達客戶手中,圍繞花卉產業的諸多環節,如花農、花販、批發商、鮮花經紀人、主播、物流工人等,就得在不同的時間點上抓緊忙碌。

上午8時,22歲的李林立上班了。李林立剛從西南林業大學畢業不久,目前就職於愛必達園藝科技有限公司,在位於昆明晉寧的盆栽玫瑰種植基地工作。這裏現代化的智能溫室是從荷蘭引進的,他從中可以學到前沿的花卉育種技術。隨著七夕的臨近,訂單正在上升。這裏每天要向鬥南運送3000多盆盆栽玫瑰,然後再分銷到全國各地。

上午9時以後,鬥南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簡稱:花拍中心)內已經車水馬龍。從雲南各地運來準備參與競拍的鮮花在這裏下貨、抽檢、分類之後,再擺上一排排紅色的專用貨架,運送到指定區域等待提貨。

中午開始,鮮花主播們陸續上線。這些主播中有不少是本地鮮花經紀人和經銷商,也有從外地過來淘金的。經常可見幾名主播提著三腳架連著手機,在各家店裡一邊逛一邊直播賣貨。三腳架下常掛著個桶,裡面放著一瓶水,還有寫著客戶編號的手撕標籤。在這裏,店主和主播已經達成了某種默契,自家主播和外來主播同台競技也是常事。8月11日,在鬥南盆景花卉生態園“樸樹園林”店中,淘寶主播“花幫主”便和該店自家的主播同時進行了直播,不多久她們就接到了幾十個訂單。

下午3時,花拍中心的競拍正式開始。交易大廳內,數百個席位坐滿了人,坐不下的只好在過道上等待。大家緊盯著屏幕,同時還要隨時查看自家的訂單狀況,做好競拍的準備。這裏每日交易量達數百萬枝。

下午4時,花街迎客,大量的鮮花擺到街邊,供顧客挑選。花街位於花市內,一堆堆鮮花像草垛一樣壘在街邊,姹紫嫣紅,映入眼簾,花香四溢,還帶著泥土的氣息。賣花的、搬花的、買花的、看花的絡繹不絕。這裏不僅是花市買賣雙方見面交易的中心,也是遊客們的必逛之地。

晚上8時,夜市開啟,花市的高潮到來。花街上的鮮花攤在夜色中陸續撤去,但場館內的人流量達到了一天的最高峰。白天,花市主要販賣的是盆栽花,晚上則是鮮切花的主場。客人們一家家逛著,詢價、驗貨、砍價,人聲鼎沸。一枝枝鮮切花大多裝在黃色紙袋中,為了看得更清楚,很多人會開著手機電筒,或者自備小手電,把臉湊在紙袋前細細觀察。還有一些慕名而來的遊客,徜徉在密密麻麻的鮮花夜市中,看到稱心的,也會忍不住買上一些。

晚上10時,花街的流動小攤多了起來,賣燒烤和水果的挨著主路,拉貨的電動三輪車幾乎鋪滿整個花街。在保安們的協調下,三輪車、遊客和各家攤位都處於實時流動狀態,夜晚的花街雖然擁擠,但不擁堵。

晚上12時,物流工人仍在忙碌,從市場運往機場、鐵路的貨品仍在打包、裝箱、運輸。位於花拍中心旁的一家新開的創業空間內,花卉經紀人和物流工人仍在加班把最後的貨物運走。大街小巷上,各處林立的花卉店舖里,總有幾家還亮著燈。鮮花大道、花都路和金桂街等幾條主路上,電動三輪車時不時就有一輛。如果車後面掛著的拖車是空的,說明這家店當天的銷量不錯。

物流工人是堅持到最後的人,忙碌到淩晨2時也是有的,再晚就影響出貨了。

淩晨3時後,鬥南才算真正安靜下來。但此時,為了確保鮮花按時進入賣場,周邊各地花田里的花農們則開始了新一天的忙碌,再過一會兒,貨車司機們就要來了。

本期攝影 吳凡

原標題:《鬥南“花客”|全國70%的鮮花來自這裏,因疫情損失慘重,現在怎樣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