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突然,特朗普在這問題上180度大轉彎了!
2020年08月15日07:59

  原標題:很突然,特朗普在這問題上180度大轉彎了!

  來源:牛彈琴

  很突然,在這個問題上,特朗普突然180度大轉彎了。

  這個超級大狐步,轉得讓很多人都閃了腰。

  要知道,在上台前,有心人統計,特朗普是堅決的譴責派,至少45次發推痛批斯諾登是美國叛徒,甚至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這或許也可以理解。因為斯諾登披露了美國的大秘密——美國針對全球數以百萬用戶的電話、電子郵件、聊天和視頻進行監聽,這其中包括不少國家領導人之間通訊以及美國公民之間的通訊!

  甚至對象之一,就是德國總理默克爾,這在美德間還引起軒然大波。

  這就是讓世界嘩然的“棱鏡門”事件。

  當然,中國也是受害者。比如,根據斯諾登的材料,美國國家安全局(NSA)自2009年起就入侵中國香港和大陸的計算機,目標包括香港中文大學、公職官員、企業及學生電腦……

  斯諾登披露了美國大量的絕密消息,最後還逃到了俄羅斯,在一些美國人眼裡,這不是賣國賊是什麼?

  所以,過去幾年,美國全球捉拿斯諾登。

  但斯諾登還在俄羅斯,特朗普卻突然變了。

  在最近接受《紐約郵報》採訪時,特朗普突然表示:有很多人認為他沒有受到公平對待。我的意思是,我聽到了。

  《紐約郵報》特別點出,這是特朗普當上總統後,第一次公開評論斯諾登。在談到斯諾登之前,他重複了以前的指控,奧巴馬和拜登對特朗普陣營進行監聽,blablablabla。

  一些採訪細節很有意思。

  “斯諾登是他們談論的人之一。他們談論很多人,但他肯定是他們談論的人之一,”特朗普週四(13日)說。

  然後他轉向他的幕僚:“我想司法部現在正打算引渡他?……我當然可以看看。我要說的是,很多人都站在他這邊。我不認識他,從沒見過他。但很多人都站在他的一邊。”

  特朗普隨後問他的幕僚們:“你對此有何看法,斯諾登?好久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在徵詢意見後,特朗普又補充道:“我都聽到了。從叛徒到他被迫害。我都聽說過。”

  很生活化的細節,信息量還是很大的:

  1,斯諾登的遭遇,也是白宮里經常的八卦材料。

  2,特朗普也覺得,這樣對待斯諾登,是不公平的。

  3,特朗普也在暗示,他很可能會赦免斯諾登。

  也就是說,別看美國政府還在全球緝拿斯諾登,但特朗普其實已經在考慮,只要斯諾登願意回美國,很大可能就不必坐牢了。

  確實是180度大轉彎吧。

  看到很多美國人很驚訝:總統,你不能這麼幹啊?

  在他們看來,就是因為斯諾登這個小年輕不安分不冷靜,讓美國丟盡了顏面,以至於蓬佩奧提清潔網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昨天就反唇相譏,就舉了斯諾登的例子:

  既然蓬佩奧口口聲聲建設“清潔網絡”,那麼他應該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棱鏡門”“方程式組織”“梯隊系統”等網絡間諜活動後面都有美國的影子?美國情報部門為什麼24小時監控全世界手機和上網電腦,甚至監聽盟國領導人手機長達十多年之久?這顯然是“黑客帝國”所為。美國在網絡竊密方面已是渾身汙跡,但它的國務卿居然有顏面提出搞所謂“清潔網絡”,真是荒謬又可笑。

  說得美國人都沒辦法反駁。

  沒有斯諾登,美國能這麼被動嗎?

  就是這樣一個美國追殺了7年的人,特朗普居然要赦免,葫蘆里究竟在賣什麼藥呢?

  看到有媒體就分析,從特朗普談話的細節看,他似乎很漫不經心,似乎也不清楚斯諾登到底是誰,究竟做了什麼,但既然大家很關心斯諾登,就存在“娛樂化”斯諾登的可能。

  為了上頭條,斯諾登,對不起了。

  這也符合大統領的個性。世界重大事件,不蹭點熱度,不吃乾榨盡裡面的頭條價值,那就不是特朗普。

  比如黎巴嫩爆炸,他第一時間透露,美國軍方的情報顯示,這是遭到了攻擊。儘管最後的結果,似乎美國情報又出了問題,但這不影響特朗普上頭條,各大媒體紛紛報導。

  還有,剛剛以色列和阿聯酋和解,必須是特朗普第一個宣佈,而且,他還對記者們暗示,這個協議,其實可以考慮命名為“特朗普協議”。

  順口再說一句,讓人忍俊不住的是,果然,特朗普隨後還轉發了一條推文,推文的內容,就是要求給特朗普發諾貝爾和平獎。

  諾貝爾委員會,你再不給特朗普一個獎,特朗普真要生氣了。

  這是題外話了。

  具體到斯諾登事件上,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更大的可能,特朗普覺得,自己和斯諾登一樣,都是奧巴馬“迫害”的受害者。

  當時將斯諾登打成“賣國賊”的,就是奧巴馬政府。

  凡是奧巴馬政府的政策,特朗普堅決反對,凡是奧巴馬的主張,都要180度顛覆過來,這似乎也是特朗普的既定政策。

  看《紐約郵報》就仔細發掘了一下,早在2013年,特朗普還不知道自己有可能上台前,他就發過這樣一條推文:

  斯諾登是一個奸細,應該被處決,但假如他能夠披露奧巴馬的材料,我可以成為他的一個大粉絲。

  看懂了吧?

  斯諾登你是活該被處決,但你只要能披露奧巴馬的黑材料,我就崇拜你。

  夠實用主義吧。什麼國家機密?什麼叛徒賣國賊?斯諾登,只要你能夠領會精神,在2013年,我可以是崇拜你;在2020年,我就可以豁免你。

  不少人說,這個世界最大的確定性,就是特朗普的不確定性;但更要看到,在有些事情上,特朗普一直就沒變過。

  接下來怎麼做,斯諾登,你就看著辦吧。

  今天是815

  一個中國人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

  多少苦難,多少屈辱

  最後的勝利

  向所有的前輩和英雄致敬

  不管多麼強大的敵人

  都永遠無法戰勝勇敢的中國人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