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打5G牌 咪咕進階心切
2020年08月14日00:55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連打5G牌 咪咕進階心切

  運營商開始謀求從內容產業的舞台邊緣走到更中心的位置。今年8月,中國移動咪咕用了一週時間,接連在體育產業和遊戲產業完成了新的5G佈局。作為中國移動旗下負責數字內容業務的專業子公司,咪咕在4G時代的佈局雖然極為廣泛,但公司整體大而不強,旗下產品不論是實力還是知名度都遠遠遜色於部分互聯網企業的產品。進入5G時代,技術革新給了咪咕逆襲成為內容產業頭部企業的機會,但咪咕能抓住嗎?

  佈局轉型產業

  8月8日,咪咕與中國體育報業總社簽約,雙方將在體育傳播領域展開合作,推動體育產業進入5G“雲時代”。根據計劃,中國體育報業總社負責對北京冬奧會、東京奧運會、杭州亞運會等重大體育賽事進行報導,而咪咕負責借助自身技術將相關報導進行廣泛傳播。

  為何選擇在此時加碼體育傳播?咪咕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國際國內許多體育賽事被迫取消或延期,體育產業發展面臨嚴峻挑戰。不過,眼下隨著5G“新基建”的加速,體育產業轉型升級迎來新的機遇,體育觀賽場景及內容革命也將隨之而來。

  事實上,處在轉型升級中的不僅有體育產業,還有遊戲產業,而咪咕也沒有忽略後者。8月1日,咪咕發佈5G雲原生遊戲品牌概念及“雲帆計劃”, 並與上海東方明珠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簽約合作,後者擁有大量遊戲版權,包括一些海外3A級遊戲作品。

  雲遊戲是近年來出現的一種全新遊戲模式,在該模式下,遊戲軟件將直接安裝和運行在服務器端,玩家不需要購買顯卡和處理器等硬件,只需準備一台顯示器和一個手柄即可,遊戲畫面由服務器通過網絡傳輸到玩家面前的顯示器。

  雲遊戲是遊戲產業轉型發展的方向之一,市場前景被業界看好。全球雲遊戲產業大會發佈的《2020年雲遊戲產業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雲遊戲市場規模預計超過10億元;2021-2022年,中國雲遊戲市場規模年增長率將超過100%。

  作為體育雲傳播和雲遊戲賽道上的玩家,咪咕是中國移動的全資子公司,也是中國移動數字內容業務的唯一運營實體,下設咪咕音樂、咪咕視訊、咪咕數媒、咪咕互娛、咪咕動漫5個子公司。

  根據中國科學院主管刊物《互聯網週刊》公佈的2020雲遊戲企業TOP30榜單,咪咕背後的中國移動位列其中。

  此外,榜單中還有華為、阿里等科技巨頭,以及網遊企業騰訊、網易、三七互娛。資深電信分析師馬繼華表示,從咪咕的動作看,中國移動是對佈局雲遊戲最積極的一家運營商。

  生態大而不強

  咪咕對體育雲傳播和雲遊戲的熱情並不令人感到意外。2014年才誕生的咪咕,僅數年時間,業務範圍就已經涉足到了內容產業幾乎所有的熱門產品類型。根據官方介紹,咪咕平台提供3500多萬首歌曲、460萬條視頻、60多萬冊書刊、1100多款遊戲、75萬集動漫畫。

  儘管生態佈局完善、內容產品豐富,但咪咕在視頻、音樂等各個細分市場中的實力和影響力卻相當有限。《互聯網週刊》發佈的2019年網絡音樂平台排行榜顯示,咪咕音樂在中國網絡音樂平台中僅排名第9位。此外,數據顯示,閱文、掌閱、書旗、米讀、連尚5個平台合計佔據了2019年中國數字閱讀流量市場份額的84.8%,其他平台的份額僅為15.2%。

  在網絡視頻行業,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位於行業第一梯隊,整體用戶滲透率達80.2%;而咪咕視頻與搜狐視頻、PP視頻位於第三梯隊,整體用戶滲透率僅為6.7%。

  相較於其他競爭對手,2015年才獨立運營的咪咕視頻誕生時間較晚。不過,網絡視頻平台後來居上的例子並不少,如誕生於2011年的騰訊視頻和誕生於2010年的愛奇藝在發展壯大過程中都逐漸實現了對其他老平台的反超。

  對於網絡視頻行業而言,如果想要開拓市場,資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無論是自製劇集,還是購買版權,都需要足夠的資金。以愛奇藝為例,這家平台在過去五年間累計虧損超過200億元,虧損的背後是大量資金都砸向了內容運營上。

  其實,背靠中國移動的咪咕在內容業務上的投入也不少。早在2017年,咪咕就曾宣佈投入300億元資源加大力度扶植原創內容。2018年,為推廣咪咕視頻App,咪咕又花重金拿下世界盃64場比賽的直播權和轉播權。

  那麼,咪咕為何發展狀況始終一般呢?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與互聯網企業相比,運營商的靈活性不足,應對市場變化的速度慢一些;另一方面,運營商對風險更敏感,互聯網企業可以在某一業務虧損多年的情況下繼續加大投入,而運營商很難做到這一點。

  離逆襲有多遠

  眼下,接連在遊戲、體育等熱門內容領域加碼5G佈局的咪咕,是否有能力和機會成為內容行業頭部品牌呢?

  中國移動相關負責人此前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咪咕是一家獨立運營的公司,也擁有自己的公關團隊。在馬繼華看來,與其他內容生產企業相比,咪咕的最大優勢在於母公司為實力強大的中國移動。判斷咪咕的發展前景,不應孤立地分析咪咕本身,還必須充分考慮咪咕在中國移動發展戰略中的位置。

  “5G時代給咪咕這樣的企業帶來了新的機會。”付亮表示,當前,市場環境已發生巨變,運營商不能只靠傳統的流量、語音業務賺錢,必須要尋找新的增長點,咪咕未來應該能從母公司獲得更多重視和支援。

  根據財報,2019年,中國移動語音業務收入為886億元,同比下降18%,總通話分鐘數較上年下降7.5%;無線上網業務收入為3850億元,同比僅增長0.4%,且增幅同比回落4.6個百分點。不同於語音、流量業務的增勢低迷,中國移動2019年應用及信息服務收入為825億元,同比增長達9%。

  針對咪咕年內是否還會考慮在體育、遊戲之外的其他領域展開5G雲傳播方面的新佈局,北京商報記者致函採訪了咪咕,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覆。

  值得注意的是,咪咕此次佈局的體育雲報導和雲遊戲兩大內容產品的商用落地都需要5G技術的支撐。

  馬繼華表示,中國移動為代表的三大運營商5G網絡覆蓋廣,全國邊緣節點多,端到端的延時能做到最低,如果運營商之間互聯互通,還能顯著降低帶寬成本。因此,運營商在5G時代的實力不容小覷。

  目前,中國移動已成為全球5G網絡覆蓋最廣、5G客戶規模最大的運營商。雖然有5G技術方面的優勢,但咪咕要想成功逆襲,擊敗其他對手,也並非易事。“遊戲業務是騰訊、網易等公司的現金奶牛,這塊市場它們不會拱手相讓。微軟、亞馬遜等國外公司也一樣正積極加入到雲遊戲的戰團中來。運營商不僅要搶抓機會,還需要培養和引進人才,培育用戶的認知,任何一個環節的短板都可能會造成前期努力的白費。”馬繼華說。 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濮振宇

  圖片來源:咪咕官方微信公眾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