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疫苗研發進度持續推進 距離上市還有多遠?
2020年08月14日21:50

  中新社北京8月14日電 (李京澤 黃鈺欽)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1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新冠疫苗研發過程複雜,存在風險且成本高昂,全球需要多種不同類型的候選疫苗。當成功研發出新疫苗後,需求將大於供給。

當地時間2020年8月11日,俄羅斯莫斯科,Binnopharm公司新冠疫苗生產實驗室。圖片來源:人民視覺
當地時間2020年8月11日,俄羅斯莫斯科,Binnopharm公司新冠疫苗生產實驗室。圖片來源:人民視覺

  從研發到供給,世衛組織對新冠疫苗持續關注,而世界多國也早已投入到疫苗研製之中,多條技術路線並行,不斷與病毒賽跑。

  據世衛組織8月6日數據顯示,目前,在世衛組織正式登記在冊進行開發的165種新冠疫苗中,有139種處於研發初期,26種進入臨床測試階段。在進入三期臨床試驗階段的6種疫苗中,3種來自中國。

  除中國外,美國、英國、德國等也處於疫苗研發的第一梯隊。據媒體報導,美國希望在12月之前研發出新冠病毒疫苗;英國牛津大學新冠病毒疫苗實驗已經進入第三階段;德國生物技術公司與美國公司聯合研發的疫苗也在7月底展開三期臨床試驗。另有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等陸續宣佈將開展臨床試驗。

  一般而言,疫苗從臨床試驗到上市大規模投入使用,需要經過三期或三個階段臨床試驗的考驗。針對疫苗在人群中使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三期依次擴大樣本量,從數十人到幾千人甚至上萬人不等,最後得到疫苗可否批準上市的科學依據。

  近日,俄羅斯宣佈註冊世界首款新冠病毒疫苗,稱其“能夠形成穩定的免疫力並且已通過所有的檢查”“應在最短時間內進行大規模生產”。消息一出,引發全球熱議,既驚訝於俄羅斯在新冠疫苗研發領域的速度,也因疫苗尚未進行三期臨床試驗就得到註冊而產生爭議。

  對此,包括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在內的部分人士對該疫苗“可以大規模使用”的說法提出質疑。但也有聲音認為,該疫苗研發方已有多年經驗並使用過相關技術,鑒於疫情緊急情況,沒有必要推遲註冊。

  作為率先控製住疫情的國家之一,中國疫苗研發始終躋身於世界前列。目前,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帶領團隊研發的重組新冠疫苗正推進三期國際臨床試驗。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承擔研發的滅活疫苗已經進入臨床三期試驗階段,並已具備大規模量產的能力。

  對於疫苗研發,中國一直堅持病毒的滅活疫苗、核酸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五條技術路線並行。這五條路線各有優缺點,互為補充,可提升疫苗研發效率。

  當前,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已破2020萬大關,每個人都迫切希望疫苗早日上市投入使用。值得注意的是,這份迫切之心卻存在被“利用”的風險,近期在中國社交媒體一度出現售賣新冠疫苗的亂象。

  有人在微信朋友圈公開發佈疫苗售賣信息,其中涉及兩家公司的產品,每支價格近500元(人民幣),不免讓人動心。目前兩家公司都已經闢謠:相關產品還未正式上市。一位參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疫苗管理法》起草的專家對官方媒體表示,正常情況下,一種疫苗從開始研發立項到上市,要經曆比較長的過程,朋友圈里發的新冠疫苗外包裝圖片即使能夠進行藥品追溯,也不代表已經獲準上市使用。

  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指出,從目前中國新冠疫情的防控水平來看,建議公眾對疫苗的上市不要過於著急,即便按照現在傳統的防控模式和能力,在疫苗出來之前,也是可以保障國內經濟的平穩有序發展。

  疫苗尚未研發成功便在社交媒體“上市”的亂象,給翹首以盼的人們敲響了警鍾。一國之內尚且如此,放眼世界不難預見,疫苗從研發到上市更是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譚德塞尤其提醒,需求迫切和供應競爭使得“疫苗民族主義”正在出現,並有推高疫苗價格的風險。

  對此,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副研究員湯蓓曾撰文表示,要在全球層面上根據免疫效用最大化的原則來製定並落實免疫與接種戰略,除了科學的規劃之外,國家的政治決心與彼此之間的理解和團結同樣不可或缺。

  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李一諾指出,疫苗接種應優先考慮以醫務人員為首的易感人群,其次是容易造成超級傳播事件的人群以及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和基礎病患者。她認為以此原則劃分出的優先順序將超越國界,儘可能地在全球範圍內降低死亡和成本,加速社會回歸常態。(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