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隨筆丨“早經濟”暢想
2020年08月14日15:23

原標題:新民隨筆丨“早經濟”暢想

連著幾個雙休日,跟朋友去吃早酒,都是近郊的幾個著名街鎮,到處門庭若市。太陽還沒高掛,食客沿街而坐,喝白酒、喝黃酒,佐以羊肉、羊雜碎或其他爽口小菜,一碗滾燙的羊湯麵是“標配”。最早的一批,每天早上4點鍾不到就開始占桌了。

說到早茶,別以為只有廣州和揚州熱鬧,上海的早茶習俗也很悠久。鑲嵌在申城古鎮里的老式茶館,一年到頭的早市是最喧鬧的。泡一杯香茗,嘎幾個鍾頭的三胡,一天的日腳神清氣爽。

從喝早茶延伸到吃早酒,心心唸唸的這部分人群以中老年男性居多,鮮有阿奶阿婆的。因為,她們鍾情的早市是逛菜場,或候在超市門口,等7點鍾捲簾門微微開啟就立即彎腰衝進去。有意思的是,我最近光顧的幾個早酒檔,年輕人蠻多的,還見到一些戴墨鏡的女生起勁地跟帥哥們推杯換盞。其中很多年輕人是像我一樣天濛濛亮就勁頭十足從市區趕來的。

上海人愛軋鬧猛,早酒生意興隆當在情理之中。

眾所周知,都市的夜晚是迷人的。色彩斑斕、人頭攢動的夜經濟,更成為大都市的一道悅目夜景。從市場細分來看,夜經濟自有相對固定的客流,而且,可供夜經濟消費的商品也有大致的範疇。同樣,如果把喝早茶、吃早酒、買早點、逛早市統稱為早經濟的話,它不僅是社會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還是百姓愜意生活的應有配置。

夜上海,讓人流連忘返;早都市,使人活力張揚。如果還能增加一些看早戲、賞早景、出早攤之類好看好玩好吃好購的場所,讓早經濟更加多元,與夜經濟相得益彰,社會也會更加生機盎然。俗語說:“前三十年睡不醒,後三十年睡不著。”隨著城市人口老齡化的加劇,睡不著的人會越來越多,早經濟的蛋糕也肯定會越做越大。正如泰戈爾在詩中的感歎:“我很想挽留這美好的早晨,可它輕閑地走來,輕閑地離去。”放棄或輕視早經濟這個大市場,可惜了。

早市歡暢,夜市紅火。旭日東昇依戀月色璀璨。生活的朝朝暮暮,充盈你儂我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