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 美日進行了一場“魔鬼交易”
2020年08月14日23:12

  原標題:二戰後,美日進行了一場“魔鬼交易”

  二戰後,美日之間進行了一場魔鬼交易。美國以豁免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以下簡稱731部隊)成員戰爭責任為條件,獲得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細菌戰的大量數據資料。731部隊成員全部免予戰犯起訴。

  在日本無條件投降75週年到來之際,哈爾濱市社會科學院專家獨家向《參考消息》記者公佈了一批侵華日軍生物戰新發現。這些新發現揭露了二戰後美日之間秘密交易,為美國掩蓋731部隊生物戰罪行增添了新證據。

  神秘報告

  二戰結束後,731部隊一直像幽靈一樣不為世人所知。然而實際情況是,美軍在二戰結束前就已經偵知日本在中國湖南、浙江等地實施了細菌戰。日本投降後,美國細菌戰專家桑德斯中校來到日本,於當年9月和10月在東京先後問訊了東京陸軍軍醫學校、日本參謀本部、陸軍省醫務局成員以及731部隊重要成員,但沒找到已經逃回日本的731部隊首任部隊長石井四郎。

  1945年11月1日,桑德斯完成了《日本科技情報調查報告·細菌戰》。該報告對731部隊研究範圍、指揮系統、職責、人員構成、組織結構、整體規模以及細菌年生產能力都進行了記錄,並繪製了731部隊生產的細菌炸彈圖紙。

  近年來,美國解密了約計10萬頁關於日本戰爭罪行的檔案。哈爾濱市社科院研究員楊彥君多次赴美查閱美國解密的日本生物戰檔案,並將檔案複印後進行翻譯、整理、研究。此次發現的新證據主要包括美軍審訊731部隊成員記錄、美軍調查人員撰寫的調查報告、731部隊成員提供的人體實驗報告、美國和731部隊進行秘密交易的有關文件等內容。桑德斯完成的報告只是其中之一。

  1945年11月10日,逃回老家的石井四郎在村長幫助下舉行了一場偽裝葬禮,然後開始潛伏。但是,“假死”的情報很快被美軍情報部門偵知,並對他進行追蹤。1945年11月至1947年12月,美國至少對25名731部隊成員問訊並形成了四份報告:《桑德斯報告》《湯普森報告》《費爾報告》《希爾報告》。楊彥君說,前去調查日本人體實驗和生物戰的人全部來自美國德特里克基地,就是今天位於美國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

  湯普森在報告中說:“日本人隱瞞了細菌武器方面的活動,試圖將其活動減少到最小範圍,尤其是針對攻擊性武器研發所做的努力。”湯普森在多次問訊中掌握,731部隊所有的文獻資料並沒有被完全銷毀,成員之間進行了秘密串供。

  美國在後續的調查中獲得了更多有價值的數據和情報。費爾於1947年6月20日完成《日本細菌戰活動最新資料概要》,這個報告涵蓋了由19人撰寫的細菌戰活動報告書以及石井四郎撰寫的關於整個細菌戰項目論文等,而且費爾接收了731部隊提交的8000個病例切片,另外還有炭疽、鼠疫、傷寒等人體實驗數據報告。《希爾報告》對桑德斯、湯普森、費爾等報告進行補充調查,進而證實了731部隊提交各項報告的準確性和完整性。

  除了這四份報告,還有大量人體實驗報告書。在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人體實驗展區,一張張英文人體實驗報告書複印件連成一面牆。這些報告詳細記載了人體實驗情況,包括解剖數據、彩色解剖圖、器官感染路徑和感染程度等。

  在美國國會圖書館科學技術部檔案室,保存著731部隊人體實驗報告書原始檔案,共有三份報告,合計1522頁。這三份人體實驗報告書分別是炭疽菌A報告、鼻疽菌G報告、鼠疫菌Q報告。楊彥君說,這三份人體實驗報告是731部隊同美軍進行秘密交易的核心資料的一部分,是能夠證明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細菌感染的直接證據。

  罪惡交易

  1946年2月,湯普森對石井四郎問訊時,東京審判即將開始,石井四郎有走上被告席的可能。是否同美軍合作以及如何交易關係到石井四郎和731部隊成員的命運。通過多次問訊,湯普森得到了比第一次問訊石井四郎時更多而又重要的情報。楊彥君說,石井四郎的供述過程經曆了從迴避到配合,從片面到全面的過程,短時期有此巨大變化,除了美軍施加壓力外,石井四郎一定是得到了“調查不會作為戰爭罪行證據來使用”的某種暗示。

  而事實上,從獲得的檔案中也證明了楊彥君的推測。在楊彥君從美國複印的檔案中,有一部分是美國和731部隊進行秘密交易的有關文件,包括駐日美軍和美國國防部、聯合參謀總部之間的往來電文和書信記錄。楊彥君對這些往來電文進行了綜合分析、全面考證。

  1947年5月6日,美軍遠東司令部向美國國防部發了一封軍事密電,編號為52423,電文分成五部分,其中第三部分第二條內容如下:“3-B,其他包括從石井四郎那裡獲得的報告書等資料,可以通過告知相關日本人以下消息來獲得,即相關資料將通過情報渠道進行留存,不會作為戰爭罪行證據來使用。”

  1948年3月13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回覆了52423號電文的請求:“從你管轄戰區歸來的技術專家提供的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你所要求的必要信息和科學數據都已悉數獲得。建議重新提交3-B和第五部分內容以便在你需要的時候進行深入斟酌。”

  楊彥君說:“這是技術性表述的內容,等同於以豁免石井四郎及731部隊所有成員為條件,達到獲取731部隊全部實驗資料的目的。從此石井四郎等731部隊成員逍遙法外,上述電文可以作為美國同石井四郎秘密交易的最終認定文件之一。”

  美國學者肯尼思·波特在其專著《解密日本細菌戰曆史:軍醫中將石井四郎的故事》中寫道,以駐日盟軍最高統帥部指揮官麥克阿瑟將軍為代表的美國政府,密謀掩蓋石井四郎罪行並設法保護他,儘管美國收到了有關倖存者對石井四郎行為的準確報告,並且審問過石井四郎很長時間,也很清楚他的所作所為,但美國政府還是對這一切秘而不宣,以此換取生物武器部署和使用的研究資料。

  美國長期從事細菌戰研究的專家謝爾頓·H·哈里斯一直想證明,美國政府有意隱瞞石井四郎指揮日軍在中國犯下的罪行,他在《死亡工廠》一書中披露了核心證據——《希爾報告》中有這樣一段記載:“收集到的證據信息對我們開發細菌戰十分珍貴。這是日本科學者花費數百萬美元和數年時間的研究成果……通過人體實驗獲得這種信息的方式將備受良心的譴責,我們實驗室是萬萬做不到的。為了拿到這些數據共花費了25萬日元,與實際研究成本相比,只是花費了如此低廉的價格就獲得了珍貴的資料。”

  “這段描述是美國庇護731部隊免遭東京審判的書面文件,從事件的過程和最後的結果來看,美國確實達到了單獨占有731部隊生物戰和人體實驗情報資料的目的。”楊彥君說,美國獲得這些數據資料後,加以利用,進行了生物武器研究,德特里克堡戰後能快速發展壯大乃至現在成為美國軍方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731部隊“功不可沒”。

  雙重標準

  波特在查閱美軍檔案後寫道,731部隊用人體做實驗的這種滔天罪行恐怕只有德國納粹軍醫門格勒博士之流才能想得到,而門格勒做夢也想不到,石井四郎居然可以完成生物戰,並逃脫審判。

  楊彥君介紹,美國主導了二戰後的東京審判和紐倫堡審判,圍繞“醫學犯罪”案件奉行了一貫的“雙重標準”,嚴重玷汙了東京審判的公正性和權威性,踐踏了法律至高無上的尊嚴。在東京審判上,731部隊成員在美國庇護下沒有人成為被告;而在紐倫堡審判上,23名納粹德國醫生因實施“人體實驗”,被指控犯有“危害人類罪”成為被告,其中7名納粹醫生被判死刑,9名納粹醫生被判10年徒刑至終身監禁不等。

  謝爾頓·H·哈里斯在《死亡工廠》一書中記述:“實際上,美國國務院的態度是,只要不給美國帶來麻煩事留下文字記錄,就可以繼續與石井四郎等進行交易。”美軍也極力掩蓋這一交易,在位於馬里蘭州的美國國家檔案館Ⅱ館有一份名為“石井四郎卷宗”檔案,有明確保密說明:“未經陸軍部負責情報的副參謀長辦公室許可,不得移用本檔案中資料。”

  “問題的核心是731部隊沒有將美國戰俘用於實驗,所以交換變得肆無忌憚。”楊彥君說,1945年5月,美軍B29轟炸機空襲日本福岡縣久留米市被日軍擊落,11名機組人員中8人被移送九州帝國大學醫學部活體解剖,1948年橫濱法庭對參與“活體解剖”者進行判決,被判絞刑3人、無期徒刑2人、有期徒刑9人。

  金成民主持國家社科基金抗日戰爭研究專項工程侵華日軍細菌戰罪行史料整理及專題數據庫建設課題,一直致力於挖掘曆史真相。他說,731部隊成員在戰後憑藉人體活體實驗等研究成果,攫取了日本醫學界的重要職務,將其“醫學暴行”全部隱匿下來,造成了深遠的社會影響和難以估量的戰後危害。而美國同731部隊進行肮髒交易,無視731部隊人體實驗、生物戰這些違背倫理和文明準則的犯罪行為,掩蓋和包庇日本生物戰犯罪事實和戰爭責任,等同於事後共謀。

  “我和全人類都真誠地希望,從這個莊嚴場合開始,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將從往日的血泊和殘殺中誕生。”75年前,東京灣“密蘇里”號的對日受降儀式只有短短幾分鍾,麥克阿瑟的演講中,是否有那些不能忘卻的紀念?

  言猶在耳,痛定思痛;以史為鑒,知恥而改。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值得尊重;沒有什麼,比今日的和平更為珍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