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東非遭遇嚴重蝗災,未來該如何應對挑戰?
2020年08月13日08:29
群居狀態的沙漠蝗蟲是全世界破壞力最強的害蟲。
群居狀態的沙漠蝗蟲是全世界破壞力最強的害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8月1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東非國家正在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蝗災。我們究竟怎樣才能阻擋這些貪婪的害蟲呢?

  看到一顆瘦弱的牛油果懸在已經死亡的果樹上搖搖欲墜,埃絲特•達伍不禁思索,它究竟還能否繼續長大成熟。和肯尼亞中東部瑪西亞卡尼村的其它許多樹一樣,這棵牛油果樹也受到了沙漠蝗蟲的攻擊。她數了一下,共有10棵牛油果樹、芒果樹和木瓜樹在遭遇蝗蟲攻擊後出現了枝葉脫落的現象。

  這場蝗蟲進攻從去年12月開始,迅速橫掃了肯尼亞農村的一片片農田,導致像達伍這樣的農民不僅損失了大量作物,還要與新出現的環境與健康問題作鬥爭。這是肯尼亞近70年來遇到的最嚴重的一次蝗災。並且專家擔心,等到今年下半年,蝗災的規模甚至還會進一步擴大。

  沙漠蝗蟲一直被視作全世界最具破壞力的害蟲。當蝗蟲的數量增長到一定程度、並且聚集到一起,就會形成蝗蟲群,蝗蟲也從相對無害的孤立狀態變成了群居狀態。處於群居狀態時,蝗蟲的數量在三個月內便可增長20倍,密度可以達到每平方公里8000萬隻。每隻蝗蟲每天可以吞食2克重的植物。8000萬隻蝗蟲加在一起,每天消耗的食物相當於35000人的進食量。

東非各地的農民都遭受了蝗災,數千萬人將在今年下半年面臨嚴重的食物短缺。
東非各地的農民都遭受了蝗災,數千萬人將在今年下半年面臨嚴重的食物短缺。

  2020年初以來,大規模蝗蟲群已經在數十個國家肆虐,包括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烏干達、索馬里、厄立特里亞、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也門、阿曼和沙特阿拉伯等。當多個國家同時遭受大量蝗蟲襲擊時,便形成了蝗災。

  達伍所在的瑪西亞卡尼村占地約50平方公里,約有一萬名居民。在達伍擁有的1.6公頃土地上,蝗蟲共破壞了價值相當於460美元的作物,而七月原本應當是她開始收穫的季節。

  她在農田外圍種植了一些用於飼養牲畜的植物,結果也被蝗蟲啃咬殆盡。沒有了飼料,她只好搬到附近一個沒有遭受蝗災的村莊,借助在別人家裡。她每天要向這戶人家支付100肯尼亞先令(約合93美分)的牛飼料費用,並且她的六頭奶牛產生的糞肥也要留給主家。

  “作為一個孤兒,我在長大的過程中經曆了許多挑戰,”達伍說道,“但這次蝗災已經不止是‘挑戰’那麼簡單了,而是一次生死攸關的事件,因為它使我們變得饑腸轆轆、茫然無措。”

  抵抗的代價

  2020年2月,當地媒體報導稱,肯尼亞北部的一片蝗蟲群的覆蓋面積達到了2400平方公里,創下了肯尼亞的記錄。而在達伍居住的村莊,蝗蟲群蜂擁而來時,也覆蓋了多達20平方公里的植被。

  這次蝗災對瑪西亞卡尼村村民的精神健康造成了嚴重打擊。蝗災在此地共持續了一週多,在此期間,達伍的孩子們無法去上學,只能留在家裡幫父母抗擊蝗災,趕走落在自家農田上的蝗蟲。

試圖用喊叫嚇走蝗蟲的做法對受災村莊的大人和兒童都造成了影響。
試圖用喊叫嚇走蝗蟲的做法對受災村莊的大人和兒童都造成了影響。

  一開始,大人們紛紛使用唾手可得的工具來趕走蝗蟲,比如擊鼓、點火和燃燒輪胎等等。孩子們則負責向蝗蟲大聲喊叫,試圖把它們嚇跑。但鼓聲和尖叫聲對達伍的孩子們造成了持續性的影響。

  “我多數時候都睡不好,”達伍表示,“孩子們夜裡總是會發出尖叫,把我吵醒。我問他們為什麼要尖叫,結果他們說,剛才夢到蝗蟲又一次入侵了我們家。”

  鄰村的一名教師畢妮娜•古利補充道,女性受到的影響尤其嚴重。在這一地區,女性通常負責作物種植,男性則負責照顧牲畜。有些婦女由於在驅趕蝗蟲時大聲喊叫,嗓子出現了一些問題。不過,她們最害怕的還是下一波蝗蟲的到來。

  她們擔心的事情的確有可能發生,並且下一次蝗災可能會導致毀滅性的後果,將導致500萬至2.5億東非人口面臨嚴重的食物短缺,還有2.5億人可能會面臨食物供應不足的問題。

  增強抵抗力的工具

  今年2月中旬,肯尼亞政府宣佈將把干預措施集中在受災最嚴重的北部地區。這些措施包括手動和飛機噴灑殺蟲劑,以及派遣專門隊伍、對受災情況進行評估等等。評估結果可幫助政府製定計劃,為受災民眾的生活提供支援。

  今年四月,非洲開發銀行向政府間發展銀行撥款110萬英鎊,用於幫助東非和東北非對抗蝗蟲進攻。今年五月,世界銀行又撥款4300萬英鎊,為肯尼亞7萬戶受災家庭和2萬戶農民提供幫助。

  社會學與保護學專家莫西斯•穆里這筆資金可以用來幫助像達伍這樣的農民,用技術幫助他們對抗蝗災。

  抵禦蝗災的第一道防線是化學殺蟲劑,可以在地面上或從空中噴灑。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化學品供應鏈受到影響,因此化學品這種預防方法很難施行,在有些地方甚至不可能實現。此外,雖然噴灑是一種高效的抵禦手段,但也有其缺陷:這些化學物質可能對環境和人體健康有害。

在田中噴灑殺蟲劑可以有效抗擊蝗蟲,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難獲得化學藥劑供應。
在田中噴灑殺蟲劑可以有效抗擊蝗蟲,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難獲得化學藥劑供應。

  除了噴灑殺蟲劑之外,還有其它抗蝗方法,如利用無人機和金屬電網控制蝗蟲群規模等等。無人機可以由人工操縱飛得很低,噴灑化學藥劑、並監控蝗群動態。電網則可以在開闊的空間產生振動,既能將蝗蟲嚇跑,又能將撞上電網的蝗蟲擊暈。不過,雖然用電網開展的測試很成功,但也許更適合用於擊退小群蝗蟲。

  還有一個選項是使用“生物殺蟲劑”,利用一種名叫綠僵菌感染和殺死蝗蟲。與傳統殺蟲劑相比,以真菌為基礎的殺蟲劑對物種的影響範圍更小,因此對環境和人體的風險更低。不過,有些研究人員懷疑真菌殺蟲劑可能會對其它昆蟲造成危害。真菌殺蟲劑殺死害蟲所需的時間也比傳統殺蟲劑要長,因此作物受到的損害也更嚴重。

圖為達伍正在查看自己的作物。有些作物雖然躲開了蝗蟲的襲擊,但又患上了其它疾病。
圖為達伍正在查看自己的作物。有些作物雖然躲開了蝗蟲的襲擊,但又患上了其它疾病。

  但有些關鍵防護措施需要在蝗群到來之前就預先做好。農田內的遠程天氣預警系統也可以幫助農民為未來的蝗蟲入侵做好準備。蝗災通常發生在長期乾旱接連著暴雨之後。遠程天氣監測站收集的數據可以用於判斷天氣變化,給農民留出足夠的時間、提前噴灑殺蟲劑。

  在瑪西亞卡尼村的農民穆尼西亞•基姆維勒看來,在預報上投資是當地農戶應對未來蝗災的最好方法。“用傳統方式開展的預警可以幫助當地村莊為蝗蟲入侵做好準備。這是政府可以為我們這樣的貧窮農民採取的最佳干預措施。”

  瑪西亞卡尼這樣的村莊並不是噴灑殺蟲劑、或獲得政府幫助的優先地區。為了從重創中恢復過來,當地農民正在努力豐富作物品種。玉米和豇豆等傳統作物更容易受到蝗蟲的侵襲,因此越來越多的農民正在減少對這類作物的依賴,開始投資水果和蔬菜。

肯尼亞的抗蝗重點放在北部地區,採取了飛機噴灑殺蟲劑等干預措施。
肯尼亞的抗蝗重點放在北部地區,採取了飛機噴灑殺蟲劑等干預措施。

  在肯尼亞行動援助組織與部分農民合作開展的村莊灌溉項目的幫助下,這些努力變成了現實。恩齊奧河沿岸約有40戶家庭參加了這一項目,在該項目的幫助下種植捲心菜、番茄、羽衣甘藍和辣椒。據古利介紹,在蝗災過後,種植這些的農戶損失比只種植玉米、綠豆和豇豆的農戶要小一些。

  “鄰村受饑的農戶都來我們這裏尋求幫助,我們就會給他們一些食物。”古利說道,“我們還會教他們如何利用此次灌溉項目,以及如何設立廚房專用菜園、為未來的食物短缺做好準備。”

  預測蝗災

  非洲東北部未來是否還會遭遇更嚴重的蝗災呢?據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絡的可持續發展目標聯絡員埃茲拉•基普魯托•耶戈表示,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耶戈認為,氣候變化、極端天氣事件和東非蝗災之間或許存在一定聯繫。例如,去年印度洋氣旋登陸時,也許為蝗蟲創造了一個極其誘人的環境,因此其它地區的蝗蟲紛紛被吸引前來、聚集到了一起。

  “這些蝗群在短時間內是不會散去的。因為天氣怪異、降雨不斷,為蝗蟲提供了足夠的植被大吃大嚼。”

  東非控制蝗蟲的另一大挑戰是政治上的不穩定性。例如,決心抗擊蝗災的聯合國機構很少願意冒險把員工派到索馬里等國家,就是因為當地頻頻受到青年黨軍隊的襲擊。

  在肯尼亞等國努力控制蝗災的同時,蝗群往往會從政局不穩定的國家飛過國境線。因此,實現國際和平與政治穩定性是抗擊蝗災過程中關鍵的一部分。

  在這種大規模的國際解決方案實現之前,瑪西亞卡尼的村民們將努力適應、提高遭遇蝗災後的應變能力。但與此同時,當地還面臨著另一次蝗災的威脅。最近一次入侵的蝗蟲在該地產下了卵,而這些卵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的收穫季節孵化成蟲。村民們最近已經在村莊周圍見到了剛孵化出來的幼蟲。在朝它們噴灑了殺蟲劑之後,幼蟲有時就會死亡並消失。

  “我知道這一切還沒有結束。”達伍說道。(葉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