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招生改革或繼續提升推免比例
2020年08月13日00:29

原標題:研究生招生改革或繼續提升推免比例

推免生只是研究生生源競爭的一個切口,在優秀生源出現結構性分化的背景下,近年來,各高校正在通過舉行考研夏令營、貫通本碩連讀等形式提前鎖定生源。

“我是一名‘二戰’考生,我現在有點慌。”距離2021年考研報名還有大約2個月時間,在家裡備考的徐君(化名)說。徐君是中部地區一所211高校的2019屆畢業生,去年他報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研究生未果,為了一圓名校夢,徐君選擇再考。

徐君還是一名“三跨”考生:跨地區、跨學校、跨專業,其難度可想而知。

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7月29日召開後,近期陸續釋放的研究生招生改革信號讓徐君心裡發慌。安徽省近日印發《關於提升研究生培養質量的若干意見》提出,探索建立基礎能力素質考試和招生單位自主組織專業能力考試相結合的研究生招生考試新方式。加大接受校內外推免生力度。這樣的思路在國內高校的研究生培養部門已經形成了一定共識。

徐君認為,這樣的改革對往屆生和“三跨”考生並不友好。對於東部一所農林類211高校的學生部副部長黃凱(化名)來說,抓住未來推免生比例提高的機會至關重要。“近年來,推免生過度向名校集中,造成了行業院校和地方一般院校優秀生源的流失。”

推免生只是研究生生源競爭的一個切口,在優秀生源出現結構性分化的背景下,近年來,各高校正在通過舉行考研夏令營、貫通本碩連讀等形式提前鎖定生源。

優秀生源結構分化

據公開報導,北京理工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王軍政8月11日指出,在研究生“入口”應適當擴大推薦免試生比例,推薦免試的學生經過嚴格程式和公示,對學習成績、科研素質、誌向目標等都可以進行考核篩選。尤其是學科實力強的綜合性大學,保研名額應當增加。

安徽省近日印發的《關於提升研究生培養質量的若干意見》也提出,加大接受校內外推免生力度。

按照教育部辦公廳2013年發佈的通知,招收推免生數量不得超過本單位碩士研究生招生計劃的50%。目前,國內名校的推免生所占名額均已達到甚至部分專業超出了這一比例。

比如南京大學2019年全日製研究生招生規模約4000人,其中接收推免生約2000人。21世紀經濟報導梳理髮現,南京大學近年來接收推免生比例逐年提高,2015年為27.68%,2019年已上升至47.44%,個別年份甚至突破了50%。

2014年,教育部推出推免生新政,要求推薦單位不能將報考本校作為選拔推免生的條件,更不能以任何其他形式限製推免生自主報考。

這直接帶來研究生招生中推免生的結構性變化,即推免生過度向少數名校集中,其他高校,即使是211高校的推免生生源則急劇減少。

“隨著研究生大規模擴招,研究生學曆的符號資本價值逐步降低,而名校學曆的價值相對來說貶值會比較慢,理性的學生會把票更多投給名校。”寧波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教授周國平告訴記者。

這突出表現在,少數名校的基礎學科和前沿交叉學科的推免生比例越來越高,而一般院校的這些專業招到優秀推免生的難度越來越大。這從總體上不利於科技前沿和關鍵領域高層次人才的供給。

北京大學燕京學堂2020年招收28名中國學碩士研究生,其中推免生23人,哲學與宗教、文學與文化、歷史與考古三個基礎學科方向,招收的全是推免生。南京大學人工智能學院2020年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招生35人,其中推免28人。

“推免政策無異於是對行業性院校生源的‘掐尖’。在考生的單向流動中,從學校層次來看,行業性院校能招收的最優質生源便是本校生源。”黃凱說。

他所在的學校兩個基礎學科,2013年-2017年本校推免生留校讀研的比例從平均70%下降到10%左右,招收的211高校及以上層次高校的生源,從平均60%下降到不足20%。

黃凱說,2014年推免生新政策背景下,考生集中從普通院校流向名牌大學、從行業性院校流向綜合性大學、從欠發達地區流向發達地區。

提前鎖定生源

為了吸引優秀生源,各地各高校都在採取不同的手段。

安徽省印發的上述意見指出,建立安徽省研究生教育培養聯盟,深化省屬高校與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合肥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合肥研究院等中央部委在皖高校、研究機構開展研究生招生培養深度合作。積極推動建立長三角地區高校研究生教育聯盟,鼓勵安徽高校積極與長三角地區高水平大學和科研機構開展研究生聯合招生培養。

這在提升研究生培養質量的同時,也能吸引更多優秀生源選擇省內高校。上述意見規定,原則上,各研究生培養高校至少應與3所以上中央部委所屬高水平大學或科研機構聯合招收培養研究生。

“為了提高研究生的生源質量,很多高校都在舉辦全國優秀大學生暑期夏令營,目的就是讓考生與高校更好地雙向瞭解,提前鎖定推免生源。”徐君說,他就曾入選一所名校夏令營的“備選”級別,當排在他前面的考生放棄該校時,他就可以獲得遞補資格。

不同層次高校的夏令營的吸引力有所不同。中國傳媒大學7月中旬舉行的“雲端”夏令營吸引了2157名應屆本科生報名,較去年增長23.5%。同一時期,安徽工業大學舉行的碩士研究生優秀生源暑期夏令營則只吸引了近150名學生參加。

黃凱介紹,一般而言,在夏令營中被“選中”的學生,如果得到了本校推免資格,那麼報名夏令營舉辦校後,會被直接錄取,如果沒有得到本校的推免資格,通過統考進入了夏令營舉辦校的複試,也會被優先錄取。

另一個提前鎖定生源的辦法是貫通本科與研究生的培養環節。安徽省上述意見提出,提高碩—博連讀生在博士生中的比例和本—碩連讀生在碩士生中的比例。

“貫通培養的優勢還在於能讓有科研潛質的提早走上科研道路,讓他們有更充裕的時間進行週期較長的研究。”黃凱說。

比如北京大學依託國家集成電路產教融合創新平台,建設本碩博貫通的新型集成電路人才培養體系,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則已不再招收碩士生,本科學生畢業後可以選擇就業或攻讀博士。

今年開始招生的強基計劃將進一步拓寬人才貫通培養的渠道。蘭州大學強基計劃招生簡章就寫道,學校針對強基計劃專門製定本碩博銜接的培養方案,學生享有專門的基本全覆蓋的免試推薦研究生政策。

清華大學為了強基計劃學生的培養,設置了5個書院。8月5日,5個書院院長在內組成的書院中心組召開會議學習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精神,與會人員提出了針對強基計劃中學有餘力且表現特別優秀的學生實現加快培養的設想,一致認為強基計劃要為這類學生留出通道,做到本研貫通的培養。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教授張誌勇認為,強基計劃改變了過去自主招生與人才培養相脫節的做法,通過單獨製定人才培養方案、暢通人才成長通道、推進科教協同育人等方式創新人才培養製度。

(作者:王峰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