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足球兩大聯賽復賽問題多 日本體育界失算了
2020年08月13日07:38

  上月迎接東京奧運會倒計時一週年的紀念儀式上,日本泳壇名將池江璃花子在東京國立競技場許下期許,“從逆境中爬起來時,總需要希望的力量。願一年後的今天,希望之火能在此綻放光輝。”這是這位年初剛剛戰勝白血病病魔的游泳天才少女對自己的期許,也是東京奧運會主辦國日本對世界體壇的願景。

  然而事與願違,進入7月下旬以來,第二波疫情已在日本蔓延,疫情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大規模侵襲日本體壇。據日本媒體8月12日報導,日本大學游泳隊暴發新冠聚集性感染事件,目前已超過10人確認感染;日本職業足球聯賽也遭遇大麻煩,J1球隊鳥棲砂岩有包括主教練金明輝在內的三人確診感染新冠,另有七人“極有可能感染”,而金明輝在感覺不適的當天,還帶隊指揮了本隊與鹿島鹿角隊的聯賽。

  職業、大學、高中體育界均發生不幸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從8月3日至8月9日一週時間內,日本累計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超過萬人,疫情形勢正不斷加劇。日本大學游泳部聚集性感染事件源自8月1日,當時一名男性工作人員確診感染。隨後,約70名工作人員與接觸者接受了核酸檢測,結果超過10人確診感染。目前,日本大學游泳部的訓練活動已被暫停,日本泳聯也宣佈取消原定於本月27日在東京舉行的日本大學與中央大學的游泳對抗賽。

  好在,目前就讀於日本大學大二的池江璃花子未受此次事件波及,從本月初起,她已從學校轉至所在的文藝複興體育球會訓練。據悉,20歲的池江璃花子將於本月29日重返賽場,參加東京都特別游泳大賽的50米自由泳項目,這位從白血病中康複的名將也將時隔一年零七個月後首次參賽。但疫情之下,這場比賽能否如期舉行,仍是一個問號。

  此外,日本足壇也暴發了新冠疫情集體感染事件。J1球隊鳥棲砂岩有多人確診感染新冠。據日方公告顯示,鳥棲砂岩日籍韓裔主帥金明輝8日白天感覺不適,但體溫正常,也未出現咳嗽及味覺、嗅覺障礙等症狀,依然堅持現場指揮了與鹿島鹿角的J聯賽第9輪比賽。9日上午,金明輝體溫依然正常,但當晚發燒至38℃,經核酸檢測,他於10日確診感染新冠,成為此次集體感染事件的第一例。

  此後,鳥棲砂岩球會所有89名成員接受核酸檢測,已有包括一名球員在內的兩人確診,另有七人“極有可能感染新冠”,並正在等待複查結果。原定於當地時間昨晚開打的鳥棲砂岩與廣島三箭的日聯杯小組賽已推遲,但因日方認為金明輝“沒密切接觸”過鹿島鹿角的球員和工作人員,因此鹿島鹿角與清水鼓動昨天的日聯杯照常舉行。

  8月9日,島根縣鬆江市正大淞南高中的足球校隊發生更大規模的集體感染事件,包括86名校隊球員與兩名教練確診。據《朝日新聞》報導,首先感染的一名住宿生發燒後在宿舍休息,最終有80名校隊住宿生、六名校隊走讀生以及兩位教練感染。事發後,該校其餘約200名學生全部進行檢測,又有多人確診新冠。

  棒球足球兩大聯賽復賽問題重重

  金明輝所在的鳥棲砂岩隊已是J1聯賽7月初復賽後第二支出現新冠疫情的球隊。上月底,名古屋鯨八球會的後衛宮原和也、中場渡邊冬鬥和一名球會工作人員感染新冠。

  事實上,日本在疫情下復賽的腳步之快一直飽受質疑。3月,當全球疫情形勢尚不明朗時,日本職業籃球聯賽一度在輿論的風口浪尖重啟。重啟當天,北海道隊就出現三名球員體溫超標,不得不臨時取消比賽。日本職業籃球聯盟對疫情的忽視和不作為促使多名外援“出逃”,聯賽不得已於3月27日取消,這場鬧劇方才落幕。加上已因疫情賽季取消的夏季甲子園大賽,日本職業體育眼下僅存日本職棒聯盟和足球三級聯賽。

  日本職業棒球聯賽與J1聯賽分別於6月末與7月初重啟。當南韓足球聯賽、歐洲足壇還在想方設法以科技手段彌補空場比賽氛圍不足的問題時,日本兩大聯賽又於7月10日允許觀眾入場觀賽,每場現場人數上限多達5000人。日本職棒聯賽的情況並不容樂觀。福岡鷹隊的長穀川勇本月初確診新冠,成為第六名確診的日職棒球員,也是復賽以來首位確診的球員。根據計劃,兩大聯賽原計劃從8月起將入場觀眾人數增至球場容量的一半,但鑒於日本目前正遭受第二波疫情衝擊,該計劃已被擱置。

  作為明年東京奧運會的主辦國,日本兩大聯賽大步邁向復賽,本是想向世界展示應對疫情與辦賽的能力,為奧運會做準備。然而隨著國內體壇不斷曝出大規模感染事件,東京奧組委本月也有工作人員確診感染,日本迫切希望展示體育世界重回常態的願景再次落空。(文彙體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