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題字間的故事——《長城杯》高球賽15年紀實
2020年08月13日16:35

  受人尊敬的胡啟立同誌在15年的時間里就一件事做了兩次題字:

  第一次是2006年9月,“中國長城杯業餘高爾夫球巡迴賽”;

2006年胡啟立第一次為《長城杯》題字
2006年胡啟立第一次為《長城杯》題字

  第二次是今年8月8日,“推進中國高爾夫運動大眾化,讓更多人走進高爾夫球運動”。

胡啟立第二次為《長城杯》題字
胡啟立第二次為《長城杯》題字

  2005年初,《中國長城學會》(我是常務理事)幾位高爾夫球愛好者,為響應“愛我中華、修我長城”的號召,自發組織了一個以學會為主的募捐修繕長城款為目的的高爾夫賽事組織,定名為中國長城杯慈善高爾夫球賽。因冠以中國字頭,報中國高爾夫球協會(主席伍紹祖)批準(以下簡稱《長城杯》)。

  當年的賽事得到了南方一家房地產商的巨額讚助,首場《長城杯》搞的轟轟烈烈。但不久就得知國務院通告,任何企業個人不得擅自修繕長城,為長城募捐成了無厘頭。

《長城杯》開球儀式,胡啟立(中)、吳紹祖(右)和作者
《長城杯》開球儀式,胡啟立(中)、吳紹祖(右)和作者

  鑒於首場賽事的成功,由伍紹祖牽頭,請胡啟立、羅豪才等各界高球愛好者共同組成了新的《長城杯》組委會,並確定了新的宗旨為:促進高爾夫球大眾化,讓更多的人走進這項“高尚、文明、有益於人們身心健康的體育運動”(伍紹祖語)。

  在此基礎上,《長城杯》第二次向中高協申請批準了賽事名稱為“中國長城杯業餘高爾夫球巡迴賽”。組委會由以下人員組成:

  榮譽主席:胡啟立、羅豪才

  主 席:伍紹祖

  副主席中有部委級退休領導、媒體代表、資深高爾夫球界人士等。本人擔任副主席兼秘書長。

  2006年9月4日,新組成的《長城杯》在太偉高爾夫球球會舉行賽事和新聞發佈會。之前,胡啟立榮譽主席答應題寫賽事名稱,發佈會下午3點召開,可快到午飯時間了,胡啟立的題字還未見到。我急忙撥通了電話,傳來了胡主席焦急的聲音,他忙忘了,當時正在通往克拉瑪依的高速公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他問我:

  “最後什麼時候要?”

  “下午2點。我們3點開會,還要製作……”

  “好,我爭取2點鍾前讓你們得到。”

  下午2點前幾分鍾,辦公室傳來了歡呼聲,胡主席的題字發來了!

  胡主席的題字在發佈會前一個小時,從傳真機上傳來了。這就是本文開頭的第一份題字。

  事後,胡主席的警衛參謀小郭向我介紹了題字的經過:胡主席接到了我電話後要求司機加速行駛,沿途不得休息,經過近2個小時的高速飛馳,他們終於來到一個縣城郵局,胡主席快步衝進去,寫好後用傳真機發到了北京,直到下午3點他們才吃上了午飯……

  第3屆《長城杯》上,出現了至今唯一的一個一杆進洞,打進洞者竟然是胡主席的夫人趙大姐。當時,組委會沒有設立一杆進洞獎,我十分尷尬,胡趙夫婦卻一再勸慰我,表示不要任何獎勵,這時我才向大家介紹了胡主席題字的故事,全場向這對伉儷發出了長時間熱烈的掌聲。

《長城杯》頒獎晚宴,前排右一女士為一杆進洞的趙克明
《長城杯》頒獎晚宴,前排右一女士為一杆進洞的趙克明

  《長城杯》遇到的第一個難題,也是幾乎所有業餘賽事的難題,參賽選手記杆不實,水份太大。伍紹祖主席對此深惡痛絕,寫下兩個大字“誠信”,讓我們認真解決這個問題。

  一次在原天竺高爾夫球會進行的比賽中,80個參賽者,我們組織了20個職業教練專門跟組記分,從第一洞跟到最後一洞,無論是誰,其杆數都由記分員實記,一個號稱單差點的老闆,打到第17洞時已經快破百了,他悄悄對記分員說,兄弟給留點面子,別讓我“坐三輪車”行嗎?記分員說,不行。結果,這位“單差點老闆”的比賽成績實現了百杆突破。

羅豪才(右)和作者
羅豪才(右)和作者

  更讓人感動的是,羅豪才主席的擊球入洞。第1洞羅主席推到洞口邊1寸(英吋)時,球僮習慣地說了句OK,便把球撿起來了。記分員馬上製止,讓球僮把球放回原處,說明禁止OK球,請羅主席重推,還罰了1杆。此後,身高1米9的古稀之人,哪怕球到洞邊1公分,老人家都很認真地推球入洞。賽後,羅主席高興地對我說,今天這個方法好,讓我們這些老頭開始認真起來,覺得高爾夫更有意思了。

  當時我們曾統計發現,業餘比賽中,水杆的數字和杆數成正比,70多杆的3-5杆,80多杆的8-10杆,90杆以上就不好說了。可見,業餘比賽中消除水杆是件多麼困難的事。

  鑒於第一屆《長城杯》讚助款的教訓,我們在章程中明確規定,《長城杯》組委會是個非營利性組織,其成員個人不得佔用一分錢讚助款,讚助款全部用於該場賽事上。

  前幾年,南韓三星集團讚助了一場《長城杯》,頒獎最後,三星代表將兩部最新款手機贈送給組委會兩位主席,結果主席致謝後當即把手機放入抽獎獎品中。

  在高爾夫運動受到嚴重衝擊這些年,組委會又根據形勢,製定了“按雙規打球”的原則,既嚴格按高爾夫球規則同時又要按有關規定打球,比如,賽事定在雙休日舉辦,要求開私家車,不邀請因職務關係不能打球的人等等,這樣保證了賽事的純潔性,又避免了參加者的麻煩。

吳紹祖(右)和作者
吳紹祖(右)和作者

  組委會是一個高效團結互助友愛的團體。雖然組委會成員來自四面八方,很多人是負責幹部,但都是高爾夫球的愛好者,又是高爾夫精神的踐行者。對於一個15年之久的民間組織,人員的更迭是個頭等大事,幸好胡啟立、羅豪才、伍紹祖幾位老同誌給我們留下了坦蕩無私、為人民健康事業甘願奉獻的崇高精神,讓我們大家都在默默地為推進高爾夫球的發展努力工作著。現在,第一代的幾位副主席已全部轉為顧問,退休的北青報社長張延平已成為執行主席,原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謝伯陽、中國女子職業高爾夫球巡迴賽總裁李紅女士都成為了新的副主席。

  為了更好的宣傳《長城杯》,我們聘請著名歌唱家、《長城杯》兩站女子冠軍獲得者胡月為形象大使。幾年來,每次賽事胡大使都在百忙中參加比賽,賽後的頒獎晚宴上,歌唱家獨具風味的歌聲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

吳紹祖的題字
吳紹祖的題字

  今年9月將迎來《長城杯》15週年,由“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持續讚助的比賽,將在鄉村高爾夫球會舉行。8月7日晚,我向啟立同誌發微信,請求他第二次為《長城杯》15週年題字時,他於次日就題寫了本文開頭所述的第二個題詞。

  92歲的胡啟立主席的題詞為《長城杯》指明了今後的發展方向,我們將堅定不移地把高爾夫球運動開展下去!

  (文/楊廣平,《長城杯》業餘高爾夫球巡迴賽主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