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所謂:一直想成為職業球員 結果進了耶魯大學
2020年08月13日14:35

  吳所謂,目前就讀於耶魯大學經濟和計算機專業,高爾夫校隊成員。

  在PGA青少年聯賽中國總決賽期間,暑期回國的吳所謂與參賽的小球員和家長分享了自己學球和進入耶魯的經曆。

吳所謂在第二屆中國青少年高爾夫學院運營論壇上發言(攝影/鍾智 劉壯)
吳所謂在第二屆中國青少年高爾夫學院運營論壇上發言(攝影/鍾智 劉壯)

  以下為吳所謂的口述:

  接觸高爾夫

  我7歲開始接觸高爾夫,我的父親是個高爾夫狂熱愛好者,他一週打7場球,我是在他的影響下開始打球的。

吳所謂的第一場比賽,你能認出他嗎?
吳所謂的第一場比賽,你能認出他嗎?

  我的第一場比賽是2008年旭寶青少年錦標賽,第一次比賽9個洞我打了60杆。

  我小時候很調皮,一邊打球一邊高聲唱歌,或者在球場堵車的時候在Tee台上拿礦泉水瓶踢足球。那時候我就是一邊玩一邊比賽,也交了很多好朋友。

  我小時候的青少年比賽沒有現在那麼多,我主要打的是中信青少年和彙豐青少年。11歲時我第一次打負杆,是在杭州九橋。

  12歲之後,我在打球上花的時間多了一些。平時下午放學後去練習場,打到天黑,週末基本一天都在練球。

  那時候還要寫作業,我認為從小就要學好時間管理,因為之後一直要面對學業和打球的衝突,要很好地處理兩者之間的平衡。

  當時我的父母對我說:學習是你應該做的事,我們不會管你,但是你應該做好。

  打高爾夫不是青少年球員的一切,打球肯定是要投入時間的,但是學習也不要落下。

吳所謂的第一個“大賽”冠軍
吳所謂的第一個“大賽”冠軍

  2014年彙豐青少年公開賽是我贏的第一場“大賽”,我是加洞賽贏的。

  感悟高爾夫

  當然我也有很多挫折的經曆,記得一次在香港粉嶺,最後兩個洞的時候我還領先兩杆,結果連打兩個+2,輸掉比賽。當時我很沮喪,心想之前努力了那麼久,付出那麼多,結果卻是這樣。

  高爾夫就是這樣,挫折肯定比勝利的次數更多。我的教練說過,到了人生中很多重要時刻,你是沒法提前準備的,你唯一的方法就是繼續努力和付出,多經曆幾次失敗,一定會迎來自己的一天。這也是高爾夫帶給你最珍貴的禮物之一。

少年時期的吳所謂(左)和李昊桐
少年時期的吳所謂(左)和李昊桐

  小時候我曾經和李昊桐一起打球和比賽,為什麼他現在成為了歐巡賽冠軍?不僅僅是因為他在高爾夫上的付出比我更多。

  去美國前我在上海林克司球場住了三年,我當時很孤獨,有很多巡場和球僮曾陪我打球。這次回來,我專門去看了他們。要珍惜打球過程中曾經陪伴你的人。

  相比同齡人,父母給我的陪伴會更多,因為從小他們就一直陪伴著我訓練和比賽。這一點我一直心存感激。

  耶魯,我來了!

  在用高爾夫特長申請美國大學的過程中,教練的話語權是最大的,和教練的溝通是升學過程中很重要的一環。

  派格斯高爾夫留學創始人張凱欽(Kai)對於我的升學幫助很多,他告訴我何時開始準備申請學校、需要進行哪些準備。我是從高一開始聯繫大學的。雖然NCAA規定,11年級前教練不可以回覆申請人,不過他還是可以看到郵件的。所以在高一和高二的時候可以給教練發郵件進行簡單的自我介紹。其實教練也期待著發現全球有潛力的好苗子,不要不好意思主動聯繫教練,也不用擔心打擾教練。

  我升學過程中的第二位貴人是ACDS的創始人加托(C.J.Gattto),他目前主要在美國做留學中介工作。有條件的話大家也可以考慮找留學中介,還是比較有幫助的。

  為什麼大家熱衷於去美國打比賽,是因為大家在國內的比賽成績,美國教練無法評估水平和含金量。

  美國最著名的青少年賽事是AJGA系列賽,這個比賽最難獲得參賽資格。開始的時候很多AJGA的比賽報不上名,可以先打小比賽,或者從打資格賽開始。

  我從高一開始去美國比賽,經曆還是挺艱辛的,要有心理準備,真的很累。有一次打美國業餘錦標賽資格賽,一天打36洞,我和球僮最後都累趴下了。

吳所謂和球僮累倒在球場上
吳所謂和球僮累倒在球場上

  我進入耶魯最重要的一關是在2017年贏了一場重要的AJGA的大賽——費城公開賽。之前我雖然也有幾個offer,不過還有些教練在對我進行觀察,是這個冠軍讓我拿到了耶魯的offer。在我的高爾夫成長路程中我遇到了很多貴人,沒有他們的幫助和支持我不可能踏進耶魯大學的校園。

吳所謂贏2017年AJGA費城公開賽
吳所謂贏2017年AJGA費城公開賽

  我的高中是在上海的國際學校讀的。申請美國大學時,SAT和GPA成績比較重要,如果成績達標,教練還是要看高爾夫的成績。

  我有一顆職業的心

  我其實之前是考慮打職業的,我也是按打職業的標準去準備的,你的高爾夫成績基本要打到標準杆上下,其實靠高爾夫特長申請大學算是“副產品”。

  不要因為想著打職業就放棄學業,就拒絕美國的大學,美國的大學訓練和比賽水平非常高,可以說是職業球員的搖籃。美國大學之路是一個非常好的平台,美巡賽大多數球員都有美國大學的經曆。

吳所謂(左一)和隊友打貝斯佩奇黑色球場
吳所謂(左一)和隊友打貝斯佩奇黑色球場

  大學的生活也是非常繁忙,我讀的是經濟和計算機專業,每天要一邊寫作業,一邊訓練和比賽。大學校隊經曆也是非常難得的經曆,我跟隨校隊打了很多美國名場。我的大學隊友基本都拿過AJGA的冠軍。

  我剛剛結束大二的學習生活,我和幾位隊友贏得了全美獎學金。能拿到這個獎勵,要求獲獎人參加半數以上的校隊比賽,同時滿足GPA成績標準。

吳所謂(右一)贏得全美獎學金(圖:耶魯大學官網)
吳所謂(右一)贏得全美獎學金(圖:耶魯大學官網)

  我現在還是沒想好將來是否會打職業,目前我在國內實習,也計劃參加一些比賽。

  最後,我想說的是:只要堅持,最後一定能勝利。

吳所謂(左三)和耶魯大學隊友
吳所謂(左三)和耶魯大學隊友

  口述:吳所謂

  編輯:大麥

  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吳所謂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