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巨頭集體關店,中國成唯一的希望了嗎?
2020年08月12日12:29

原標題:快餐巨頭集體關店,中國成唯一的希望了嗎?

原創 江瀚視野觀察 江瀚視野觀察

最近一段時間,對於廣大跨國快餐巨頭來說可謂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機,面對著席捲全球的黑天鵝事件,作為線下經濟的絕對關鍵一環,快餐們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炸雞沒人買、牛扒沒人吃、咖啡更沒人喝了,在全面的關店潮下,快餐巨頭們能指望中國拯救嗎?

一、集體關店的快餐巨頭們

根據中國基金報的報導,2020年已經過了一半,可全球肺炎疫情卻仍未平息。受其影響最為嚴重的餐飲行業已經連虧兩個季度,巨頭們也紛紛交出史上最差成績單。例如7月29日剛剛公佈2020年二季度財報的麥當勞,就遭遇了2005年以來最差業績。

財報顯示,麥當勞上半年實現營收84.76億美元,同比下滑18.77%;淨利潤15.91億美元,同比減少44.09%。其中,第二季度營收37.62億美元,同比下降29.58%;淨利潤4.84億美元,同比下降68.11%,業績降幅較第一季度進一步增大。

而早麥當勞一日公佈了最新一季度業績的星巴克也非常不樂觀。星巴克最新財報顯示,今年第三財季(3月30日至6月28日),公司實現營收42.2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約38.12%;淨利潤虧損6.78億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為13.73億美元。與公司在疫情暴發前的預期相比,約損失31億美元的銷售額。

此外,在亞洲頗受歡迎的日式快餐吉野家也扛不住了。7月28日,據央視財經報導,吉野家宣佈將在全球範圍內關閉150家店,其中日本國內將關閉100家,海外關閉50家。相關負責人透露,目前吉野家在全球共有約3300多家門店,其中海外共有1000多家門店,中國占到其六成以上,此次計劃關閉的海外門店中也將涉及到中國市場。由於緊急狀態下日本國內上千家門店停業或縮短營業時間,導致今年3月到5月吉野家已累計虧損40億日元,全財年預計將虧損90億日元,然而,吉野家2019財年其盈餘也不過才7億日元,今年預虧損或超去年利潤10倍,可見損失慘重。

不過,最慘虧損王的稱號還要當屬漢堡王。據新西蘭當地媒體報導,自3月25日新西蘭進入封鎖後,漢堡王的83家門店就處於暫停營業狀態,然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新西蘭漢堡王連鎖店就因欠款超過6500萬新西蘭元(約合2.77億元人民幣)被破產管理公司KordaMentha接管了。

面對著快餐巨頭的集體比慘,快餐巨頭的危機到底該怎麼看?而中國能否成為拯救全球快餐業的唯一希望呢?

二、快餐巨頭們的希望究竟在何方?

其實,看到快餐業巨頭們面臨的危機,其實很多中國讀者都會覺得有些疑惑不解,畢竟我們也經曆過全民宅在家的困難時刻,但是當時雖然有部分大餐飲企業過的比較困難,但是大部分的快餐企業過的還行,基本上保證生存不會是什麼問題,但是這些快餐巨頭卻集體哭慘,這是不是有些太言過其實了,這其中到底原因何在呢?

首先,我們必須要回答快餐巨頭為什麼那麼慘?快餐業作為一種最為常見的線下經濟模式,其本身就是日常生產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當世界各國為了防控不得不推出居家令的時候,快餐業受到衝擊也是可以理解的,這個時候肯定會有朋友問了為什麼這些快餐店都不會送外賣呢?是不是傻呀?其實,真的不是快餐店不想去送外賣,而是中國和世界其他市場實在是差異巨大,中國有幾類優勢世界其他國家是難以比擬的:

一是中國擁有非常完善的外賣體系,我們不僅有美團、餓了麼等大量的外賣平台,並且在中國巨大人口紅利的幫助下,我們構建起了一支全世界其他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騎手隊伍,根據美團發佈的《2019年外賣騎手就業扶貧報告》中顯示,2019年在美團平台就業的外賣騎手,共有398.7萬人。送外賣的人數中,年輕人佔據了很大一部分,據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外賣配送員的數量已經達到700萬,正是如此龐大的外賣騎手大軍給中國搭建起了能夠在防控期間確保外賣安全的堅定基礎。

二是中國人的居住模式相對集中,更容易推動快餐企業構建外賣模式,我們對比中美兩國的居住模式就會發現,中國人由於人口眾多居住非常集中,所以我們逐漸形成了以小區為核心的居住體系,這讓我們送餐的成本被大大降低,基本上一個外賣員一個小區就可以送多單,但是美國人的居住則相對分散,一個社區由非常多的獨棟建築組成,各家各戶之間間隔非常遙遠,這就讓快餐配送成為了難點。

也正是如此,一方面快餐巨頭缺乏足夠的外賣基礎設施為其服務,自己構建外賣體系又難度巨大,另一方面,獨特的國情也大規模增加了快餐企業的外賣成本,最終導致外賣沒辦法成為拯救快餐企業的有力支撐。

其次,我們要回答第二個問題中國能否救這些快餐巨頭呢?我們要明白中國的餐飲市場在中國全面復產復工的狀態下已經得到了較好的恢復,作為全世界少有的已經實現經濟複蘇的主要經濟體,中國無疑成為了有希望幫助這些餐飲巨頭的地方,那麼,這些餐飲巨頭能怎麼辦呢?

一是加速在中國的開店數量以彌補其他市場的損失。對於這些快餐巨頭來說,如果其本身就在中國有一定的競爭優勢的話,那麼這個時候加速在中國的開店數量用中國市場彌補其他市場的損失無疑是一個比較理性的選擇,比如說星巴克就表示,公司計劃2020財年在美國市場淨新增300家門店,在中國新開至少500家門店,而目前星巴克在中國的門店數量已經超過4400家,今年以來,更是已新增近300家門店。

二是加速進行互聯網化轉型推動門店扭虧。其實正所謂“衣食住行”這些都是所有國家人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東西,快餐店在世界各國其實都是剛需的存在,所以對於快餐企業來說,這個時候其實並不是用戶不需要他們,而是目前他們的服務難以觸達用戶,那麼最好的辦法無疑就是加速互聯網化的進程,比如說盡快推出符合互聯網需要的外賣服務體系,不一定需要中國式的美團、餓了麼,基於社交平台的小程式其實也是很好的選擇,只要能讓用戶觸達同樣能夠起到類似的作用。

三是加速根據實際需要改變自身提供的服務體系。正如同我們在防控期間看到的,很多人由於長期宅在家已經產生了與之前不一樣的眾多需求,比如說需要更多的半成品,需要更多元化的服務,這些都是中國商家已經總結出了的成熟經驗,這個時候只要好好學習一下,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整,相信快餐企業能夠很快找到符合當地需要的產品。

正如齊白石先生所說的“學我者生,似我者死”,中國給世界的貢獻不僅僅有一個已經率先實現經濟複蘇的市場,更有很多寶貴的經驗,不知道這些快餐巨頭們看懂了沒有。

微信公眾號:江瀚視野觀察

原標題:《炸雞不香、咖啡涼了,快餐巨頭集體關店,中國成唯一的希望了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