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濫用農藥,人類都幹過哪些“害人害己”的蠢事?
2020年08月12日18:12

原標題:因為濫用農藥,人類都幹過哪些“害人害己”的蠢事?

原創 SME SME科技故事

說起農藥,很多人大概都會直接聯想到一個“有毒”、“有害”的藥水形象。吃瓜群眾當然都對瓜里的農藥成分唯恐避之不及。

但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農藥了呢?那麼據日本作物科學雜誌2001年的一項研究:全球農作物的總產量將降低約10%。這不僅會導致食物價格大幅上漲,更嚴重的是全球饑荒問題將大大加重。

蟲害、饑荒、農藥這幾個關鍵詞總是緊密聯繫在一起

儘管農藥確實能有效地幫助人類對抗蟲害,提高農牧產量,但使用農藥帶來的副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

最直觀的,農產品上殘留的或是農民伯伯不小心接觸到的農藥都有毒性,攝入微量就能讓人腹瀉頭暈,抿一小口就可能讓全球醫生都大呼回天乏術;另一方面,農藥同樣會毒害動植物,破壞生態及土壤是它的另一大問題。

2009年,中國環境保護部會同十個管理部門發佈聯合公告,禁用對環境會造成極大破壞的殺蟲劑“滴滴涕”(DDT);2016年,對人類和動物來說有劇毒,只要口服攝入3毫升以上致死率就達90%的除草劑“百草枯”(Paraquat)也被列為禁藥。

2018年湖北十堰市15歲少年郭文因為誤撿了一個裝過百草枯的瓶子裝水喝了兩口 經過一個月的治療後還是不治去世

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越來越意識到科學使用農藥的必要性。

但現在的我們根本想像不到的是,在相關知識匱乏、技術落後的“蠻荒年代”,有劇毒的農藥濫用情況有多麼誇張。砷、鉛、硫……很多對人體有害的物質都是人類踩過的坑,有些甚至影響至今。

從15世紀開始,砷、汞和鉛等有毒化學物質就被用於農作物以殺死害蟲。西方的農民伯伯們本著殺敵一萬自損三千的大無畏精神,奔放地將各種劇毒物質噴灑向農田果樹。

1925年 華盛頓 人們通過直接往Apple樹上噴干鉛的方式防治害蟲

相比之下化學發展較遲緩的我們倒因禍得福,幾千年來的“治蟲農藥”無非就是莽草、雌黃、油等天然提取物。當然,到了19世紀西方也曾從中東引進除蟲菊,還有日本的魚藤酮之類較為天然安全的除蟲劑。(魚藤酮其實也有中度毒性,過量攝入可致死)

人類對有毒農藥的濫用高峰發生在1800年代後期。彼時美國西部發展迅速,農場和果園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覆蓋了整片西部國土。與此同時,Apple蠹蛾(Codling Moth)的廣泛侵襲也成了讓果農最頭疼的問題,它們的幼蟲會鑽進果實並使其迅速腐爛。

被Apple蠹蛾幼蟲弄壞的果實

為了對抗飛蛾的入侵,美國農業部官方大力宣傳起了砷酸鉛(Lead Arsenate)這種危險的農藥。砷酸鉛的劇毒可以殺死各種飛蛾甚至是果園中的蚊子,但同樣它當然也會對人類及牲畜造成傷害。

對於砷和鉛的危害人類早就發現了,只是當時苦於沒有更好的對付害蟲方法。所以在當時的美國出現過一個十分普遍的常識——吃水果前要用醋先洗一遍。

本來人們可能還真會漸漸習慣這些醋味滿滿的水果,但很快大家就發現了一個不幸的事實:害蟲們的抗藥性越來越強,果農也只能不斷加大用藥劑量來驅趕“強效害蟲”們。

1900年代初 正在給果樹噴灑砷酸鉛的美國人

加大用農藥劑量帶來的另一大問題是,檢測發現用醋也洗不乾淨水果表面殘留的農藥了。於是從1919年開始,科研人員開始尋找砷酸鉛的替代品。

這一找,就找到了1945年。作為砷酸鉛替代品的,是文初提到現已被禁用的DDT(Disambiguation)。滴滴涕是一種有機氯殺蟲劑,早在1874年奧地利化學家Othmar Zeidler就首次成功合成了它。

但一直到1939年,瑞士化學家Paul Hermann Muller才發現了它的殺蟲作用。1945年,滴滴涕開始作為一種農業殺蟲劑用於農業生產,漸漸替代了對人體傷害極大的砷酸鉛。

法國生產的10%含量DDT粉末盒 當時用於驅除蟑螂、跳蚤、螞蟻、臭蟲等 宣傳其“對人類和溫血動物無害”

滴滴涕在二戰期間直至1970年代前一直髮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它消滅蚊蟲,幫助人類控制瘧疾、登革熱之類的疾病。又消滅害蟲,幫助人類糧食增產,是農戶的得力助手。

但很快,對環境持續觀察的研究者發現了問題——儘管滴滴涕對人類傷害很小,但它對環境的傷害卻巨大。首先它幾乎是無差別地殺死昆蟲,因此很多類似蜜蜂這種對花卉傳粉有利的小動物也“慘遭毒手”。

其次現代用飛機噴灑農藥的方法會讓其落到池塘、森林各處。統計發現各種魚類、鳥類也因為體內積攢的過量滴滴涕出現繁衍能力下降,甚至直接死亡的問題——生物鏈受到了嚴重的破壞。

蟲吃藥——魚、鳥吃蟲 食物鏈導致了有毒物質的傳遞及其影響超出人類預計

於是在1971-1972年間,美國舉辦了七個月的聽證會,科學家們根據各自的研究結果進行辯論,最終決定取消大部分地區滴滴涕的使用。2004年生效的《斯德哥爾摩公約》在全球範圍內禁止了幾種持久性有機汙染物的使用,其中就包括限製了滴滴涕在農業上的應用。

回到一開始提的砷酸鉛,儘管早在1940年代後美國就基本停用了這種農藥,但它所含的重金屬卻沉積在了地表上——影響直至今日。直到今年年初,一個檢測機構還在華盛頓中部超過十萬英畝土地上檢測出了不同水平的鉛和砷汙染。

同樣的,有人敢說滴滴涕的使用對全球生物的負面影響難道不是延續至今麼?

因為食用了中毒死亡大象而集體死去的禿鷹

在當代科學研究的加持下,我們已經將農藥應用發展到了一個相對先進的地步。如何在有效除草、驅蟲、滅菌的前提下,儘量減少農藥對土壤、其他生物還有人類自身的危害,這是一個我們不懈追求的理想方向。

但是從地球自然的運轉邏輯分析,這又似乎是一個不太可能實現的命題。蟲吃草,鳥吃蟲,大魚吃小魚,人類吃全部……食物鏈就擺在我們面前。人類對大自然投放的任何有毒物質,似乎最終都會回到我們身上。

不過開一下腦洞這道題似乎又還是有解的,我們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跳脫出這條亙古不變的食物鏈。一條路是創造“分子食物”,只要保證葡萄糖維生素等人體所需元素攝入充足,我們或許可以想辦法自己製造食物,獨立於食物鏈之外。

至於另一個解嘛……無需攝入食物的機械永久體瞭解一下?

Cheryl Ann Bishop, Legacies of lead & arsenic:A short history on the surprising uses of toxic metals centuries ago, Ecology,Feb. 3, 2020

Jill Scheffer, Legacies of lead & arsenic (part 2):Ecology convenes working group to address legacy pesticide soil contamination, Ecology, Feb. 11, 2020

Jill Scheffer, Legacies of lead & arsenic (part 3):Health risks and how to avoid exposures, Ecology, Feb. 18, 2020

Obaka Torto, Poisoned to extinction: a bold new approach to saving Africa's vultures, Birdlife, 16 Nov 2016

Wikipedia: Pesticides, Pesticide poisoning, Lead hydrogen arsenate, DDT.

澎湃新聞:少年撿杯子喝水中百草枯毒:剛過15歲生日,求生一月後離世 2018-09-09

原標題:《因為濫用農藥,人類都幹過哪些“害人害己”的蠢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