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慶夫婦奪權 兒子是誰的臥底?
2020年08月10日19:39

  核心提示

  李國慶俞渝纏鬥多時,爭奪小兒子噹噹網“撫養權”。大兒子李成青也被拉下場,一紙訴狀將父母送上法庭,引得李國慶微博“炮轟”。這一家的戲精行為,大概只能說明,在成人世界里,夫妻、父母與子女的感情都是暫時的,利益才是永恒的。

  來源:豹變  

  作者:黃小芳 李卓

  李國慶夫婦曾說,他們有兩個兒子,除了兒子菁菁,還有“小兒子”噹噹網。

  菁菁出生一年後,1999年李國慶、俞渝一起創辦、管理噹噹網。如今,為了爭奪另一個兒子噹噹網,親兒子被拉下場。

  菁菁一紙訴狀將父母送上法庭,要求法院確認李國慶與俞渝為自己所代持的噹噹股份代持協議有效。讓夫妻二人關於噹噹的股權爭奪更加複雜。

  1

  雙面育兒經

  兒子一直是這對夫妻炫耀的一部分,也是兩人博弈的關鍵棋子。

  在“慶俞年”劇情里,他們的兒子李成青一直是個關鍵角色。

  2019年,李國慶在接受採訪時憤怒摔杯,這對曾經的創業模範夫婦撕破了臉,李國慶指責俞渝在國外給人當小三,俞渝則發文稱李國慶私生活混亂,患有梅毒。

  在這一波怒撕里,兒子始終是兩個人博弈的“棋子”。

  據李國慶透露,2014年,他放權去管噹噹新業務就是兒子的建議。2017年股權劃分時,兒子也曾表達不願意站隊。“給了我個紙面財富,那我可跟你們說明,以後關於噹噹的問題,你們倆誰也不許逼我表態。”

  今年4月,李國慶帶著4個“大漢”強搶噹噹網公章,他也公開了與兒子的聊天記錄稱,“希望你發揮調解人作用,她估計只能聽進你的話”。

  顯然,做李國慶俞渝的孩子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

  今年23歲的李成青,小名菁菁,出生在美國,高中是在美國最頂尖的私立高中迪爾菲爾德中學,大學就讀於卡內基梅隆大學。

李成青高中畢業典禮/李國慶微博
李成青高中畢業典禮/李國慶微博

  雖然關於李成青的公開報導不多,但是夫妻倆人過往的採訪和言論中多次提及兒子。尤其是李國慶,微博、朋友圈中都曾大談育兒經,塑造了一個工作忙碌但依然負責的慈父形象。

  比如,從未錯過兒子的任何一個節日。陪兒子一起給動物剪毛,也曾給兒子熨衣服。兒子高中前,每週四個晚飯陪兒子,21點15分他睡覺,李國慶再工作三個小時。兒子8歲時,打過他一次,至今都記得。

  在錢這件事上,李國慶曾對外表示,夫妻為了踐行“窮養”,特意租了房子住,放學後就讓保姆帶李成青做公交車回家。“我們就裝窮,裝了好幾年,一直裝到他初三裝不下去了。”

  2019年3月,李國慶給近千人美女總裁分享親子關係,分享的內容包括身教大於言傳,幸福比成功更重要等,他在微博上稱,自己雖做到這些,對兒子還是有遺憾,沒能做到每週兩次去接孩子放學回家。

  2017年,李國慶曬出兒子高中畢業照,李成青皮膚黝黑,五官更像俞渝,但氣質上更貼近李國慶。

  不過,2019年俞渝髮長文開撕李國慶時,連問“你李總知道兒科病房在幾層嗎?幼兒園、小初升,中考,上大學,你管過什麼嗎?”言談中,透露自己是喪偶式育兒。

  從俞渝對外的一些採訪來看,在兒子成長過程中,俞渝是陪伴更多的那個人。

  早在2002年,俞渝就帶著兒子一起上心理輔導課。輔導作業、閑暇里陪伴更多的是俞渝,在大摩女事件後,俞渝白天在公司主持業務會議,“回到家裡,開始輔導兒子做寒假作業”。兒子的生活費也是俞渝來管。

  李國慶稱,是為了兒子才忍到今天。當然,他也曾承認過“帶孩子,她是主角,我只是配角。”

  在以往的公開資料里,李國慶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父親。在某檔綜藝里,主持人曾連線李國慶的兒子,李成青在電話裡說,“他老愛發脾氣,一些我認為不該發脾氣的事,他會莫名其妙的發脾氣。我想問問我爸,發脾氣是我做得不好,還是他工作上不順利,或者其他事情上壓力大。”

  李國慶聽後說,“不是孩子做的不好,也不是工作上不順利,就是我屬於激情型性格,情緒控制不住。”他接著說,“非要說為什麼愛發脾氣,那就是因為他媽(俞渝)。”

  綜上,兒子站在俞渝那邊也是合情合理。

  但如果嚴格要求,這對夫婦都不是那麼合格,夫妻倆一起上節目時,當時還只有10歲的李成青願望是,“我希望爸爸每週可以去學校接送我一次,媽媽可以每週做兩次飯。”

  2

  兒子被媽當槍使?

  如果李國慶俞渝離婚,兒子被代持的這部分股權有效,那麼李國慶能分到的股權就變少了,事情或將對俞渝更有利。

  李國慶和俞渝為了小兒子噹噹的“撫養權”,纏鬥多時。大兒子此前確實一直沒公開表態,如今話鋒一轉,不知道出於本意,還是被逼無奈。

  本來兩個人爭奪的核心點在於,公司股權是不是夫妻共同財產。

  現在大兒子要求確認,自己手上被代持的部分噹噹股權有效。所以兒子是兩人關於噹噹未來控制權的關鍵。

  噹噹網在紐交所上市時,上市主體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李國慶股份為38.9%,俞渝持股比例是4.9%。

  私有化之後,俞渝、李國慶和管理層約定了股權比例。

  表面上,工商信息顯示的股權結構是這樣子:李國慶持有北京噹噹27.5129%,俞渝持有64.1968%,三個持股平台分別持有4.4008%、3.6067%和0.2827%。

  但是,掐架的兩人關於噹噹網具體持股比例口徑不一致。

  俞渝這邊的說法是,當時有約定:李國慶22.38%,俞渝52.23%,李國慶俞渝的兒子18.65%,管理層6.74%。

俞渝口徑的噹噹股權結構圖/豹變
俞渝口徑的噹噹股權結構圖/豹變

  這意味著兩人兒子18.65%的股份是被俞渝和李國慶各代持了一部分。如果確認了兒子為噹噹股東,那麼李國慶和俞渝的離婚股權分割也將受到影響。

  李國慶爭奪股權的策略是訴訟離婚,《婚姻法》明文規定婚姻存續期間的夫妻共同財產歸夫妻共同所有。

  那麼這件事的走向可能是這樣的:

  如果離婚,李國慶自然可以拿到45.85%的股份,即(64.1968%+27.5129%)/2=45.85%。假設他所宣稱的小股東會支援他,那就是一共持有53.86%。

  他就會成為掌握半數以上股權的大股東。

  這也是今年搶公章大戰,李國慶關於噹噹股權分配口徑的源頭。當時李國慶的說法是,他和俞渝一共持股91.71%,這是夫妻共同財產,那麼對半分李國慶就是45.86%,而且自己有小股東支援,所以是公司的控股股東。

  在《公司法》中,50%和2/3是兩個非常重要的股權節點,如果公司章程沒有特別規定,大部分重要事項只要過了50%就可以決定。

  所以在這個劇情的前半集里,李國慶的訴求只要兩個:

  1、離婚

  2、離婚分割財產,噹噹股權屬於夫妻共有財產,平分。

  但是俞渝的核心策略是,不離婚。不離婚,就不能分割股權,俞渝就還是噹噹的話事人。

  在前期的鬧劇中,李國慶稱俞渝在法庭上提交了很多證據,來論證兩人感情並沒有破裂,不能離婚。

  現如今又新加了一個大殺器,就是兒子代持這一部分。大概俞渝推演了最壞的結果,如果真的離了婚怎麼辦。

  通過兒子加入戰鬥,讓這個事情變得更複雜。總體來看,兒子更像是在幫助老媽對付老爸。

  假設兒子代持主張被法院支援,那李國慶原先算盤里的計劃就要變更,這18.65%的股份先行劃撥給兒子,夫妻雙方的股權之後就只有73%,離婚後他能獲得的股權是36.53%,即(64.1968%+27.5129%-18.65%)/2。即使加上支援他的小股東的股份,也超不過50%。

  北京時擇律師事務所臧小麗律師對豹變表示,這樣對俞渝相對有利:俞渝這麼做,估計是為了確保屬於夫妻共同財產的股權比例少一些,目的還是讓李國慶少分、少得股權。後面,等把屬於兒子的股權單獨出去之後,俞渝再爭取讓她兒子授權給她行使股權權利,這樣俞渝還是能行使對噹噹的控制權。

  股權之爭是典型的零和博弈,自己的股權少了,那敵人的股權自然就會變多,如果兒子選擇站在俞渝這邊,那麼話事人的夢想自然就會破滅。

  所以,李國慶不惜直接在微博上對兒子“開炮”,稱兒子被老婆當了槍使。不過,這大概也說明,在過去的育兒過程中,俞渝的陪伴確實比李國慶多。

  3

  拉長戰線,攪渾水?

  俞渝如果真的要和李國慶拚個魚死網破,死也不讓李國慶當話事人,也可以選擇直接賣掉噹噹。

  當然,兒子的這一步棋,也會拖延“慶俞年”離婚案件的審理,拉長戰線,這也是李國慶不願意見到的局面。

  臧小麗表示,“新提起的確認代持股權這個案件,從程式上也對離婚分股權一案造成了一定的障礙,會讓離婚訴訟週期變長。”

  李國慶稱自己是離婚冷靜期受害者,距離他向法院提出離婚已經過去一年,這個婚還是沒離成。而且現在局面又複雜了。

  俞渝作為離婚案的被告,拖延訴訟這個策略肯定是對她更有利的。代持股權協議是否有效,關係到屬於李國慶、俞渝二人的夫妻共同財產的份額是多少。臧小麗稱,法院可能會先審理代持股權的案件,等代持案件出結果了再審理離婚分股權的案件。

  李成青出生在美國,如果是美國籍的話,臧小麗表示,涉外案件的審理程式會慢一些。僅僅這個股權代持確認案件,訴訟程式一審二審都走完,需要一年以上也是正常的。

李國慶一家/視覺中國
李國慶一家/視覺中國

  不過,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的李向蘭律師對豹變表示,目前因為披露事實太少,也可能存在變數。

  她表示,“確認代持協議有效是合同糾紛,在協議真實的情況下,須考察是否實際出資,若否,則可能判定為贈予關係。股權未辦理工商變更,則李國慶可撤銷贈與。即使代持協議有效,也未必能成為顯名股東。股東顯名是股東資格確認糾紛,須過半數股東同意。代持協議中的同意,不等同於股東會決議。”

  這家子的離婚案核心法律爭議點是“股權是否是夫妻共有財產”,李國慶認為股權是可分割的,如果是,離婚後即要平分。

  答案似乎沒有那麼確定。

  因為在法理上來說,“股權”不是“物權”。股權收益權是物權,但股權不是,股權包含著“身份權”,隱含了對公司的管理和控制,這些不僅僅是財產的範疇,還是現代公司治理層面中超出“資合”的一個“人合”術語。

  《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列舉了屬於夫妻共同財產的種類,其中生產、經營中的收益是屬於夫妻共同財產,股權並不等同於收益,法律並未規定股權本身屬於夫妻共同財產。

  豹變查閱過往的離婚財產糾紛案判決,發現也出現過:出資一方配偶堅持要求分割股權,不同意折價補償,也不同意評估股權價值,最終法院對其要求分割股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援。

  雖然我國法律體系不屬於判例法系統,但在實務中,法官們還是很尊重最高法的一些指導案例。

  依據這一裁判要旨,假設在俞渝與李國慶離婚時,俞渝不同意分割其名下股權給李國慶,李國慶無權請求法院強製分割股權本身,而且俞渝有權利單獨處分其名下股權。

  但是俞渝處理完這股權所得的收益,屬於雙方共同財產。

  也就是說,俞渝如果真的要和李國慶拚個魚死網破,死也不讓李國慶當話事人,也不是不可能,直接賣掉噹噹,然後都去當富家翁、富家婆。

  這樣做,未嚐不是一條好去路,當然前提是還有買家願意買。

  4

  結語

  提起父母會對孩子有什麼影響,兒童通識教育品牌童行學院的創始人郝景芳曾說,“父母所有的內心態度,孩子都是能感受到的,他們會按照父母心中的潛台詞生長。”

  高中時,李成青就選擇寄宿,大概也是不願看到李國慶夫婦無盡的爭吵和掀桌。在這場全民圍觀的鬧劇里,沒有人知道李成青的感受。儘管如此,對外,他依然是這對夫妻炫耀的一部分。

  如今為了爭奪噹噹這個“孩子”,他們的親兒子被拉下場。看來,在成人世界里,夫妻、父母與子女的感情都是暫時的,利益才是永恒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