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急了”,美國封殺華為“害人害己”
2020年08月10日00:00

  原標題:“高通急了”,美國封殺華為“害人害己”

  高通遊說美國政府取消針對華為的芯片禁令,看重的就是中國的巨大市場。我們更應充分利用這個內需市場,做好芯片產業的自主研發和創新。

  據報導,美國芯片企業高通公司正在遊說美國政府取消限製,允許其對華為銷售驍龍處理器,並警告稱芯片禁令可能會把價值高達80億美元的市場,拱手讓給高通的海外競爭對手。

  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試圖切斷華為的供應鏈,2019年5月即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禁止其向美國供應商進行採購。該項禁令推遲後的最新截止時間,是今年8月13日。而據最新消息,在美國壓力之下,芯片製造企業台積電也將斷供華為,明確9月15日以後不再為華為提供服務,這將嚴重影響華為系列產品。

  芯片是當今最為前沿科技的奠基石,決定著諸如人工智能、5G、量子計算機等一切信息技術是否領先的命運。在數字化轉型與人工智能時代,芯片產業的強大與否決定著一國的經濟、軍事競爭力,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

  顯然,特朗普政府試圖從芯片源頭遏製中國科技發展。但事實上,特朗普政府的這些舉措,最終只會損害自身企業與產業。因為這不僅有悖於科技全球化趨勢,而且將削弱美國芯片產業的競爭力。

  就美國芯片企業而言,其崛起和中國等亞太地區國家的發展息息相關,包括高通、英特爾、英偉達,設備製造商拉姆研究、Applied Materials,芯片設計軟件公司Cadence等,概莫能外。數據顯示,2019年美國芯片行業出口額為460億美元,其中88億美元直接來自中國,占比近20%。而在2019年中國國內手機芯片市場,高通則以41%的份額,高居榜首。

  實際上,亞太地區是芯片各個環節——設計、製造、封裝測試,以及最終消費的中心樞紐,涵蓋了從智能手機、電信設備到醫療設備等領域。而5G、物聯網以及智能汽車等領域的興起,將逐步取代智能手機、電腦等,成為驅動芯片產業發展的新動力。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正在為這些領域的發展、創新與應用提供豐富的場景與消費前景。

  這將意味著,中國以及亞太其他國家的發展,對美國芯片企業而言只會更加重要。而這無疑也是高通率先遊說美國政府,希望繼續供貨華為的原因所在。事實上, 芯片產業鏈涉及300多個細分小行業,全鏈條掌控在一個國家內部並不現實。

  某種意義上說,這種複雜的供應鏈集群是所有高科技電子產品的普遍形態,這也促使科技全球化趨勢不斷加強。而封殺華為,錯失中國市場,將導致美國企業無法充分參與全球化,在新的產業鏈中缺乏足夠的影響力和地位,最終害人又害己。

  可以說,任何科技創新都是源於市場,對於全球芯片供應商而言,中國不僅是最大的客戶和市場,也將是未來科技創新的重要發生地。所以,對於中國而言,儘管芯片領域的本土創新面臨不小的挑戰和艱難,但同時也要看到中國擁有巨大的市場和生產基礎,這對於中國科技發展與創新具有巨大的優勢。

  而在美國試圖與中國全面脫鉤的背景下,中國一方面要具備長期思維,規劃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路徑、方向與目標,充分利用好國家最新落地的多項重大扶持政策,步步為營,發展芯片產業。另一方面要繼續堅持全球化發展路線,確保自身的市場與創新體系的開放性、全球性,持續保持與歐洲、日本、韓國等國家的聯繫合作,共謀共享科技發展。

  與此同時,也要積極優化營商環境,借助國內市場需求,為半導體企業提供技術創新與商業化之間轉化條件與環境,形成“技術-商業化-貿易”良性循環,助推芯片產業的自主創新發展。這不僅是在高科技關鍵領域不受外部掣肘的必要之舉,也是加速打通國內大循環的應有之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