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大跌!市值三個月增超百億,金髮科技68億口罩訂單告吹疑雲
2020年08月10日20:38

原標題:股價大跌!市值三個月增超百億,金髮科技68億口罩訂單告吹疑雲

到嘴的鴨子飛了?

一筆訂購金額為9.75億美元(約合67.9億元人民幣)的口罩採購訂單“突然”終止,使得金髮科技成為大眾焦點之一。而根據此前公司公告,這筆“貨物買賣合同的順利履行,預計產生的淨利潤總額占金髮科技2019年度經審計淨利潤的50%以上。”

如今訂單終止,金髮科技表示:“未對公司經營情況和財務狀況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但這並未消除外界種種疑問。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自5月18日披露這起巨額口罩訂單以來,將近三個月時間里,金髮科技總市值累計增長超百億。

上市公司為何至今未披露交易對方?8月10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多次致電金髮科技欲就相關問題進行採訪,電話未能接通。目前,上交所已經對金髮科技下發監管工作函,要求其在8月13日之前回覆。8月10日,金髮科技股價開盤即大跌,盤中跌幅一度達到9.95%,截至收盤,單日跌幅為3.68%,當前股票總市值為430.8億元。

金髮科技事件背後是國內一“罩”難求的形勢不再。目前,已經有上市公司開始降低甚至剝離口罩業務。而口罩概念股的指數在今年3月達到頂峰後便迅速下跌,即使自6月和7月以來有所回升,但仍未突破今年3月創造的高點。

9.75億美元口罩訂單告吹,金髮科技股價大跌

金髮科技的一則公告令市場“震驚”,也讓曾買過其股票的股民王女士心情複雜,“太讓人意外了,本來打算等幾天低點再殺入的,現在只感歎,幸好前幾天果斷出逃了。”

“我觀察金髮科技有小半年了,一個是因為口罩大訂單,另一個是因為限塑令,8月5日,(金髮科技)盤中股價創了今年新高(19.13元/股),我就覺得(成交)量到了,行業景氣度提升,再有熱點加持,於是尾盤18元殺進去了。當天晚上我就開始擔心,主要是因為8月4日它封板沒封住,我擔心5日的跌幅還不夠大,所以6日一大早,開盤賺夠了手續費我就跑了,現在回頭看,幸虧跑得快啊!”

8月10日,金髮科技股價開盤即大跌,盤中跌幅一度達到9.95%,截至收盤,金髮科技當前股價為16.74元/股,單日跌幅為3.68%,當前股票總市值為430.8億元。

這一大跌禍起昨日一紙公告。

8月9日,金髮科技發佈的《關於子公司特別重大合同終止的公告》顯示,“按合同訂單約定,賣方在未收到買方按約應支付的前期款項情況下,無須向買方交貨,且買方在賣方書面函證後,也未表達繼續履行合同訂單的意願,本次合同訂單未得到買方的履行且合同訂單實際已經終止。”

根據此前公告,在今年5月17日的董事會上,會議審議通過了金髮科技子公司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賣方”)與美國某公司(簡稱“買方”)簽訂《貨物買賣合同》。在貨物買賣合同期限內,賣方根據貨物買賣合同及買方的具體採購訂單,向買方出售KN95口罩。2020年5月16日(北京時間),賣方收到買方的採購訂單,訂購金額9.75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這筆“貨物買賣合同的順利履行,預計產生的淨利潤總額占金髮科技2019年度經審計淨利潤的50%以上,會對金髮科技2020年度的經營業績產生積極影響。”

訂單終止,金髮科技表示:“未對公司經營情況和財務狀況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不足三月總市值漲超百億,交易對方至今“隱身”

巨額訂單告吹,股民意外之餘,也引起了監管層注意。因為此事,上交所“火速”對金髮科技下發監管工作函。

上交所要求金髮科技核實並說明前期合同訂立的具體情況,包括商談、簽訂合同的過程及合同主要條款。

根據金髮科技的過往公告,截至目前,這筆口罩大訂單的買方都是“美國某公司”,因此,上交所也要求金髮科技核實並說明,是否於合同簽訂前進行了充分必要的盡職調查,是否對合同對方的信用情況和履約能力進行了有效核實,以及至今未披露交易對方的主要考慮和原因。

另外,上交所還要求金髮科技補充披露合同對方不能履約的具體原因,公司知曉相關情況的時間,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時的情況;說明對重大合同可靠性評估的內控製度是否嚴謹,並披露相關製度的執行情況和對本次重大合同的評估情況等。

自5月18日披露這起訂購金額為9.75億美元的口罩訂單以來,截至8月7日收盤,這期間,金髮科技總市值從312.18億元增長至447.3億元,累計增長約135.12億元。

在本次監管函中,上交所要求金髮科技就本次重大合同終止事項認真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充分保障投資者的知情權,並做好與投資者的溝通工作;報送上述重大事項的內幕信息知情人名單,以供交易核查。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金髮科技董事長此前曾被監管處罰。根據金髮科技2019年年度報告,2018年4月11日,金髮科技董事長袁誌敏因涉嫌內幕交易公司股票收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2019年6月21日,袁誌敏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袁誌敏及其他相關當事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共同交易“金髮科技”的行為,構成內幕交易,根據相關規定,證監會決定沒收袁誌敏及其他相關當事人違法所得327294.99元,並對袁誌敏處以589130.98元罰款。

今年3月半路出家做口罩? 上半年淨利同比增長373%

金髮科技的主營業務為化工新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包括改性塑料、完全生物降解塑料、高性能碳纖維及復合材料、特種工程塑料、輕烴及氫能源、環保高性能再生塑料等六大類,廣泛應用於汽車、家用電器、電子電氣、通訊、現代農業、軌道交通、航空航天、高端裝備、新能源和建築裝飾等行業,並與眾多國內外知名企業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公開資料顯示,金髮科技是全球化工新材料行業產品種類最為齊全的企業之一,同時是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產品種類最為齊全的改性塑料生產企業。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過往公告注意到,金髮科技的口罩業務主要在其子公司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也是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和“美國某公司”簽訂了這次的《貨物買賣合同》。

金髮科技於今年4月披露的公告顯示,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中包含“醫用口罩、日用口罩(非醫用)製造及銷售。” 金髮科技持有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72.53%的股權,金髮科技子公司上海金髮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持有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2.82%的股權。

企查查資料顯示,廣東金髮科技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在今年3月19日發生變更,增加了多項業務,其中包含“醫療器械製造及進出口業務”和“醫用口罩、日用口罩(非醫用)製造及銷售”等。

8月10日,金髮科技披露了其2020年半年度報告。2020年上半年,金髮科技實現營業收入約169.3億元,同比增長37.1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24.12億元,同比增長373.2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約23.85億元,同比增長536.33%。

此前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金髮科技“增加熔噴料、熔噴布和口罩等防疫材料和產品生產線”,對其業績起到積極作用。

金髮科技表示,2020年上半年疫情發生以後,公司積極響應市場需求,研發、生產和銷售相關的防疫材料及用品,經營業績較上年同期大幅增長。但隨著國內外疫情防控的加強,全球防疫物品的需求可能發生變化。同時,供給市場也在不斷髮生變化,新的行業進入者將加劇市場競爭,未來公司防疫材料及用品銷售業績的持續性和增長潛力存在一定不確定性。

口罩不香了? 有上市公司賣口罩廠,概念股股價漲勢走弱

遙想疫情暴發之初,口罩供不應求,多家上市公司積極入局,口罩股隨之起飛,多個個股股價屢創新高。但是在今年3月達到頂峰之後,口罩概念股的股價迅速下跌,從指數來看,口罩概念股自6月和7月以來有所回升,但是截至目前,仍然沒有超過今年3月創造的高點。

後疫情時代,國內一“罩”難求的形勢不再。“風口過去了。”有口罩廠商感歎。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已經有上市公司開始降低甚至剝離口罩業務。

6月19日,首航高科一紙公告透露,“口罩行業產能過剩,已進入買方市場。”

首航高科稱,大量中小口罩企業已停產或減產,中小口罩企業生產經營較為困難。因此,為壓縮人員支出、減少廠房租金、減少人員差旅費、營銷費等各項支出,充分利用公司在天津現有的生產基地和人員,首航高科決定調整口罩生產佈局,將口罩生產經營集中至天津市首航潔能科技有限公司,同時出售首航潔能(泉州)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控股權。

早在今年2月,為緩解口罩供應緊缺的狀況,首航高科先後通過子公司首航潔能科技有限公司,分別成立了首航潔能(泉州)醫療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市首航潔能科技有限公司,兩家公司主要生產口罩。

同樣在今年6月,黃山膠囊宣告終止收購安徽省小山衛生材料有限公司(簡稱“小山材料”)。

黃山膠囊今年4月曾在互動平台對投資者回覆稱,“黃山膠囊不生產口罩,擬收購的小山材料生產一次性醫用口罩。”

黃山膠囊表示,本次股權收購終止的原因為:“受新冠疫情的不利影響及各方對交易價格及定價原則存在不同理解,未就具體合作事宜達成一致。”

8月10日,預計今年上半年業績同比大增的昌紅科技,在回覆深交所關注函時提到:“2020年上半年經營業績較上年同期實現較大增長,主要源於醫療器械及耗材板塊的增長,尤其是受疫情刺激公司的病毒采樣管及一次性口罩產品市場需求加大,且疫情期間上述產品單價較好。”

據悉,昌紅科技的一次性口罩業務為今年上半年新增,不過,昌紅科技還在回覆關注函時表示:“醫療耗材產品逐步放量增長具有可持續性;病毒采樣管、尤其是一次性口罩業務,其爆髮式增長不具備可持續性。”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