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關了燈全都一個樣
2020年08月09日11:48

原標題:螢火蟲:關了燈全都一個樣

原創 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物種日曆

“逢君識光彩,不吝此生輕。”

能被中國詩人看上的昆蟲算起來實在不多,而螢火蟲大約能憑一己之名占其中半壁。因為獨特的發光能力和極高的常見度,螢火蟲很早就開始被古人們所留意。螢“夜飛,腹下有火”,古人們認為螢發出的光來自一把奇妙的火焰,這也在螢的繁體字“螢”上得到體現。千百年來,人們如癡如醉地對螢火蟲的著迷也讓螢字逐漸獲得各式各樣的引申,用在自然界中種種能泛出微弱光芒的事物。

河面上群飛的螢火蟲。實際上這樣的照片是長曝光的效果,那一串小亮點是一隻螢火蟲的飛行發光軌跡,它們在飛行時按一定頻率的明暗,就形成了這樣的虛線狀軌跡。攝於馬來西亞。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如今,我們每個人都能隨口說上一大串和螢相關的詞句典故,也時常在戀愛中憧憬“引手接飛螢”的曼妙場景。在中國,絕大多數地區都有螢火蟲的分佈,只不過隨著城市化的推進和一些原生環境的改變,使得這些提燈夜遊的飛蟲正逐漸淡出我們的視野;城市中螢火蟲的衰落,也使得儘管無人不知螢火意,卻又少有人識螢樣貌。

關了燈全都一個樣

今天的主角是分佈在華東地區的條背螢(Luciola substriata),這是一種樣貌上非常典型的小型螢火蟲。條背螢在螢科中不算大型,它們的成蟲體長不及1釐米,而國內能見到的最大型的螢:蠕蟲狀的多點雌光螢Diplocladon的雌性能達到6釐米以上。

正在捕食馬陸的多點雌光螢Diplocladon的雌性幼蟲。這些碩大的蠕蟲狀螢火蟲會積極追擊很大型的馬陸,並用毒液殺死它們。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條背螢看起來就是個很普通的小甲蟲,而且和花螢總科Cantharoidea的很多成員一樣,它們的鞘翅也並不堅硬,也正是如此,這一類甲蟲被泛稱為軟鞘類。條背螢鞘翅內緣有顏色稍淺的黃色邊緣,使得它們的翅膀合起來時候,就像在背部有一條黃色條帶一樣,故而得名“條背螢”。這樣的形態特徵聽起來可能覺得識別度頗高,但實際上,熠螢屬中很多種都大致符合這樣的描述,甚至很多不是螢的昆蟲也會類似的特徵。

在整個甲蟲家族中,螢在外型上的辨識度其實並不算高,很多近緣甚至不相幹的昆蟲都可能被誤認為是螢;加之一些螢並不發光及各類昆蟲之間的擬態關係,使得大眾準確地識別出螢科昆蟲其實並不容易。圖中上側為葉甲科Chrysomelidae的螢葉甲,下側為螢科某種。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古今注》中稱螢火蟲“腐草為之,食蚊蚋”,但我們身邊能見到的螢的成蟲通常都沒有捕食性,也幾乎不進食;古人說它們食蚊蚋,要麼是憑空想像,要麼就是把樣貌近似的捕食性的花螢科Cantharidae種類誤認為螢了。儘管名字裡都有螢字,但花螢並不會發光;此外,關係較遠的螢葉甲也時常被誤認為是螢火蟲,上週我還遇到有家長指著榆樹上的螢葉甲告訴孩子這是螢火蟲。這對螢葉甲來說是多麼不公平啊!

臨水的短暫浪漫

儘管在華南和西南地區,幾乎全年都能見到各種螢火蟲的成蟲,但在東部地區,欣賞點點流螢還是有明顯的季節性的。每到七、八月,華東地區的條背螢陸續成蟲,它們在夜晚飛行發光並以特定的閃爍頻率互相識別。條背螢的雌雄成蟲樣貌近似:在腹部末端,雄螢有兩節發光器,而雌螢只有一節。

“腐草為螢”。圖片:s5b15.cdps.ntpc.edu.tw

古人們應該也注意到很多螢火蟲伴水而生,常在水邊飛舞的現象。條背螢的幼蟲便是生活在水中的,這也使得它們對環境的變化更為敏感。交配後的雌性條背螢在水邊產卵,將卵產在浮萍之類的水生植物上。成熟的幼蟲會在第二年的夏天爬離水面,並在岸邊的泥土中化蛹。因為條背螢的成蟲幾乎不進食,所以它們的壽命並不長,僅有十天左右的短暫浪漫。

條背螢的卵。圖片:s5b15.cdps.ntpc.edu.tw

“藕花迎露笑,暗水飛螢照”。圖片:tigris_8 / inaturalist

雖然古人們一再認為螢火蟲生自腐草,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條背螢的幼蟲以水邊的小型螺為食,很多螢的幼蟲也都是軟體動物的捕食者——無論是水生還是陸生——另有部分螢捕食蚯蚓或其他昆蟲;然而,還有一些螢有著更奇怪的食性,雌光螢的幼蟲以看起來難以下嚥的馬陸為食,它們非常勇猛,能和比自己大上數倍的獵物翻滾廝殺。

窗螢屬Pyrocoelia的幼蟲正在捕食條華巴蝸牛Cathaica fasciola。很多螢的幼蟲都是兇猛的捕食者,它們依靠消化液能殺死很大的蝸牛,並慢慢將它們吸空。一些蝸牛在螺口處有交錯的齒或者扭轉的入口通道,就是用來抵禦螢或步甲幼蟲這樣的捕食者的。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山林里的漫天流螢

“螢飛秋窗滿,月度霜閨遲”,與多水多濕地的華東地區不同,在北方各地,窗螢屬Pyrocoelia常常是螢光的主力。這些大型,黑色而扁平的螢在北方的秋季發生,並且因為幼蟲陸生,因而能出現在周圍沒有水源的環境。中原地區生活的小朋友在村莊或是城市胡同中見到的螢光很可能是它們所發。

所以電視劇《東宮》里,顧小五給小楓捉的螢火蟲,可能是在地上刨的。圖為寬緣窗螢(Pyrocoelia analis)。圖片:sh1025 / inaturalist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在北方,窗螢屬的成蟲發生期較晚,這或許也是詩詞中螢常常與冷秋捆綁出現的原因。與條背螢不同,這些大型的陸生螢的幼蟲捕食各類蝸牛,它們的幼蟲樣貌古怪,受到驚擾時同樣能發出螢光。

多點雌光螢的雌成蟲也如同幼蟲一般,蠕蟲樣的雌成蟲週身都可以發光,十分壯觀。這些螢火蟲在英語中被稱為“Starworm”,著實形象。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扁螢屬Lampyrigera的雌性成蟲也呈蠕蟲狀,它們完全沒有甲蟲所該有的樣子,而雄性成蟲則是正常小甲蟲的模樣;很多螢雌雄異型明顯,這也導致了一些分類學上的遺留問題。圖片:吳小咖是個好孩子

想見到一隻活的螢火蟲,或是看到漫天飛舞的流螢,可能是很多城市中生活的人的夢想;但它們在城市中出現的概率的確正在變少。不過,隨著對環境保護的重視,離城市稍遠的農村山區,各種螢的種群也在逐漸恢復;即使在北京,稍微靠山的市區公園也能穩定的見到流螢飛舞了。

漫天飛舞的流螢。圖片:dreamstime / 圖蟲創意

不過,需要一提的是,目前各地時常出現的螢火蟲放飛、展覽等活動,多數都是源自野外採購的個體;這樣的活動一方面對野外種群造成一定影響,另一面也可能將非本土的物種人為帶入。如果你想這個秋天和螢火蟲有個浪漫的邂逅,那麼不要去考慮這些消耗生命的商業活動,去一個離城市稍遠有山有水的村莊,大自然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原標題:《螢火蟲:關了燈全都一個樣(的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