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賣花女蛻變成小公主有多難?赫本告訴你答案
2020年08月08日12:54

原標題:從賣花女蛻變成小公主有多難?赫本告訴你答案

原創 霽泠 LicorneUnique

Hello,我是霽泠

怎樣才能做個“窈窕淑女"?

音樂劇《窈窕淑女》中,奧黛麗·赫本飾演的賣花女伊萊莎,從賣花女變成的真正淑女故事,過了數十年仍為人津津樂道。

她的蛻變,得益於對於愛德華時期禮儀的純熟掌握。為了成為窈窕淑女,她具體需要做到些什麼呢?

1.用語之儀

我想去這條街的花店賣花,

但他們一聽我說話就拒絕了。

——伊萊莎

伊萊莎的淑女之路即將開始

夢想更好就業的伊萊莎為提升社交平台,敲開了語言學家希金斯教授的門,表示願苦習禮儀。她充滿遠見,得體談吐是成為淑女的第一步,決定她接觸的圈子。

語言禮儀是淑女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為社交所必備

在經濟繁榮的愛德華時代早期,淑女文化日臻成熟。深諳談吐之儀的淑女,清楚各個社交場合期待,從容自然地讓周圍人如沐春風,言語間盡顯穩重自持。

她如此投入,竟連手中文件起火都渾然不覺

伊萊莎廢寢忘食練發音,因為在社交中一直緘默不語顯得缺乏大方氣度,但若開口不是字正腔圓的上流社會英文,她就會露餡。

伊萊莎賣力苦讀,充實修養

想要談吐遊刃有餘,還需學識淵博,伊萊莎以大量閱讀充實自己,但短時間內能學到的畢竟有限,這就需要女主人配合。

和她講關於天氣和健康的話題,她總該說點什麼。

—— 希金斯教授

希金斯太太幫助伊萊莎談到她經過訓練的話題

教授的母親希金斯太太,和許多愛德華時期女主人一樣,密切關注話題走向,極力讓氛圍平和流暢。她們照顧到在座之人所擅長的不同領域,避免對話冷場。

女主人專注聆聽再加以得宜語言,細心讓談話融洽

伊萊莎得希金斯太太相助挺過一輪,卻因激動喝彩引人紛紛側目。當時貴族以含蓄婉轉為美德,她情感外露、聲量太大,犯了社交禁忌。人們不會直接指出不妥之處,因為公然讓人下不了台也是失禮表現。

良好溝通語調平和、自然流淌,不刻意加重音量、也絲毫不顯輕佻,活潑而不喧囂。

—— 盧梭

在要求迂迴克製的上流社會,如此用語令人驚愕

2.馬場試煉:裝備整齊

你想當個淑女,

首先你需要看起來像個淑女。

——管家太太

這由塞西爾·比頓設計的套裝,也成為了經典。

除了用語,伊萊莎能自如出入賽馬場這重要的上流社交場合,而不被第一眼識破,得益於她的全套裝備。

伊萊莎如此精心打扮,是因為英國賽馬從古到今都是貴族比美大賽。

淑女們為去看賽馬做準備

如今,賽馬仍是各種英國王室經典造型的出處,每場賽馬都會評選最佳穿搭,讓夫人和少女們津津樂道。

女士們人手一把絲綢陽傘

觀看賽馬的貴族女士們,總隨身攜帶精緻的絲綢陽傘。傘的顏色與她們衣飾成套,不僅在細節處道出她們良好的藝術修為,也能擋住刺眼陽光,享受比賽。

伊萊莎的陽傘的花邊,就與白色套裝的立體裁剪相得益彰,流淌著19世紀的淑女的雅緻。

赫本的白套裝和陽傘上的裝飾相得益彰,讓人一見難忘

人們坐的席位和賽馬場隔著距離,難以看清瞬息萬變的賽況。在如此競技中,每個細節可能都是扭轉乾坤決勝的關鍵,怎容錯過?

有瞭望遠鏡,什麼精彩都不會錯過

在沒有大屏幕轉播的當年,貴族在奔馬疾馳而過之時從容拿出望遠鏡,將現場盡收眼底。

3.舞會昇華

王后眼界極高,能得她誇獎可知伊萊莎修養

伊萊莎在舞會上以圓熟的禮儀脫穎而出,竟讓使出看家本領的專家都認為她是別國公主。

迷人,真是非常迷人!

—— 王后走過一群人卻在伊萊莎面前停下說

伊萊莎在希金斯教授陪伴下參加舞會

舞會在晚上九點左右開始,賓客持請柬前往,像伊萊莎這樣的單身淑女要監護人陪伴才可出席。任何人都不能請自來,若來賓帶來請柬以外的人,需先向主人家引薦,經仆人唱名才得進。進門時,淑女不可與紳士挽手而行,無論關係親疏。

主人家會貼心地在更衣室準備好賓客到來所需的一切

在男女授受不親的愛德華時代,舞會是極少適齡男女共處一室而不被人詬病的場合,也昭示著少女進入社會。淑女們用心打扮,但路途中難免亂了髮型。主人家在女更衣室備好髮夾和梳子,保證她們登場妝容完美。

每一曲舞伴,由主人家提前安排好,當時女孩成舞會壁花有失顏面。人們會因此認為她缺乏吸引力,甚至會影響她的婚姻對象選擇。一位淑女若對哪個舞伴不滿,較妥帖的解決方式是在那曲坐在一邊,而不是徑直找其他人跳。

跳舞體力消耗極大,暈倒是很常有的事情

深知漫長旋轉舞蹈讓人眩暈,主人家貼心地在女更衣室備好嗅鹽,喚醒眩暈的淑女。

王子為了邀請伊萊莎跳舞,令人引薦,因為淑女若遇未經引薦的紳士邀請,如不婉轉拒絕會被詬病私相授受,就算對方是王子也不例外。

美好時代鑽石帷幔項鏈的火彩流淌在她天使般的容顏上,美如天邊繁星

伊萊莎佩戴了借來的鑽石冠冕、耳環和帷幔項鏈套件。淑女衣飾是高貴身份的體現,更是個性的象徵。

伊萊莎鑽石套裝和縫紉細節透著微光的白禮服絕配,難怪得王后高看

就算在舞會,女士直接上前與人攀談仍被視為唐突之舉,所以珠寶便是矜持淑女最強有力的自我介紹。

除了帷幔項鏈,鑽石圍頸項鏈也為愛德華時期淑女寵兒/估價77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35萬元)

愛德華時期的禮儀書,總有專門介紹衣飾的板塊,講解淑女如何用穿搭提升個人優勢,以及不同的社交場合如何搭配才得體。

從油畫中可看出,淑女們選擇了迥異搭配彰顯個性

湛藍眼眸與藍寶石和冷色禮服更配,少女如珍珠般美好,重磅天鵝絨更適合經曆歲月的女性……而參加彌撒用的宗教首飾,並不適合戴去舞會。

愛德華時期舞會裙子,領口裁剪展現出淑女美好的天鵝頸,佩戴帷幔型和圍脖鉑金鑽石珠寶相當得宜。裙子流行蕾絲刺繡圖樣,呼應珠寶柔軟輕盈的滾珠邊花紋。

伊萊莎與王子共舞開場舞,她輕柔曼舞間現高雅。彼時,能重金聘請一流舞蹈老師的,都是底蘊深厚的權貴。也正因如此,人們才認為伊萊莎是公主。

伊萊莎與王子的開場舞,讓她成為全場焦點

與王子跳完開場舞之後,伊萊莎換了舞伴,因為當時最多隻能與同一舞伴共舞兩曲。

淑女紳士結伴赴晚宴

舞會後有晚宴,淑女和紳士需得結伴前往,淑女獨身赴宴是失禮的。男主人和兒子盡力照顧來賓感受,若一位淑女遲遲無人邀請去晚宴,他們就會親自邀請。

正如希金斯太太所言:“與王子共舞並不足以讓人覺得你是公主,人們之所以如此認為,是因為你舉手投足就是個公主。”

希金斯太太見證了伊萊莎的進步

如今時過境遷,女性較比起愛德華時期,具備更多話語權和自由。擁有更寬廣天地的女性,不斷審視淑女文化本質,賦予其新的定義。

她的優雅,為時光所銘記

伊萊莎從淑女禮儀中得到的,遠不止純正的英語和舉手投足的美觀,更是無論何種境地的從容自尊。正是這種落落大方,讓她得以憑藉努力爭取更好機會,獲得更多選擇面。她不斷自我提升的執著,如今看來依然值得敬佩。

小編 | 霽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