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發地聚集性疫情確診患者全部治癒
2020年08月08日00:00

  原標題:新發地聚集性疫情確診患者全部治癒

6月16日,地壇醫院,清潔區內,護理人員準備將晚餐送入隔離病房。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6月16日,地壇醫院,清潔區內,護理人員準備將晚餐送入隔離病房。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陳誌海。
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陳誌海。

  8月6日,新發地聚集性疫情中最後一名在院患者出院。56天中,北京地壇醫院騰出上千張床位全力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北京20家醫院的上百名醫務人員馳援,不少援鄂歸京的專家參與一線救治,最終,此輪疫情335人均治癒,醫務人員零感染。

  新京報訊 昨日,記者從北京市衛健委瞭解到,從6月11日0時至8月6日,新發地疫情中的335名確診患者全部得到治癒,無一死亡。地壇醫院已逐步恢復正常的診療工作。

  確診患者零死亡 平均住院日27天

  8月6日,北京新發地聚集性疫情中最後一名在院患者治癒出院,為這一輪突如其來的疫情畫上句號。該患者為一名35歲男性,於6月18日入院接受治療,經過診治,症狀逐漸緩解,在8月4日與5日的兩次核酸檢測中均為陰性,達到出院標準。住院49日後,該患者出院。

  335名確診患者中,男性187例,女性148例,平均年齡42歲,平均住院27天。患者收治率為100%、中醫藥參與救治率100%、治癒率達100%,醫務人員零感染。

  24小時騰出千張床位戰“新冠”

  新發地相關疫情暴發之前,作為定點醫院的北京地壇醫院,原本只剩下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復工復產正在進行中。首例患者確診後,該院在短時間內進行了巨大調整。

  從6月11日起,地壇醫院連續8天啟用8個應急病區;6月16日,北京組織19家市屬醫院的105名醫務人員前往地壇醫院支援;6月17日,根據疫情變化,按照床等人的原則,安排地壇醫院421名住院患者進行轉移,符合出院條件的患者辦理離院,不能出院的安排轉至另外院區或其他醫院,所有住院患者對醫院病區調整給予了充分理解,24小時醫院全部清空,為新冠肺炎病例救治準備了1070張床位。

  目前,地壇醫院已逐步恢復正常的診療工作,繼續承擔應急醫療救治任務和為其他患者提供醫療服務。

  ■ 亮點

  “混編製”應對複雜情況開設重症過渡病房

  此次疫情中,累計有5名危重型、21名重型患者。

  地壇醫院副院長吳國安介紹,和之前兩撥病例相比,此次危重症率相比更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主動出擊檢測、發現得早。北京三撥新冠肺炎患者中,第一撥主要是從武漢等高風險區來的,從發病到入院的平均時間是4.6天,第二撥是境外輸入為主,平均4.2天,這一次縮短到2.5天左右。越早治療,越有利於病情的控製。

  此外,醫院對不同患者進行了精細管理。該院一共開設13個病區,10個收治普通型病例,1個ICU,一個重症過渡病房,1個收治疑似病例。其中,重症過渡病房的開設,可以避免病情偏重的病例分散在多個病房,造成監護不周。

  每個病區的醫務人員採取“混編製”,由感染科專家擔任臨時科主任,同時發揮綜合學科的優勢,將兒科、婦產科、心內科、精神科的醫務人員編入團隊。吳國安介紹,此輪疫情中,患者年齡跨度大,有老人、也有幼童,“混編製”的團隊有利於針對不同情況,隨時介入治療。

  在此輪救治中,支援武漢的北京協和醫院杜斌、北京朝陽醫院童朝暉、北京宣武醫院薑利和北京中醫醫院劉清泉等專家集中到地壇醫院參與診療。援鄂歸來的主任醫師蔣榮猛,回京後沒有休息,擔任醫院應急七區科主任,投入救治工作。

  此次疫情中,唯一使用ECMO的患者為一名年輕女性。該患者身高1米58,體重230斤,合併糖尿病等基礎病。6月12日入院後不久出現呼吸衰竭,6月13日進行了緊急氣管插管,6月15日,經專家評估,使用ECMO進行生命支持治療,上了溶栓藥就出血,停藥又血栓,對其的救治一波三折。在上ECMO的第12天,該患者成功脫機,7月3日撤下呼吸機,最終順利出院。

  ■ 對話

  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陳誌海:

  “我們對新冠的瞭解在逐漸加深”

  新京報:這半年里,你們一直在一線接觸患者,對新冠的看法有哪些變化?

  陳誌海:接觸十個病人,一百個病人,上千個病人,的確對疾病的認識會不一樣。半年過去,我們對新冠的瞭解在逐漸加深。早期,普遍認為呼吸道傳染病隨著氣溫升高會消失,但直到現在國際疫情仍在持續,很多患者患病後,傳染給家人等密切接觸者,證明新冠病毒的傳染性之強超出了最初預期。

  對病情的認識也有轉變。一開始更多關注呼吸系統的症狀,比如咳嗽、咽痛,還有發熱、乏力,後來發現一些患者出現味覺、嗅覺喪失,還有一些神經系統方面的表現。這些經驗的積累,讓我們對識別新冠更加敏感了。

  新京報:臨床上有沒有形成規律性的認識?

  陳誌海:一些最初沒有與新冠關聯太多的臨床指標,現在發現十分重要。比如說血清澱粉樣蛋白a(SAA),隨著患者病情的變化,這個指標會劇烈升高,比之前常用的C反應蛋白值等更敏感。還有一些與呼吸系統關係不大的易發症狀,比如血栓,現在會通過超聲或者D-二聚體等指標進行監測,更加關注。

  新京報:對激素和抗生素的使用,有達成共識嗎?

  陳誌海:對抗生素的使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共識。早期,人們對新冠的認識不夠,出於謹慎,抗生素的使用比較頻繁。現在我們結合具體的炎症指標,儘量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抗生素主要針對細菌感染,而不是病毒感染,用得太多,一方面是不對症,無效,另一方面可能帶來菌群失調、繼發感染等副作用。新發地這335個確診患者,除了重型,基本沒有使用抗生素。

  激素的爭論比較大。有觀點認為,早期病情急劇進展時,儘早使用激素有利於控製,英美等地也有報導稱地塞米鬆有利於阻斷病情加重,但也有觀點認為應當更加保守。

  新京報:有說法稱新冠不同於流感,孩童的症狀是偏輕的。現在來看,哪些屬於需要重點關注的人群?

  陳誌海:這也是我們形成的比較重要的臨床經驗。我們接診的這335個患者中,絕大多數是輕型、普通型患者,在臨床治療上,關鍵是儘早識別出可能變成重型、危重型的人群。我們總結為六類:高齡患者,肥胖人群,合併基礎病的患者,免疫功能缺陷者,圍產期孕婦,還有長期吸煙者。

  基礎病,包括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壓、腫瘤等等;免疫功能缺陷人群,可能做過器官移植、患有愛滋病、或者正在使用激素。

  最初不認為肥胖是高危因素,但這次唯一一例上ECMO的年輕患者就存在這個問題,我們分析這是她病情危重的很大因素;早期的健康孕婦負擔不大,但進入懷孕後期,孩子對心肺功能影響很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吸煙。之前社會有傳吸煙能預防新冠,這個說法是不靠譜的。長期吸煙的患者,本身肺功能就受影響,呼吸系統存在慢性炎症,感染新冠病毒後,更容易轉換為重症。

  一些指標也有利於識別病情進展。我們對患者的體溫監測發現,大部分為中低熱,少數不發熱,一旦體溫超過39度,病情容易急劇加重;血氧飽和度則應儘量維持在95%以上。

  新京報:識別出有加重傾向後怎麼辦?

  陳誌海:一方面是及時通過鼻導管、儲氧面罩、經鼻高流量等進行氧療,新冠常見的症狀是缺氧,其後果是心臟、肝臟、腎臟等其他臟器會受到影響,氧療能起到保護作用;另一方面,如果是在疾病早期,會考慮使用康複期血漿,儘量阻斷加重的進程。

  新京報:康複期血漿究竟有效嗎?

  陳誌海:對康複期血漿有效性的討論一直都有。它和抗病毒藥物類似,能否早期使用是關鍵,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效果就有限了。比如流感的抗病毒藥物,越早吃,病程越短,如果不吃,病程可能很長、也可能後期加重。這也側面印證了早期識別疾病發展趨勢的重要性。

  新京報:其他地區疫情還在繼續,北京也有一些零散輸入病例。後續有哪些安排?

  陳誌海:我們會長時間處於應急狀態,隨時投入臨床救治中。

  新京報記者 戴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