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廣島時刻”之禍:漏水貨船、欠薪老闆和故障的官僚機器
2020年08月07日11:24

  原標題:貝魯特“廣島時刻”之禍:漏水貨船、欠薪老闆和故障的官僚機器

  當地時間8月4日傍晚6點左右,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港口倉庫區發生巨大爆炸,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135人死亡,5000多人受傷,約30萬人流離失所。

當地時間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發生大規模爆炸,造成嚴重破壞,數英裡外的窗戶被震碎。人民視覺 圖
當地時間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發生大規模爆炸,造成嚴重破壞,數英裡外的窗戶被震碎。人民視覺 圖

  如蘑菇雲一般的爆炸景象震撼了全球媒體。經曆了長期內戰,對爆炸、空襲已經“見怪不怪”的很多當地人也無法接受如此慘痛的國家災難。貝魯特省長馬爾萬·阿布德在現場講話時不禁哽咽哭泣,他把這次事故比作貝魯特的“廣島時刻”。

  災難發生不到兩天,初步的調查結果已經浮出水面。民眾和媒體發現,六年多來,東地中海數得上號的重要港口貝魯特港竟運轉於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之旁。這完全是一場本可避免的災禍。追因溯源,一艘陳舊漏水的貨船、一位付不起運費的老闆、一群拿不到工資的船員和一部運轉不暢的官僚機器,構成了悲劇故事的核心要素。

  漏水貨船和欠錢老闆

  專門記錄輪船扣押信息的網站shiparrested.com顯示,2013年9月23日,裝有2750噸硝酸銨的貨船Rhosus號懸掛著摩爾多瓦國旗,從高加索小國格魯吉亞出發,準備經黑海、東地中海、蘇伊士運河和紅海,最終駛向非洲的莫桑比克。這是東南歐與東非之間的最短航線。

  掛著摩爾多瓦國旗的Rhosus號實際上屬於一位名叫伊戈爾·格里舒斯金的俄羅斯老闆,他租下了船,僱傭了船長普羅科舍夫,船上還有多名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船員。Shiparrested.com上的文件顯示,在兩個月的航行後,Rhosus於2013年11月到達貝魯特港口。

  然而,Rhosus號貨船出發時不僅不是齊裝滿員,反而面臨內部分裂。據《紐約時報》8月5日報導,Rhosus號在到達貝魯特以前就出現了漏水情況,為了不影響航行,需要船員不時將水抽走。船長普羅舍科夫是在土耳其才上的船。在他加入以前,Rhosus號上剛剛發生了一起沒有成功的“嘩變”,原因是一名船員不滿工資被拖欠。船長回憶稱,當時老闆格里舒斯金接到的運單是將一批高純度硝酸銨運到莫桑比克的貝拉港,作為報酬他收到了100萬美金。

  8月5日,為船員方代理案件的一家黎巴嫩律所發聲明稱,出錢買下這批硝酸銨的是莫桑比克國際銀行,受益方為莫桑比克炸藥製造公司。2013年,當Rhosus號位於土耳其附近海域時,人在塞浦路斯的格里舒斯金卻打電話告知普羅科舍夫,稱自己沒錢繳納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費用。普羅科舍夫於是將船暫泊貝魯特港,希望能在那兒接些小單賺現金,例如轉運些重型機械。但是船員們很快發現,船齡已有三四十年的Rhosus號空間不足,放不下這些新貨物,計劃只好作罷。

  隨後登船的黎巴嫩官員發現,Rhosus號已經不具備繼續航行的條件,又因為拖欠停泊費,於是就暫時將船扣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格里舒斯金甚至都沒錢支付船員們的生活開銷,為船隻提供生活必需品的當地人撥打他的電話也一直無法接通。

  英國《衛報》報導稱,在這之後,格里舒斯金就“消失”了,不再接聽電話,也不與港口方面商談如何安置船員和貨物。在2014年,Rhosus號上的船員還對媒體抱怨自己所處的境遇,他們的工資被拖欠了一年,感到被“拋棄”在貝魯特。船長普羅科舍夫當年向俄國媒體寫信,稱自己和船員就像船上的“人質”,而這艘被貝魯特港口當局扣住的船則是一顆“漂浮的炸彈”。在貨物卸下後,多處漏水的Rhosus號最終的命運是被鑿沉在港口附近。

  Rhosus號被老闆格里舒斯金拋棄後,船員和貨物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六名船員當時離開了貝魯特,但船長和來自烏克蘭的三名船員們在船上呆了一年後才被允許離開。他們的律師稱,Rhosus號的負債一直沒解決,黎巴嫩的出入境管理部門不同意四人下船,因此他們為了生存受了很多罪。為早日脫困,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稱船長“每日都向(俄羅斯總統)普京寫信”。船員們還聯繫了俄羅斯駐黎巴嫩大使館,但得到的唯一回覆是:“難道你們想讓普京總統下令派特種部隊來救人嗎?”

  六封石沉大海的信

  至於2750噸硝酸銨,港口當局似乎遺忘了它們的危險性。船長普羅科舍夫回憶稱,除了忙於解決Rhosus號留下的債務問題,港口當局沒有表現出對貨物安置問題的興趣。“他們只是想要追回我們欠的錢。”普羅科舍夫告訴《紐約時報》。

  船員們委託的律所注意到了貨物問題,並警告黎巴嫩當局稱Rhosus號“隨時可能沉沒或爆炸”。但當局當時沒有做出回應。2014年8月,貝魯特的法院終於裁決同意讓船員回家,這時格里舒斯金又短暫現身,為他們支付了去烏克蘭的旅費。

  CNN報導稱,在這之後貝魯特港口方控製了船隻上的貨物,將它們移入了碼頭上的12號庫房。2750噸硝酸銨在裡面一放就是六年。今年8月5日,黎巴嫩信息部長證實,早在2014年就已有政府公文提及在港口存放了一批“具有潛在危險性的材料”,因此政府一開始就知曉2700多噸硝酸銨的情況。

  CNN掌握的一些當地法庭文件顯示,黎巴嫩海關負責人巴德里·達合爾和他的前任曾數次請求法庭將這2750噸硝酸銨銷售至海外,後來又提出賣給黎軍方的主意,但法庭沒有回應。達合爾8月5日稱自己總共寫了六封信件,但全部石沉大海。

  同樣是在8月5日,貝魯特港口負責人哈桑·克雷特姆對當地媒體解釋稱,“我們將這些材料存放在12號庫房,這與法庭的要求相符。我們當時知道材料具有危險性,但沒想到這麼厲害。”他表示,在遲遲得不到法庭和其他上級機構進一步指示的情況下,只好繼續派人維護照看12號庫房和裡面的貨物。事實上,直到爆炸的前一天,還有人到庫房門口查看。他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提到,曾有上級告知他將用拍賣的方式來解決硝酸銨的去向,但後來又沒了下文。

  另據路透社報導,一位與港口員工聯繫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曾檢查這批硝酸銨的工作人員六個月前也發出了警告,提醒當局一旦發生爆炸,整個貝魯特可能以街區為單位被夷為平地,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目前對於到底是什麼引發了幾千噸硝酸銨的爆炸仍無定論。與這批貨物有重大關聯的港口負責人克雷特姆完全沒有預料到有可能發生這種規模的爆炸。他已在這個崗位上幹了17年,但他表示,剛聽到爆炸聲時,還以為這是“一場空襲”。他承認,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引發了最初的爆炸。

  黎方抓人追責

  鑒於目前多家西方媒體均在報導中提及Rhosus號的俄羅斯背景,8月6日,代表俄羅斯海員利益的俄羅斯海員工會表示,將2750噸硝酸銨卸在港口倉庫的船主和船員不應對事故負責,應該負責的是黎巴嫩港口官員。

  俄方工會認為,船隻被港口政府扣留,也就變為港口的財產,扣留船隻的所有責任已經由港口承擔。在此情況下,港口瞭解到貨物的危險性,本應採取措施妥善保管。造成此結果,所有過失都歸於港口當局。

  目前,黎巴嫩軍事司法機構已經逮捕了16名港口僱員,對18名港口和海關官員進行了問詢。黎巴嫩國家檢察官韋達特當天對貝魯特港總經理庫雷特姆、黎巴嫩海關關長達希爾等7人發出旅行禁令。貝魯特港自2014年以來所有監管和守衛倉庫的官員已被政府軟禁。

  在黎巴嫩國內對於追責的呼聲越來越強烈之時,關於爆炸的猜測甚至謠言也在增多。8月6日,一段未經核實的視頻開始在臉書、Instagram和youtoube等社交媒體上傳播。與其他爆炸發生時的視頻都不同,該視頻顯示,一枚以45度角淩空飛來的導彈擊中了港口庫房,隨後引發大爆炸。這立即引發大量網民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但CNN隨後報導闢謠稱,有人後期處理了CNN記者和其它爆炸目擊者拍攝的事發視頻,添加了疑似導彈的飛行物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