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戰在“紅區”
2020年08月07日05:42

原標題:奮戰在“紅區”

  “除夕之夜,我們踏上抗疫戰場;畢業季,你們即將建功海疆……”不久前,在海軍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舉行的“抗疫英雄故事會”上,護士長陳靜一登場就掌聲雷動。她分享了自己在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經曆,為即將奔赴萬裡海疆的年輕畢業學員加油鼓勁。

  陳靜曾隨“和平方舟”號醫院船,赴巴布亞新幾內亞、瓦努阿圖、斐濟、湯加等11國,執行人道主義醫療服務任務。2014年,她還跟隨醫療隊遠赴非洲利比里亞伊波拉疫區,執行長達100多天的“援利抗埃”任務。

  但那些任務都沒有這次抗疫任務緊急。1月24日淩晨4點,陳靜被手機震動聲驚醒,電話是醫院護理部主任彭飛打來的。對方語氣急促,通知她務必在1小時內上報馳援武漢的護士名單。

  “我作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但沒想到這裏如此危險、如此艱難。”陳靜事後回憶說,“我們是軍人,哪怕刀山火海都得上。”

  在抗疫定點醫院,重症監護病房被稱為“紅區”,這裏確診病人集中且病情危重。醫療隊抵達武漢當晚確定次日進駐漢口醫院重症病房,3名醫生和5名護士組成第一梯隊第一班崗。

  陳靜將醫療隊各個科室的護士長召集起來確定第一梯隊人員方案。面對未知的風險,陳靜說:“明天跟我一起上。”

  改造病區、打針輸液、採集標本、監測體徵……在漢口醫院工作的8天里,陳靜每天奮戰在“紅區”,防護服、護目鏡不透氣,口罩磨紅了臉頰,汗水浸透了衣背。轉戰火神山醫院後,她又帶領幾名骨幹通宵佈置病房。大到上千萬元的醫療設備,小到各種縫合針線,她們“螞蟻搬家”似的一件件轉運、調適,很快就打造出一個整潔有序、防護規範的現代化ICU病房。

  一位70歲的患者和老伴一起住進了醫院。因為他發病比較急,被送到了ICU。經過後續治療,老人拔除了氣管插管,大家都很高興。這位老人卻急著想回到普通病房,和老伴一起與病毒抗爭。

  這樣的場景令陳靜動容。她說:“讓越來越多的患者和家人團圓,這正是我們馳援武漢的意義。”

  與醫療工作不同的是,護理工作需要日夜守護患者,直面病毒的風險往往更大。一次,在為一名發熱患者清理喉嚨時,患者突然猛烈咳嗽,咳出的濃痰濺在了陳靜的防護面罩上。她沒有躲開,而是耐心地為患者測完體溫,仔細清理了汙物。

  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的康複來說,藥物很重要,信心也很重要。“我今天狀態比昨天好。”“對,您很快可以回家看到孫子了。”與患者相識時間不久,陳靜和護士們就承擔起他們的老友甚至親人的角色。陳靜說,多跟患者交流,可以增強他們戰勝疾病的信心。

  為了讓戴著呼吸面罩的重症患者準確及時地“說出”自己的需求,陳靜製作了一本《新冠護患溝通手冊》。患者的翻身、喝水等需求都對應著文字和圖案,用手一指護士就能明白。

  在患者眼中,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護士長陳靜是“溫柔的、美麗的”,但在科室護士們看來,陳靜是位“硬核護士長”“婆婆嘴”“大管家”,是個唱黑臉的主兒。

  “你不能這樣!”“你這是錯誤的!”“這是危險的!”“洗手後必須戴手套!”陳靜經常說的這些話,年輕的護士聽多了都模仿得惟妙惟肖。陳靜回想起來也覺得不像生活中的自己:“我平時好溫柔的,那時怎麼這麼凶?”

  醫療隊出征前,醫院領導專門跟陳靜交代:“要完完整整地把所有人都帶回來,一個都不允許掉隊。”身邊那些比她女兒大不了幾歲的護士更在感動著她:“很多護士都是90後,有人長時間穿戴防護服和護目鏡,噁心想吐時會深吸一口氣嚥下去,她們不想浪費一套防護服,不想給其他戰友增加負擔。她們真的很勇敢!”

  “如果不能把她們全部帶回去,怎麼跟她們的父母交代?”陳靜看著身邊忙碌的護士們說:“我絕不能讓一位戰友倒下!”

  重症醫學一科由來自全軍不同醫療單位的醫務人員組建而成,工作習慣、防護理念差別很大,陳靜就把洗消程序、防護要求“天天講、人人講”,“講得嗓子直冒煙”。

  在重症監護病房,貼身照顧病人、為病人做測試、脫戴呼吸機、清理病人汙物……每一個護理環節的操作,陳靜總是說給大家多做一遍示範。“其實就是故意把最危險的步驟留給自己。”在“紅區”里和陳靜一起工作的護士餘可感動地說。

  脫下防護服,戴上燕尾帽。如今,陳靜已把這群隨她抗疫的47名護士平安地帶回醫院。她們依然隨陳靜堅守在平凡的護理崗位上,嗬護在患者的一張張病床旁。她們也做好隨時為下一次任務出征的準備。

王澤鋒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8月07日 0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