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區內大型猛獸絕跡 專家稱是全球趨勢與熊貓保護無關
2020年08月07日21:37

原標題:保護區內大型猛獸絕跡 專家稱是全球趨勢與熊貓保護無關

新京報訊(記者 李傲)近日,北京大學生態研究中心相關團隊發佈研究報告,顯示了大型食肉動物在大熊貓分佈區的減少趨勢,外界解讀時指出這是由於過度保護單一種群,破壞了生物多樣性。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認為這種說法存在誤讀,WWF中國副總幹事周非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保護策略不是僅針對大熊貓這一物種,而是使整個生態系統受益,保護區內大中型食草動物和中型食肉動物的分佈都是在擴大的,而大型食肉動物減少現象的發生絕不僅僅在大熊貓保護區內,而是全球範圍內的一個大規模縮小,同時也呼籲利用大熊貓國家公園試點和保護地體製改革等機會,進一步推動將大型食肉動物保護作為重要內容和指標融入到中國大熊貓保護的整體戰略中。

野生大熊貓。世界自然基金會供圖

四種大型食肉動物幾乎從大熊貓保護區消失

8月3日,北京大學生態研究中心野生動物生態與保護實驗室研究員李晟教授團隊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豹、雪豹、狼和豺這4種大型食肉動物幾乎從中國專為大熊貓保育而設立的大部分保護區中消失了。

從2008年至2018年間,研究團隊在中國大熊貓分佈區中的73個保護區內進行了調查,其中包括66個官方認證的大熊貓保護區。這些保護區範圍從北到南跨越五個山脈,分別是秦嶺、岷山、邛崍山、相嶺和涼山。

研究結果顯示,自中國的大熊貓保護區在50-60年前初次設立以來,豹、雪豹、狼和豺這4個物種在大部分保護區中逐漸難覓蹤影。其中,豹從81%的保護區中消失了,雪豹從38%的保護區消失,狼從77%的保護區消失,豺從95%的保護區消失。

隨後有輿論認為,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是過度保護大熊貓單一物種,而減少了對其他野生動物種群的保護。

專家否認猛獸消失要讓熊貓保護政策“背鍋”

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副總幹事周非跟新京報記者解釋稱,所謂熊貓保護影響生物多樣性的說法存在著誤讀:“李晟老師的團隊沒有所謂過度保護大熊貓單一物種這樣的說法。實際上,野生大熊貓的保護工作早在近三十年前就脫離了單純的‘物種搶救’的階段,逐漸從單一物種的保護策略向生態系統保護轉變。”

周非介紹,WWF從四川省王朗大熊貓保護區啟動綜合保護與發展項目時,所設計的保護策略就已經不是僅針對大熊貓這一物種,而是從保護棲息地的角度來保護大熊貓野生種群,並使整個生態系統受益。

而對於保護區大型食肉動物減少的問題,周非表示,實際上不僅僅是在大熊貓保護區內有所減少,這是全球範圍內的一個大規模退縮,“相比食草動物,大型食肉動物對棲息地要求更高、對人類活動的干擾也更敏感。李晟教授團隊在論文中也援引文獻,說明他們所研究的四種大型食肉動物的消退趨勢與這些物種在全球範圍內的減少趨勢是一致的。因此,光是針對大熊貓保護區一地發出質疑並不妥當。”

周非介紹,在過去兩次大熊貓調查中均顯示,在大熊貓棲息地範圍內,大中型食草動物和中型食肉動物的分佈都是在擴大的,“由此可見,大熊貓作為‘傘護物種’,對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貢獻是非常明顯的。”據悉,所謂傘護物種,就是某一瀕危物種的生存環境能夠涵蓋其他物種的需求,對該物種保護的同時也能為其他物種提供保護傘,而在中國,最佳的保護傘無疑就是大熊貓。

大型食肉動物保護方案需要精準數據

周非表示,其實在大熊貓分佈區內,關於大型食肉動物的調查數據至今都非常缺乏,也並不系統。周非強調,大型食肉動物對生態系統的作用和保護價值是毋容置疑的,他們近些年也一直開展著對大型食肉動物的調查與監測工作,而在調研中他們發現,在岷山山系的局部區域,由於大型食肉動物的缺失,導致有蹄類動物不受控製地增加。“這些動物的增加對大熊貓棲息地的植被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植被被過度啃食,樹皮受損增加病蟲害危險,導致棲息地質量下降。”

李晟在此前接受採訪時也表示,大熊貓保護區對保護其他大型食肉動物同樣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絕非沒有貢獻,“當前在大熊貓分佈區內,之所以還有部分區域能夠有豹、豺等大型食肉動物得以保留下來,主要就是得益於這些不同時期建立的大熊貓保護區以及相關的保護投入。”

李晟建議,在保護區規劃和設計方面,需要在更大的空間尺度上考慮建立區域性保護區群或更大面積的保護地,以滿足大型食肉動物種群延續的需求,在所需的保護策略和保護區規劃上與大熊貓保護應存在差異。

周非讚同李晟教授的說法,他們也希望在有精準數據的支持下,有針對性地開發對大型食肉動物的保護方案並推動針對大型食肉動物的保護工作,“同時也希望利用大熊貓國家公園試點和保護地體製改革等機會,進一步推動將大型食肉動物保護作為重要的內容和指標融入到中國大熊貓保護的整體戰略中。”

新京報記者 李傲

編輯 唐崢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