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古冶萬畝塌陷廢墟變身富民花海 200多畝花生長勢正旺
2020年08月06日00:15

  原標題:河北古冶萬畝塌陷廢墟變身富民花海

  來源:經濟參考報

  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區開阜百餘年,以礦建區、因煤而興。20世紀八九十年代,個體小煤窯、鋁礬土礦、高嶺土礦先後野蠻生長,亂采濫挖30年,留下萬畝塌陷廢墟,成為一塊有損城市形象的瘡疤。

  誰能想到,僅僅一年多時間,萬畝塌陷廢墟化腐朽為神奇,盛夏時節已是滿眼綠色、鮮花綻放,一片欣欣向榮。

  滿目瘡痍:一個時代的背影

  一年多以前,塌陷區還是這番景象:上萬畝區域內,廢棄的廠礦星羅棋布,數十米深坑此起彼伏,沙礫裸露,寸草不生。遠處的石灰岩山體被採礦企業剝離後成為多層大台階,每天數以百計的大貨車穿梭不停外運礦石。

  40多年前,這一帶曾是開灤煤礦林場,碗口粗的槐樹鬱鬱蔥蔥,地下是采剩下的煤田。20世紀八九十年代,“有水快流,有礦快采”,樹木被伐光,取而代之的是幾百個私人煤礦井眼。

  只有利益,沒有安全,“扒塊石頭夾塊肉”“井下煤層突變能把人擠成肉餅”——這是當年礦工井下工作的真實寫照。王輦莊鄉石匠營村69歲的村民趙喜文在20世紀80年代當礦工十年,每月兩三千元在當時是絕對的高收入。可是,用他的話講,“錢都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換來的。煤礦只有一道豎井,既下人,又出煤,鐵鉤子鉤住一條大腿,雙手像猴一樣抱著井繩,下到二三百米深的巷道,光著身子挖煤”。

  井眼挨著井眼,采的卻不是同一煤層。不同的礦主你方唱罷我登場,采完一遍,再采一遍。煤炭采完了,又采鋁礬土。2008年一次瓦斯爆炸事故後,當地政府痛下決心關閉所有礦井,卻又有人開採地表的高嶺土,形成一個個大深坑……地上滿目瘡痍,地下千瘡百孔。

  當資源枯竭、浮華散盡,曾經因煤暴富的老闆們,有的改行打工、有的窮困潦倒、有的無事可做、有的丟掉性命,現在的古冶有如“家道中落”一般。石匠營村健身廣場邊堆著垃圾無人管理,周邊幾個村子人均一畝多地,種玉米每畝只收入三五百元。村民除了打零工,采煤塌陷補償成為一份可觀的額外收入,村子裡打光棍的男人也多了。

  向死而生:一場悲壯的轉型

  今年61歲的孫宏文是古冶知名企業家,從小拾糞謀生,年輕時在水泥廠上班,通過承包水泥廠賺得第一桶金,後來開煤礦,又陸續收購10餘家經營不善的企業,開辦了軋鋼廠、水泥廠。他創立的宏文集團積累了數億資產,養活著七八千工人。

  古冶是孫宏文從小生長的地方,他見證了古冶的輝煌與衰落,雖然沒有在這片土地上開煤礦,但每每開車經過,看到滿目瘡痍的場景,便有一種對國家和社會的愧疚感。“煤礦曾使我受益,先富的人必須心懷感恩,義不容辭地為家鄉百姓造福。”孫宏文說。

  “我辛苦了大半輩子,靠黨的好政策賺了錢。我始終有一個信念,投資農業為家鄉做點事,用搞工業的方法搞農業,實現規模化、產業化、深加工。”孫宏文說,過了60歲,人生方向越來越明確,把萬畝塌陷廢墟改造成鮮花小鎮將是他餘生的使命,要把工業瘡疤“美容”成花的海洋,撫平環境和心靈的創傷。

  在鮮花小鎮東北側,一處開採近百年的礦山上,裸露的岩體異常紮眼,這處山坡是孫宏文幼時放羊的地方。卑家店鎮徐莊子村在宏文集團資助下,在荒山上種植了幾百畝果樹。幾公裡外的石匠營村,200多畝花生長勢正旺,8個靈芝大棚在太陽下熠熠發光,全新的地下水電管網派上用場。

  徐莊子村成立合作社,流轉700多畝土地,企業投入200多萬元鋪設地下管網,種植日本優良的蘋果品種、飼料用雜交構樹。該村黨支部書記李秋元說:“村里出地,企業出錢,收益51%歸村里。村里幾十人在合作社務工,不出村月收入近3000元。”

  朽木可雕:一片美麗的花海

  萬畝集中連片塌陷廢墟,砂礫遍地,井眼密佈,起伏不平,複墾談何容易?鮮花小鎮工程項目經理夏玉紅說:“煤井淺則二三百米,深則上千米,有的只覆蓋一層木板和浮土,曾有人開拖拉機拉煤矸石,連車帶人都漏下去。一個4平方米的井眼有幾層樓深,拉了40多車石頭才填滿。”

  複墾期間,孫宏文幾乎每天兩次到工地,土質行不行、厚度夠不夠,都親自把關。從2019年3月至2020年5月,萬畝塌陷區複墾工程每天出動90多人次、工程車80多輛次,填方約14000立方米,相當於載重50噸的大貨車拉了1000車。

  為做好鮮花小鎮規劃,他們不僅詳細研究地質資料,還到北京、四川、山東、雲南等地考察數十家鮮花基地,聘請專業團隊擬定160頁的園區規劃方案,沒土拉土,沒水引水,沒樹種樹,沒花栽花。

  一年多來,共建成連棟日光溫室2座、智能溫室2座、冷棚2座、苗圃8000平方米,建設研發中心及基地300畝,種植鮮花4000多畝,園區內水電設施、道路、土地平整改良等基本完成。

  盛夏時節,漫步在鮮花小鎮,300多畝大馬士革玫瑰、500多畝四季玫瑰、3000多畝萬壽菊、油菜花、格桑花、芝櫻花競相開放。十幾個育苗大棚里,數百萬棵各類花苗將裝點鮮花小鎮。

  項目解決了周邊村400多名農民的就業問題。來自卑家店鎮毛山村的王文誌已年過六旬,曾跟著孫宏文開煤礦,現為小鎮種植組長。當了十年礦工的趙喜文也變身園丁,每天整理花苗、澆水,月收入3000元,既鍛鍊了身體,又增加了收入。

  孫宏文說:“再過5年,就能將鮮花小鎮打造成以農業科普基地為引領,以特色種養、中醫養生、兒童娛樂為主業的特色產業園區,實現礦區改形象、企業謀轉型、百姓得實惠的效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