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文右武?北京城東西對稱的佈局究竟從何而來?
2020年08月06日11:59

原標題:左文右武?北京城東西對稱的佈局究竟從何而來?

作者丨王子林

摘編丨安也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週年,也是故宮博物院建院95週年。紫禁城作為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宮殿建築群和世界文化遺產,是一座寶庫,也是一座迷宮。它不僅凝結著古代建築精湛的建築技藝和卓越的建築智慧,還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豐富思想。

特別是在營建構思上,紫禁城與中國傳統文化緊密聯繫,凝結著古代的智慧。例如,紫禁城的框架結構——五門三朝、前朝後寢、東西六宮,來源於《周禮》。而《周易》中的乾坤卦象和紫禁城的建築格局非常契合。

在故宮博物院工作三十多年的王子林是宮廷研究的專家,他所作的《紫禁城建築之道》一書,正是一本研究紫禁城營建思想的力作。在這本書中,王子林從都城設計營建法則寫起,先後涉及北京中軸的東移,北京城的中軸,北京城的文武佈局等方面,力圖還原紫禁城最初的原狀設計空間。書中不僅能看到紫禁城外在的風貌,更能深入瞭解紫禁城的曆史和內涵。

打開北京城市地圖,就會發現有一條貫穿整個北京城的軸線,這條軸線貫穿城市南北,形成了北京兩翼對稱的城市結構和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格局。北京城中軸上的建築從南至北一字羅列,氣象萬千,巍峨高大,震懾人心。

北京城中軸從奉天殿

(清太和殿)

向北穿過華蓋殿

(清中和殿)

、謹身殿

(清保和殿)

、乾清宮、交泰殿、坤寧宮、欽安殿、萬歲山

(清景山)

、後門橋,終於鼓樓;向南穿過太和門、午門、端門、天安門、大明門

(大清門)

,終於正陽門,嘉靖時終於永定門。中軸全長約 8 千米,最重要的三大殿和後三宮、萬歲山均位於中軸上,其他次要建築則都嚴格遵守對稱排列的原則,配置在中軸的左右兩邊,北京城文武建築也遵循著東西對稱分佈的法則。

北京的東西城為何會顯著對稱?左文右武,且文武建築對稱分佈的法則究竟從何而來?為何紫禁城中要於正殿兩側建文、武二樓呢?王子林認為,這可以追溯到周代朝門外設置的兩塊石頭:嘉石和肺石。那麼,這兩塊石頭究竟有何來頭,它們又是如何影響北京城的文武佈局的呢?

以下內容節選自《紫禁城建築之道》,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紫禁城建築之道》,王子林著,故宮出版社2020年3月版。

《周禮》記載朝門外

設有嘉石和肺石

人類的發展經過了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石器是先民開拓疆土、抵禦異族入侵和狩獵的利器,並被賦予洪荒之力。相傳水神共工氏和火神祝融氏,在不周山大戰,結果共工氏大敗,怒觸不周山,導致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間。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鱉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

非常神奇的是周代朝門外就設置了兩塊石頭,但它們可不是用於“補天”的,而是懲罰犯罪之人和為百姓平冤訴訟的。但正是因為朝門外設置的這兩塊石頭,卻深深地影響了都城的佈局,成為北京城文武建築東西對稱分佈的法則,並影響到文武官僚系統的辦公衙署的佈局,使東西城形成顯著的對稱性特點。

明永樂帝遷都北京城,改造北京城,營建紫禁城,確定了新的軸線,但仍遵循祖製,按南京紫禁城來規劃北京紫禁城,於軸線上依據《周禮》所定設置五門三朝,永樂時大學士李時勉《北京賦》稱北京宮室符合黃帝宮室之製,遵循太祖設計格局,建奉天、華蓋、謹身三朝大殿和五座宮門:“若夫其宮室之製,則損益乎黃帝合宮之宜式,遵乎太祖貽謀之良居,高以臨下,背陰而面陽。奉天淩霄以磊砢,謹身鎮極而崢嶸,華蓋穹崇以造天,儼特處乎中央。上仿象夫天體之圓,下傚法乎坤德之方……五門高矗乎昊蒼。”

萬曆時人劉若愚記五門是大明門、承天門、端門、午門、皇極門即奉天門,三朝是皇極殿

(奉天殿)

、中極殿

(華蓋殿)

、建極殿

(謹身殿)

奉天門(太和門)

五門三朝是周代的宮室製度,代表正統,幾乎被曆代所繼承。三朝指的是外朝、治朝和燕朝,《周禮註疏》鄭玄注曰:“周天子、諸侯皆有三朝,外朝一,內朝二。內朝之在路門內者,或謂之燕朝。”它們的功能各有不同,外朝,《周禮·朝士》曰:“朝士:掌建外朝之法。”《周禮·槁人》曰:“槁人:掌共外內朝冗食者之食。”鄭玄注曰:“外朝司寇斷獄弊訟之朝也,今司徒府中有百官朝會之殿,雲天子與丞相舊決大事焉,是外朝之存者,與內朝路門外之朝也。”外朝是帝王辦公和舉行大典的地方,如商議如何對抗外族入侵或命將出征,商議遷都和立儲君等國家大事。外朝是皇宮的正殿。

治朝,《周禮·大宰》曰:“王視治朝,則讚聽治。”鄭玄注曰:“治朝在路門外,群臣治事之朝。王視之,則助王平斷。”《周禮·宰夫》曰:“宰夫之職:掌治朝之法,以正王及三公、六卿、大夫、群吏之位。掌其禁令。”鄭玄注曰:“治朝在路門之外,其位司士掌焉,宰夫察其不如儀。”治朝是帝王與群臣處理日常政務的地方,天子與三公、六卿、大夫和群吏等都要在治朝排正位置,然後群臣上奏章,百姓上書,帝王根據他們的陳述,下達裁決的聖旨。

燕朝,《周禮·大仆》記:“王視燕朝,則正位,掌擯相。”鄭玄注曰:“燕朝朝於路寢之庭。”賈公彥疏曰:“以其路寢安燕之處,則謂之燕朝。以其與賓客饗食在廟,燕在寢也。但與賓客及臣下燕時,亦有朝。”顧名思義燕朝是帝王燕寢的地方,《周禮》記有專門掌管燕朝的官員叫大仆,他的責任是負責帝王的日常起居,準備好不同的場合所穿的不同衣服、行不同的禮,隨時準備好天子外出的車駕,伺候天子飲酒等諸事。

除了三朝外,周天子還有五座宏偉的大門,《禮記註疏》鄭玄注曰:“天子五門:皋、庫、雉、應、路,魯有庫、雉、路,則諸侯三門。”《周禮註疏》曰:“鄭司農云:‘王有五門,外曰皋門,二曰雉門,三曰庫門,四曰應門,五曰路門,路門一曰畢門。外朝在路門外,內朝在路門內,左九棘,右九棘。’故易曰:‘系用徽纆,置於叢棘。’玄謂《明堂位》說魯公宮曰‘庫門,天子皋門;雉門,天子應門’,言魯用天子之禮。所名曰庫門者,如天子皋門。所名曰雉門者,如天子應門。此名製二兼四,則魯無皋門、應門矣。《檀弓》曰‘魯莊公之喪,既葬,而絰不入庫門’,言其除喪而反,由外來,是庫門在雉門外必矣。如是王五門,雉門為中門,雉門設兩觀,與今之宮門同。”稱魯公宮的庫門相當於天子的皋門,雉門相當於天子的應門。根據《檀弓》所記,推證庫門在雉門外,雉門設有兩觀即左右各有一闕,如鳳的翅膀,故稱為雉門。雉門相當於天子的應門。

五門三朝不僅是一種王宮製度,而且如九鼎一樣,只有帝王才能享有,它是王權的象徵。諸侯只能擁有三門。《周禮》是一部儒家經典,在古代相當於一部立國大法,它所記載的宮室製度成為曆代遵循的法則。

根據《周禮》記載,朝門外設有嘉石和肺石,曆代在繼承周代“五門三朝”製度時,這兩塊石頭雖然沒有保留下來,但它們卻以另一種形式在延續,而且深遠地影響了北京城的格局。

文、武二樓起源於

周代宮城朝門外的那兩塊石頭

前朝並非只有五門三朝,在正殿奉天殿的東西兩側修建了文、武二樓和文華殿、武英殿,形成文、武對峙的格局。永樂時大學士楊榮《皇都大一統賦》曰:“文樓、武樓之特聳,左順、右順之並建。若乃震位毓徳,文華穹隆;亦有武英,實為齋宮。”金幼孜《皇都大一統賦》曰:“奉天屹乎其前,謹身儼乎其後,唯華蓋之在中,竦摩空之偉構。文華翼其在左,武英峙其在右。”李時勉《北京賦》曰:“東崇文華,重國家之大本;西翊武英,嚴齋居而存誠。”陳敬宗《北京賦》曰:“翊以文樓武樓、左闕右闕之嶒崆。”

為什麼要於正殿兩側建文、武二樓呢?原來文、武二樓就是起源於周代宮城朝門外的那兩塊石頭。

《周禮·大司寇》記:“以嘉石罷平民……以肺石達窮民,凡遠近煢獨老幼之慾有複於上而其長弗達者,立肺石三日,士聽其辭,以告於上而罪其長。”《周禮·朝士》亦記:“左嘉石,平罷民焉;右肺石,達窮民焉。”唐人賈公彥疏曰:“嘉石,文石也者。以其言嘉,嘉善也。有文乃稱嘉,故知文石也,欲使罷民,思其文理以改悔。”“肺石,赤石也者。陰陽療疾法,肺屬南方火,火色赤,肺亦赤,故知名肺石是赤石也,必使之坐赤石者,使之赤心不妄告也。”

設於朝廷門外左邊的是嘉石,右邊的是肺石。設嘉石的目的是使有罪過但還沒有觸犯刑法的人跪在嘉石上,以令其悔改。立肺石的目的是民有不平,得擊石以鳴冤。到西晉時建立了直訴製度,所以自西晉時起,在朝堂外懸設登聞鼓,允許有重大枉屈者擊鼓鳴冤,直訴中央甚至皇帝。唐宮城承天門朝堂外東置肺石,西設登聞鼓,就是這一製度的反映。《唐會要》記:“其年二月,製朝堂所置登聞鼓及肺石,不須防守,其有搥鼓石者,令禦史受狀為奏。”

唐玄宗建大明宮時,於含元殿前建鍾樓和鼓樓,則把二者演變為配樓的形製。《新唐書》記:“武班居文班之次入宣政門,文班自東門而入,武班自西門而入……百官班於殿庭左右,廵使二人分蒞於鍾鼓樓下。”宋代繼承唐宮闕之製,於殿庭左右設鍾樓二樓,《宋史》記:“太宗召工造於禁中,踰年而成,詔置於文明殿東鼓樓下。”又記:“設鼓樓鍾樓於殿庭之左右。”金中都仿北宋汴京,分為宮城、皇城和廓城,宮城位於中央,皇城在宮城的南邊。皇城正南門宣陽門內辟馳道直達宮城正南門,馳道東西兩側建有千步廊。據《金圖經》記載,道東建文樓,道西建武樓。

周代朝門外的嘉石和肺石(采自清乾隆《欽定周官義疏》)。

元大內繼承了這一製度,蕭洵《故宮遺錄》云:“大明門旁建掖門,繞為長廡,中抱丹墀之半。左右有文、武樓與廡相連。正中為大明殿。”元人陶宗儀《南村輟耕錄》解釋說:“鍾樓又名文樓……鼓樓又名武樓。”可知,金代和元代的文武二樓,實際上就是唐宋時代的鍾鼓二樓。金中都的文樓、武樓位於宮城南門外馳道的東西兩側,元大內文樓、武樓,則位於元大內正南門大明門內正殿大明殿的左右。明紫禁城文樓、武樓承襲元製,建於正殿奉天殿左右兩側,但與前代文武二樓有著本質的區別。我們現在看到的太和殿前東西兩側聳立著兩座重檐樓閣,東曰體仁閣,西曰弘義閣,高25米,黃色琉璃瓦廡殿頂,形成東西對峙護衛正殿的格局。在清代,弘義閣是銀庫,體仁閣曾於康熙時舉辦過博學鴻詞科考試,為清王朝招攬名士賢才,奠定儒家思想作為治國思想。

紫禁城前朝文武二樓佈局圖(《明天啟紫禁城圖》)。

明代於文武二樓後

建文華殿和武英殿

體仁閣原名文樓,弘義閣原名武樓,建於永樂十八年,是正殿奉天殿的兩座配樓,如左膀右臂襯托著三朝大殿的宏偉,直接繼承了太祖朱元璋所建南京紫禁城的文武二樓之名。南京文樓有時是太祖與親信大臣談古論今、商議政務的地方,如洪武元年,上禦文樓,太子侍側,與儒臣講說經史,議論七國之亂;洪武五年與徐達等重臣於此商議國事。遷都北京後文樓的這一功能幾乎沒有了,立春時於文樓舉行大朝賀,設定時鼓漏刻報時。《永樂大典》貯於文樓。

文樓(清體仁閣)。

文武二樓,明嘉靖四十一年九月改稱文昭閣和武成閣,清初順治時才更名為體仁閣和弘義閣,並一直沿用至今。

我們發現,明代之前正殿兩側雖然有文武二組建築,但並沒有強調文與武的特質,而是把它看成是鍾樓和鼓樓的形製,在整個宮城和都城中是孤立的。而明代則強調了文武兩組建築,而且還於文武二樓後建文華殿和武英殿,並與北京城的崇文門和宣武門遙相呼應,形成了新的城市佈局特點,即以中軸為準把城市分成東西陰陽文武對稱分佈的格局。

文華殿

所以,明紫禁城的文樓和武樓在宮城中的作用與前代有所不同。當我們從北京城整體佈局來把握時,會發現以中軸線為基準,屬文主陽的建築都位於東方,如文樓、文華殿和崇文門;屬武主陰的建築都位於西方,如武樓、武英殿、宣武門。甚至連國家中央官署機構的設置也是以中軸為準按文武來佈置的,中軸以東設吏、戶、禮、兵、工部及鴻臚寺、欽天監等機構,主文屬陽;以西設中、左、右、前、後五軍都督府及刑部、太常寺、錦衣衛等機構,主武屬陰。

武樓(清弘義閣)。

明清兩代考中文狀元在長安左門揭黃榜,考中武狀元則在長安右門揭黃榜,告示天下。明永樂時大臣李時勉《北京賦》云:“至於五軍庶府之司,六卿百僚之位,嚴署宇之齊設,比館舍而並置,列大明之東西,割文武而製異。”文樓和武樓是兩座象徵陰陽兩儀的標誌性建築,因此在北京城中形成了鮮明的文武即陰陽對稱的建築格局。

左文右武的建築格局,

即是一陰一陽之謂道

東漢人班固《兩都賦》曰:“其宮室也,體象乎天地,經緯乎陰陽,據坤寧之正體,放太紫之圓方。”稱宮室是按照陰陽來經營規劃的,陰陽是二股氣,它是如何產生的呢?

“天地未分,混沌一氣。一氣充溢,分為二儀。有清濁焉,有輕重焉。輕清者上,為陽為天;重濁者下,為陰為地矣。天則剛健而動,地則柔順而靜,氣之自然也。”唐人無能子說宇宙洪荒之時,沒有陰陽二氣,陰陽二氣是因為混沌一氣不斷膨脹運動而分化產生的。輕清的氣上升形成天,重濁的氣下降形成地,天因剛健而動,地因柔順而靜。唐人李筌稱:“天圓地方,本乎陰陽。

陰陽既形,逆之則敗,順之則盛;蓋敬授農時,非用兵也。夫天地不為萬物所有,萬物目天地而有之;陰陽不為萬物所生,萬物因陰陽而生之。”天是圓的,地是方的,這是因為陰陽不同的性質所決定的,萬物是因為有了陰陽才產生的。

宋人周敦頤說:“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為什麼由陰陽二氣化生的萬物是無窮無盡的呢?這就要從《易經》的角度去理解了。一陰一陽的本意源於《易經》“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圖,從下往上數,第一層是太極,第二層是一陰一陽(稱作兩儀),第三層是第二層所生之一陰一陽即四象,第四層是第三層所生之八卦,八卦再生出六十四卦,如此循環下去,可至無窮無盡。每層都是一陽生出一陰一陽且一陰也是生出一陰一陽,這就是陰陽變化的道路,故稱一陰一陽之謂道。這個道也就是天生萬物之道,因為原始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也就是說可以無窮無盡地生下去,故天地有大德曰生。能夠繼續生成下去而不熄滅,這就是善,並能由此成就萬物,這就是性。故曰:“離了陰陽更無道,所以陰陽者是道也。陰陽,氣也。氣是形而下者,道是形而上者,形而上者則是密也。”

明北京城中央官署機構分佈圖(采自《中國紫禁城學會論文集》第 1 輯)。

一陰一陽之謂道,目的在於揭示萬物生成的原理,原理的要點在於兩極矛盾的對立統一,任何事物都具有這個特性。宋人葉適稱:“道原於一而成於兩。古之言道者必以兩。凡物之形,陰、陽,剛、柔,逆、順,向、背,奇、偶,離、合,經、緯,紀、綱,皆兩也。夫豈惟此,凡天下之可言者,皆兩也,非一也。一物無不然,而況萬物;萬物皆然,而況其相禪之無窮者乎!”將對立的、相反的、矛盾的事物進行組合,從而形成一個對立統一體,這就是對天道的詮釋。由於萬物的產生是一種自然的力量,是無意識即無為的,故生是天的本性,朱熹說“生底意思是仁”,生即是仁和善。所謂“替天行道”,是指天把產生萬物之道隱藏了起來,需要聖人去揭示它,說明它,然後去推行。所以孔子說:“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

仁者認識到這種變化規律把它叫做仁,智者認識到這種變化規律把它叫做智。百姓在日用生活中每天都會接觸到這種陰陽變化,但他們不去關心事物的本質和規律,因而不懂得這個道理。北京城的文武格局,實際上就是陰陽格局。傚法天道,一方面體現在都城的文武建築佈局上,另一方面政治體製的文武官僚系統就是按陰陽之道而設置的,從周代開始,上朝製度就出現了按品位、等級排列的次序:“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群士在其後;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群吏在其後;面三槐,三公位焉,州長眾庶在其後。”

在外朝的左邊植九棵棘樹,用來標明孤、卿、大夫的朝位,所有的刑官之士站在他們的後面;右邊植九顆棘樹,用來標明公、侯、伯、子、男的朝位,鄉遂及都鄙公邑的官吏站在他們後面;南面植三棵槐樹,用來標明三公的朝位,州長和平民的代表站在他們後面。唐代時,雖然沒有出現帶文、武名稱的二樓,但文官是從東門入,武官是從西門入。明代繼承這一傳統,《明會典》明確規定:“文武百官齊班,位於午門外之東西北上。文官侍立,位於文樓之北西向;武官侍立,位於武樓之北東向。”

北京紫禁城奉天殿東西兩側的文、武二樓,高大宏偉,它不僅拱擁著奉天殿,而且也在提醒著統治者,左文右武的建築格局即是一陰一陽之謂道。陰陽之道是治國的最高之道,其目的就是要求統治者時刻牢記仁道是天道,強調以仁為本,推行仁政,施善與民。永樂元年春正月己卯日即元旦,永樂帝禦奉天殿接受朝賀,大宴文武群臣及四夷朝使,庚辰日即第二天,敕諭中外文武群臣曰:

上天之德,好生為大。人君法天,愛人為本。四海之廣,非一人所能獨治。必任賢擇能,相與共治。堯舜禹湯文武之為君此道,曆代以來用之則治,不用則亂,昭然可見……爾文武群臣,職無崇卑,體朕斯懷,各盡其道……為民造福,悉力一誌,敬之,慎之。

永樂帝說上天的大德是好生,作為人君,就要傚法天道,推行仁政。但四海之大、生民之多,不是靠一個人的能力治理得好的,必定要任賢擇能,一起擔負治理國家的大任。堯舜禹湯文武的為君靠的就是此道,曆代以來如果用此道天下就太平,不用此道就天下大亂,曆曆在目,昭然可見。你們文武群臣,無論職務高低,都要各盡其道,團結一心,只有這樣才能把國家治理好,才能為百姓造福。

本文節選自《紫禁城建築之道》,較原文有刪節修改,小標題為編者所加,非原文所有。文中所有插圖及題圖均來自本書。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作者丨王子林

摘編丨安也

編輯丨董牧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