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國產劇的高潮,不該是辱罵林有有們
2020年08月06日23:00

原標題:夜思 | 國產劇的高潮,不該是辱罵林有有們

小年說:

最近,“林有有”每晚都有被罵的熱搜。作為編劇筆下的工具人,如此這般,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其實,每一個鮮活的人物、每一段走心的故事,不是只讓人情緒化,而是要在爭議中,滋養著觀眾的人生。

國產劇的高潮,不該是辱罵林有有們

來源:槽值 | ID:caozhi163

作者:槽值小妹

近期網友的憤怒值,基本每天晚上十點起都是高峰。

全網一半的憤怒,都是來自一個女人——林有有。

成片的熱搜里,全是網友們對這個人的恨意。

安撫好今天被林有有氣得半死的自己,然後迎接明天被林有有燃起的更強烈的怒火……

上到定點追劇的叔叔阿姨,下到網上衝浪的年輕人,幾乎每一個人,都被林有有精準激怒。

1

林有有到底多氣人

網上流傳著一句話:只要你罵林有有,我們就是異父異母的兄弟姐妹。

不為別的,就因為她實在太氣人。

這位“骨灰級第三者”不僅能把握到對方的心理,並且順勢而為,一步一步攻陷男主角許幻山。

林有有的工作是在遊樂場搞接待,因為煙花項目和許幻山相識。

接下來,兩人氣氛變得越來越曖昧。

她拉著許幻山到年輕情侶喜歡的網紅冰激淩店,排隊、聊天。

吃冰激淩的時候,她毫無顧忌地拉過許幻山的冰淇淋舔了一口,再把自己吃過的冰淇淋往對方嘴上喂。

許幻山臨走前,又對著他講著好聽的情話:

幻想自己和許幻山一起看遍世間萬種煙花。

本來以為回到家看到老婆孩子,許幻山該清醒了,那真是低估了林有有的“千層套路”。

她持續性地給許幻山發微信,還夾帶著藉口“手抖”的自拍。

得寸進尺之後,林有有開始了周密的謀劃。

一邊與許幻山保持聯絡,一邊計劃著辭職來到許幻山的城市。

許幻山不是沒有想過要切斷這種不正常的關係,但是林有有總有辦法讓他回心轉意。

哭著表白、宣佈放棄、酒吧宿醉、借酒勁壁咚……

經過一番“戰鬥”林有有成為了許幻山的“金屋藏嬌”。

最後甚至想登堂入室,進許幻山的家裡看看。

被拒絕了之後立馬錶現得又失落又通情達理,惹得許幻山憐愛。

老婆在外辛苦工作,老公花著錢請小三吃飯、帶小三享受。

每一次“危機”都能被林有有化險為夷,甚至促進關係更進一層。

觀眾們被氣到“隔著屏幕都想打人”的同時,似乎也從林有有的“小三套路”中嗅到一絲似曾相識的氣味。

2

小三林有有,只是工具人

國產劇里總有這樣一個角色,讓人恨得牙根癢癢。

比如《安家》里房似錦母親:

從小重男輕女,眼看女兒在大城市立足了,立刻打電話要錢,一張口就是一百萬。

房似錦不給,就千里迢迢衝到上海的店門口鬧事。

又比如《延禧攻略》的爾晴:

一心攀龍附鳳,一路恩將仇報。

勾引皇上、騙婚傅恒、害死富察皇后、出軌傅恒兄弟,還沒人性地把侍女賣入煙花場所……

爆款劇一年一波,網友的發泄對象也一年一換。

到如今,這個靶子變成了林有有。

按照劇中的人設,林有有不到24歲,北京戶口。

年輕未婚,家境應該也不差。

反觀許幻山,有家有室,人至中年。

家裡的廠半大不大,給老婆買包還要翻空家底。

這也是很多觀眾不明白的點:

林有有到底圖什麼,非要費盡心機,甚至不惜放棄工作來到上海,都要死纏爛打給許幻山當小三。

劇情最初,顧佳憑藉著一個橘子識破心懷不軌的女下屬,輕而易舉逼走了她。

到林有有這裏,顧佳的洞察通通失靈。

小三和男主的糾纏,足足拖了幾十集。

半路殺出來的林有有,只有“上位”一個目的。

在整個過程中,林有有被拒絕過,也目睹過許幻山擁有的幸福家庭。

怎麼就毫無猶豫和掙紮,一根筋地不撒手呢?

動機薄弱、缺乏因果的劇情,和爾晴、潘貴雨的出現一樣,足夠讓人生氣,但細細回想,又讓覺得摸不著頭腦。

親媽把女兒逼上絕路、閨蜜和女主反目成仇、小三在原配面前囂張跋扈……這些場面單拎出來,很容易在社交平台上收穫萬轉的辱罵。

直接刺激的衝突,的確會抓人眼球。

一旦變得套路和偷懶,就變成了收割情緒的容器。

廉價的筆觸都著眼在激起大眾情緒的角度,角色的飽滿程度被一再壓縮,人物自我實現和轉變的邏輯也會變得突兀。

劇里單拎出來的金句,恰到好處地迎合大眾心理。

人物的困惑與悔悟,都踩著時間的節點,不早不晚地突然出現。

類似的金句,最後會變成一個個的經典片段在社交平台被轉發。

精準踩中觀眾的高潮,卻放棄了劇情、角色、三觀的閉環因果構造。

或許有人會反駁:“壞”就是林有有做這些事情的根源。

但壞人的塑造,並不是簡單概括成“本性如此”,就可以讓人接受。

《小魚兒和花無缺》里的反派江玉燕壞不壞?

可她自幼流落在外,為了找父親流落到青樓。

結果找到爹後,被後母虐待,被父親當做工具。

從小就沒人教她如何愛,她只會瘋狂偏執地去接近。

最後決一死戰,她流著淚問花無缺:“你愛不愛我?”

這一幕讓多少人覺得難忘。

人性的劣不是憑空製造的。

壞得合情合理的反派,有多讓人恨,就有多讓人憐愛。

臉譜化的林有有,已經失去了她本該有的魅力和由此衍生而來的人性思考。

羅翔老師有一句話:

“這個世界是許多利益的雜糅。很多時候,它不是善惡的對決。”

就像我們早就厭倦開了金手指的女主角一樣,壞透了的小三,同樣是另外一個極端。

小三和女主之間的衝突,被簡化成善惡與是非的對決。

用“絕對正確”的答案,給所有人打上標籤。

綠茶、渣男……這些低能的詞語並不能概括複雜的人性變化。

有關家庭、婚姻、人性的體驗有很多表現形式。

爆款元素直接堆砌,簡單粗暴地生拉硬拽,是最不用心的那種。

3

生而為爽,誰該抱歉

大多數女主角的命運,都是從幡然悔悟開始發生改變的。

男人們出軌後,受傷了的女主角們絕地反擊,手撕渣男加綠茶。

前期因為林有有攢下的所有憤怒,在顧佳搧耳光的那一刻,讓人痛快地吐出三個字:

“舒服了。”

說到底,林有有只是一個工具人。

即使是從未追劇,單單從熱搜上瞭解一切的網友,也同樣會覺得“爽到了”。

劇情逐漸脫離了複雜的生活語境和人性預設,小三變成觀眾的共同攻擊對象。

“複仇”的每一個瞬間,都可以引爆情緒。

本可以被討論的社會議題和女性的自我實現逐漸邊緣化,情緒集中在林有有的結局和鋃鐺入獄的許幻山身上。

大結局的爭議或許不僅僅在此。

從林有有的角色塑造開始,三十加女性的人生形象就開始越走越窄。

掌控丈夫,維繫家庭,變成了“完美女主”顧佳在屏幕上的最終焦點。

顧佳的人物意義,僅存在於此嗎?

美國作家吉爾曼的《黃色牆紙》,就講述一位患有產後抑鬱的女人。

女主角被丈夫強製安排在鄉間別墅進行“療養”,終日與黃色牆紙作伴,厭煩不已。

有一天,她發現牆紙背面有個女人,正在痛苦地撕開牆紙,想要掙脫。

在這個女人身上,女主角彷彿看到了絕望的自己。

於是與她合力將黃色牆紙撕破。

丈夫見狀昏了過去,女主角便從他身上爬過,掙脫牢籠。

看似瘋癲,實則獲得了真正的自由。

回頭看來,扇小三耳光再如何解氣,其實都是困在囹圄中,對著破敗的“黃色牆紙”不斷修補。

把它放到更大的語境下去討論,就會發現,被國產劇的女性敘事被逼到一個多麼小的角落。

現實中,如何與“小三”撕破臉面、當面對質,並不是婚姻的終極困惑。

真正令人好奇的是,風暴之後,顧佳如何面對這個有裂痕的家庭,又以何種方式打開往後的人生?

編劇卻恰恰選擇了避重就輕,顧佳最後仍舊被牢牢鎖在這個局里。

就像“王子和公主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的模板一樣,《三十而已》的結局到這裏戛然而止。

這讓原本抱著期待而來的觀眾,只能煞興而歸。

我們願意看到女主披荊斬棘,戰勝困難;也願意看到家庭主婦尋找價值,完成蛻變。

但絕不是以這種討好觀眾、挑動情緒的扁平方式。

為“爽”而爽,散場後,只能留下一地雞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