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小小店生存初探:小店兒的味道要有北京基因
2020年08月05日15:10

原標題:北京城里的小小店生存初探:小店兒的味道要有北京基因 來源:北京晚報

北京城里的小小店生存初探1

小店兒的味道要有北京基因

  幾個平方米、倆仨店員,在兩條緊挨著的胡同——楊梅竹斜街和觀音寺街有很多小店。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穩步向好,胡同里的客流慢慢變多,小店們也逐漸恢復了營業。

  記者走訪楊梅竹斜街和觀音寺街聚集著的北京小店時發現,小店雖然規模都不大,但它們的境遇卻大有不同。

  特色小店全靠回頭客

  先掃健康碼,再測體溫,楊梅竹斜街的入口處,安保人員嚴格執行著防控措施。作為大柵欄地區著名的文化旅遊地標,楊梅竹斜街吸引著南來北往的遊客和鍾愛胡同的北京人。

  和往常相比,現在的楊梅竹斜街稍顯冷清,店舖也處在逐漸復工的狀態,大約有三分之一還沒有正常營業。距離胡同東口不遠,有一家極易被錯過的小店,叫“簡約皮坊”。小店的門臉只有約1米寬,進深大約5米左右,幾乎是生存在夾縫之中。5平方米的面積,也差不多是整條胡同店舖中最小的。

  老闆張傑已經滿頭白髮,皮具製作曾是他的業餘愛好,退休後才成為全職差事。

  “這條胡同里,店舖的翻新率非常高,很多店只能生存一兩年。”雖說只是為了給閑不下來的自己找點事做,但張傑的皮具店一做就是4年。儘管店小到只能容下兩三名顧客,生意卻還不錯。滿牆掛著的是純手工製作、真皮材質皮具。按現在時尚圈的定義,這裏的皮具都屬於“限量款”。一個錢包一百多元,一個大背包六七百元,和大品牌的限量款相比,這裏的價格很親民。

  受疫情影響,如今店裡客流量不大,但張傑說他的客戶群比較穩定。“我這兒主要是回頭客。”

  文創店玩起跨界融合

  再往楊梅竹斜街深處走,在藤蔓植物的遮蓋下,一個小店門前掛著醒目的北京市西城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牌匾。這個叫“濟安齋”的小店,歷史可以追溯到明代萬曆年間。只不過,四百多年前小店是中藥鋪,以藥膏享譽京城,而現在是咖啡書吧兼家庭博物館。

  經營“濟安齋”的是中藥鋪第21代傳人王秀仁。儘管小店用的是家裡的房子,但她一直沒有停止跨界和創新。從中藥鋪轉型成咖啡書吧,再兼做家庭博物館,又發展出兔兒爺等文創體驗項目。咖啡、簡餐、圖書、明信片、兔兒爺……在這個小店和諧共存。

  在王秀仁的努力下,“濟安齋”已經成了楊梅竹斜街甚至大柵欄街區的地標。每年的北京國際設計周,這裏都會承接文創活動。很多對胡同感興趣的設計師、對老北京有念想的北京人以及慕名而來的中外遊客,都把“濟安齋”當做必到的打卡地。

  “只做書店或者咖啡館肯定是不行的,現在來店裡的人,也是對我們的文化感興趣。”王秀仁說,在大柵欄的北京坊開業後,小店面臨生存的壓力,就更需要跨界融合。到“濟安齋”來聽王秀仁講老北京傳說,甚至已經被旅遊網站發展成為一個胡同遊項目。

  這樣玩文創、玩跨界的小店還有不少,它們藏在楊梅竹斜街深處並不張揚,必須推門而入才能瞭解內裡乾坤。

  子安藏書票館經營著一個很小的藝術門類——藏書票。這種貼在書籍扉頁的圖案,源自歐洲,它用版畫的形式,描繪著書籍的相關信息。店主子安不在,子安的父親王洪一個人守著店舖。老人退休前是教師,“子安是留學時接觸到了藏書票,瞬間就被吸引了,繼而又開始研究版畫。”

  這個小店從宋莊搬到方家胡同再到楊梅竹斜街,起初只是為了誌同道合的朋友,有一個聊天聚會之所。如今,一些對藏書票及其衍生產品感興趣的遊客,也會常來光顧。“生意一般般,剛搬來時間不長,但是還能覆蓋房租。”

  旅遊紀念品賣不動了

  觀音寺街就在楊梅竹斜街南側,兩條胡同緊鄰著,卻是完全不同的生態。

  在觀音寺街,老北京小吃店、布鞋店、旅遊紀念品店……一個挨著一個,這樣的場景,在北京很多知名旅遊景區都廣泛存在。

  “今天一天,一雙鞋也沒賣出去。”老王是東北人,經營著一家緊鄰胡同口的老北京布鞋店,因為沒人光顧,店裡燈都沒開,他一個人獨自坐在黑漆漆的店內角落玩手機。胡同里很多同行,都是做外來遊客生意。這半年來,受疫情影響,遊客減少,生意也就淡了。“以前很多遊客喜歡住這個胡同里的旅館,我們這些小店都有生意。”老王說,胡同里撐不下去撤店的,已經有好幾家。

  記者發現,這條胡同售賣的旅遊紀念品大同小異,很難有特色可言。在附近的前門、大柵欄步行街,都能買到類似的紀念品。

  觀點

  小店也能做出大生意

  《關於開展小店經濟推進行動的通知》指出,發展小店經濟對於促進就業、擴大消費、提升經濟活力、服務改善民生、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嚮往等方面具有重要意義。

  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常務副會長賴陽表示,小店是商業活力和生態的根基,“發展成功的小店,儘管道路各有不同,但總體來說,一定要有獨特性,做到與眾不同的創新、創意。”這種創新、創意,包括經營內容、商業模式、設計研發等多方面。有了獨特性,才能吸引特定消費者,受疫情這種特殊因素影響才會小。

  在北京,獨特性應該與北京這座城市的基因聯繫起來,比如北京的文化特色。“北京的文化特色不僅是古都特色,這裏還有全國最豐富的文化機構、演藝機構、大專院校和消費人群。”賴陽說,北京有文創產業的土壤,像798這種老廠房變身文創區的嚐試,就是由北京推向全國的。

  北京還有科技特色,擁有大量的獨角獸企業,這些小店小企業,相對容易在北京吸納人才,迅速發展起來。賴陽認為,堅持特色、堅持創新,小店也可能做出大生意來,“世界知名的企業沃爾瑪,最開始只是小鎮上的雜貨鋪。咱們的京東一開始也只是電腦城的一個攤位。他們都是從小店發展壯大起來的。”

  本報記者 孫毅

【編輯:田博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