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起共禦水患的鋼鐵長堤——戰洪一線的“干群關係新答卷”
2020年08月03日14:28

原標題:築起共禦水患的鋼鐵長堤——戰洪一線的“干群關係新答卷”

  新華社合肥8月3日電 題:築起共禦水患的鋼鐵長堤——戰洪一線的“干群關係新答卷”

  新華社記者

  為了誰?我是誰?依靠誰?

  嚴峻的汛情考驗我們的應對能力,決戰“洪魔”更映照出新時期干群關係——

  從江淮大地到洞庭湖畔,從鏖戰鄱陽到保衛巢湖,廣大黨員幹部和人民群眾肩並肩、手牽手、心連心,安危與共,風雨同舟,築起一道道鋼鐵長堤,交出一張張魚水情深的答卷……

 為了誰:危難關頭的初心檢驗

  長江告急!淮河告急!鄱陽告急!巢湖告急……

  庚子之夏,極端天氣頻發,南方多省進入主汛期,累計降水量之大、梅雨期之長、覆蓋範圍之廣,曆史罕見。

  皖贛湘鄂四省,強降雨造成400多個縣(市、區)超過3800萬人不同程度受災,累計轉移安置280多萬人……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安徽宿鬆,八百里皖江之首,同馬大堤蜿蜒於長江北岸。

  “上下船都要登記,下船人數要和上船一致,一個也別漏!”大堤上,嗓子嘶啞的洲頭鄉黨委書記唐誌華一遍遍大喊。

  面對長江高水位態勢,江湖環繞的洲頭鄉防汛壓力疊加,鄉里連夜排查轉移受災群眾。

  “如果有一個群眾不安全,我是真的無法向組織、向村里的百姓交代啊!”面對鏡頭,唐誌華語氣堅定,“有人問我,幾天不睡覺,怎麼還有這個精力?我說要挺下去,必須挺下去!”

  在他身後,洪水肆虐,廣原成澤。堤外,萬家燈火,平安祥和。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黨員幹部檢驗初心的考場。

  安徽東至縣,23名幹部和搶險人員留在幸福圩,幫助轉移出來的村民看護房屋、養殖家禽。“村民們撤出來後,不用擔心家裡養的雞鴨了。”大堤上,副縣長郭宏盛說。

  郭宏盛手指處,滔滔洪水已把幸福圩圍在中間,將這裏變成了長江中的孤島。

  安徽阜南縣王家壩保莊圩,縣里派來的幹部和圩里的黨員成立臨時黨支部,幫助搶險救災。

  支部設在哪裡?是幾位黨員首先討論的事情。

  出水口是圩內最低窪的地方,距圩壩最近,可以第一時間發現險情。“哪裡最前沿,就設在哪!”臨時黨支部副書記王振喜說,“大家一致決定將支部設在這裏,當好群眾的哨兵。”

  危難關頭,以命相搏,這樣的鏡頭在多地上演。

  “出事了!滲漏洞大了!快!”7月21日,在安徽廬江縣白山鎮金大圩段,黨員徐經寶聽到喊聲,拔腿奔向滲漏點。

  滲漏點水流奔湧,運土堵漏尚需時間。徐經寶不及多想,縱身跳進水中,用胸膛貼住滲漏口,減緩流速,爭取時間,水流衝擊力幾次險些將其帶走。同伴們緊急調來沙包,合力堵住滲漏。

  同樣在廬江,縣消防救援大隊政治教導員陳陸在洪水中逆行營救被困村民時,被湍急的洪流捲走,英勇犧牲。

  江西南昌市灣里管理局梅嶺鎮,消防員張五洲、徐濟鑫深夜轉移暴雨中被困的群眾,遭遇突發山洪,不幸殉職。

  湖南永順縣永茂鎮,鎮長向大湖在村幹部幫助下,用繩子繫住自己,衝入山洪,冒死救出被困在工地上、不會游泳的工人……

  “最艱險的地方,總有熱血的我們!”面對群眾安危,廣大黨員幹部義無反顧,捨生忘死,不負使命。

我是誰:生死與共的銅牆鐵壁

  江西九江江新洲,長江江心,洪水環伺。

  這裏是數萬人的家園。連日來,江新洲水位持續超警,最高時高過壩面,隨時有漫堤風險。

  距洪浪最近的除了環島堤壩,就是171個防汛哨所。15個村1500多位黨員幹部和村民“釘”在這裏,風雨同眠,晝夜值守。

  “黨員幹部在場,百姓就會安心。”在第171號哨所,柳洲村黨支部書記洪棉雪頸部被曬出一道黑白分明的“V”形。

  面對大汛,黨員幹部和群眾風雨同舟,安危與共。

  “千里淮河第一閘”王家壩閘泄洪後,安徽阜南縣蒙窪蓄洪區成為澤國,77個莊台被洪水環繞。大批縣直機關黨員幹部乘船進駐莊台幫助救災,穩定民心,與上萬名村民同吃同住,朝夕與共。

  東田坡莊台上,縣人社局幹部王偉進村後,被安排在村民王安才家,跟他住一個屋。“這些幹部是來幫我們的,大夥搶著讓他們住到自己家。”王安才說,“我吃啥,他就吃啥。”

  距離近了,心也更近了。王偉拿起掃把,村民們就跟著拿起工具搞衛生。政府配送的生活物資要分發,村民自願幫著挨家送。“剛來時壓力很大,現在發現,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王偉說。

  “我們是群眾的小學生,這麼近距離、這麼長時間和群眾生活在一起,大家學到了很多。”阜南縣委書記崔黎說。

  “不犧牲這些地,就可能有人要丟命。”為保淮河上下遊,蒙窪蓄洪區田地被水淹沒,村民們都能識大體。

  聞聽此言,一位駐村幹部當場感動落淚:“群眾有這樣的奉獻精神,我們有什麼理由不把工作做好!”

  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就能創造出無窮智慧。

  長江大堤湖北黃岡段武穴市武黃湖泵站處,堤腳堆滿建材。“車子、備料都在堤下,如果發生險情,道路被堵怎麼辦?調運根本來不及!”看到防汛幹部,村民們七嘴八舌圍上來出主意。

  在村民們建議下,武穴市召開專題會議研究決定,每公里江堤備足10車黃土和各類工程車輛,隨時待命。

  用集裝箱改裝的防汛哨棚不通風,也不符合防疫要求,村民趙輝提出用腳手架、雨布搭起十幾米長的帳篷,敞亮透氣,吃飯還能保持距離,被推廣到沿江各堤段。

  就這樣,干群聯手想出了一個又一個長江防汛新點子。

  艱難困苦雖多,團結一心無懼。

  安徽安慶市,一批脫貧戶由被幫扶者變成幫扶者,協助防汛幹部巡堤值守、照顧安置點群眾。

  江西九江和湖北黃梅,成百上千的務工青年放棄打工,返鄉戰洪。

  天災面前,幹部和群眾沒有旁觀者,他們更加緊密團結在一起戰天鬥地。

 依靠誰:源源不竭的戰洪偉力

  7月27日,淮河流域的安徽阜陽市薑唐湖蓄洪區潁上縣戴家湖一涵閘閘門破損出險,解放軍官兵、民兵、消防救援人員緊急增援。附近百姓紛紛走出家門,送飯給搶險人員。

  “他們是來保護我們的,不能讓他們餓著。”69歲的廟台村村民馬文起和孫子把三輪車推上泥濘的大堤,給裝運沙袋的消防員們送來熱騰騰的午飯。傍晚,他又燒了開水,送到大堤上。

  在侯郢村,村民朱國榮等人炒菜、蒸饅頭、煮麵條,送到搶險的戰士們手中。“村里自發送飯的人很多。”朱國榮說。

  曆時77小時,戴家湖堵水圍堰完成合龍,搶險成功。

  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曆史往往是最好的教科書。

  長江北岸,安徽省安慶市海口鎮培文村,七旬村民王啟干和兒子、兒媳駕駛著擺渡船,往返於西江兩岸。

  早年,培文村被長江及支流環繞,王啟干做了近40年的擺渡人,後來路通了,擺渡需求越來越少,三年前停擺。

  半個月前的一個深夜,王啟干接到村幹部電話:村里的路被水淹了,村中還有2000多名村民,急需擺渡船。撂下電話,他連夜檢查調試船隻,看著跟了自己多年的“老夥計”,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十幾天來,王啟干接送轉移1500多人,運送大量糧食、水、柴油等防汛急需物資,還常在夜裡接送渡江搶險的解放軍。“他們是來幫我們的,打贏這場硬仗,是我們共同的事。”

  一切為民者,則民嚮往之。

  安徽安慶市,誌願者包了6000多個餃子,送到在大堤上抗洪搶險的解放軍指戰員手中;

  安徽銅陵市,群眾自發為正在加固堤壩的武警官兵送去煮好的雞蛋;

  湖南津市市,“90後”年輕人肖峰聯絡當地飯店,把美味的牛肉粉送上大堤,辦起抗洪一線的“深夜食堂”……

  時代在變,依靠人民群眾創造曆史的故事沒有改變。

  同人民風雨同舟、血脈相通、生死與共,是我們黨戰勝一切困難和風險的根本保證。

  這個論斷,真實地映照著今天的戰洪畫卷。(記者李亞彪、蘇曉洲、餘賢紅、徐海波;參與記者:程士華、史衛燕、水金辰、劉方強、董雪、朱青)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