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 | 17年收留3名棄嬰,重病好心媽媽:想陪孩子走更遠
2020年08月03日17:01

原標題:一拍 | 17年收留3名棄嬰,重病好心媽媽:想陪孩子走更遠

“光沐微塵”是由《新京報》與“水滴籌”聯合發起的攝影項目。我們關注求助人群背後的故事,為困境家庭搭建社會募捐的橋樑。

△ 7月18日,河南南陽,賈雲家中,賈雲收養的第三個孩子——小女兒劉金玉親吻她的臉頰。

悶了一口中藥湯,賈雲皺起了眉頭,每天喝下的三大碗黑色湯藥是她自認為可以用來勉強“續命”的法子。

2014年起,賈雲陸續被診斷出患有肺大泡、腎癌、煙霧病、腦垂體瘤等疾病,厚厚的15份病曆記錄著她的痛苦,也見證著她一步步失去勞動能力。積蓄耗盡,無力手術,面對死亡,賈雲感到無可奈何。

但她來不及自憐,因為她更可憐膝下的三個孩子,怕不能陪他們走得更遠。她曾經憧憬自己的五口之家能幸福長久,雖然他們彼此都沒有血緣關係。

△ 7月18日,賈雲一家五口在河南南陽的家中。

△ 7月18日,已經懷孕的大女兒劉清源給正在上學前班的小女兒劉金玉輔導功課,賈雲在一旁喝中藥。

△ 7月18日,賈雲在家中向記者展示自己的病曆。

△ 7月19日,雨後,賈雲老公劉炳權攙著她到屋外散步。由於行動不便,賈雲很少出門,也難得會下樓。

17年收留3名棄嬰

1997年11月29日傍晚,初冬的南陽天色陰沉,大風吹得賈雲耳邊沙沙響,她小心避開路面結起的薄冰,心事重重地埋頭向打零工的醫院走去。婚後一直懷不上孩子,使賈雲十分苦惱。

半路,賈雲突然聽到了幾聲嬰兒的啼哭,循聲而去,她在垃圾桶里發現了一個瘦小的女嬰。賈雲抱起孩子,“看著她,好像忘記了煩惱”。刹那間,賈雲體會到了做母親的感覺,她決定撫養孩子長大。

△ 7月17日,賈雲在家中展示第一次見到兒子劉振宇時,包在他身上的布。

後來,她又在2000年4月和2014年3月接連收留了一個因患有敗血症和肺炎而被送養的男嬰,以及一個被遺棄在醫院附近草叢里的女嬰。其間,為了治好男孩的病,賈雲夫婦花光了當時的積蓄,還向親友借了一萬多塊錢。經過一年多的精心照料,男孩總算痊癒。她按收留時間依次給三個孩子起名為劉清源、劉振宇和劉金玉,希望他們往後能過上好日子。

△ 賈雲一家五口的新老全家福對比。

上排左起:劉振宇(大兒子)、賈雲、劉炳權、劉清源(大女兒)

下排:劉金玉(小女兒)

據賈雲回憶,那段一家五口其樂融融的時光可能是她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走路都哼著歌”。為了努力賺錢供養孩子,賈雲除了在醫院打雜做零工,還自己開了個雜貨鋪,起早貪黑,貼補家用。雖然辛苦,但那時候的賈雲渾身都充滿了幹勁。

△ 7月18日,賈雲打理家中綠植,活動身體。由於行動不便,賈雲在陽台種了些植物,這樣她不用下樓就可以看到綠色景觀。

慢慢長大的孩子們也越來越懂事,大女兒劉清源看著父母在外忙碌,主動承擔起照顧弟弟妹妹的任務,還學會了下廚。賈雲說,每每女兒為在外打理雜貨鋪的自己送來親手做的飯菜,她都覺得幸福極了,“再忙再累也值得”。

△ 7月18日, 已經出嫁的大女兒劉清源回到賈雲家中,一邊守著母親的中藥鍋,一邊為剛放學的妹妹劉金玉烙雞蛋餅。賈雲把家裡的雞蛋都省下來給正在長身體的劉金玉吃。

△ 7月19日,劉金玉把自己的漢服披肩圍在了賈雲身上,和她玩耍。

疾病壓垮五口之家,欲替孩子尋親安置

生活的列車沒有朝著賈雲期望的方向駛去,2014年6月,抱著小女兒上樓的賈雲突然感到胸悶乏力,緊接著暈倒在地。

她被診斷出患有嚴重的肺大泡,病情發展得很快。之後,腎癌、煙霧病、腦垂體瘤等疾病也相繼找上門來。

△ 7月17日,賈雲展示自己的肺部X光片。

△ 7月19日,賈雲因為腎切除手術留下的疤痕。

賈雲的身體垮了,經常胸悶、頭疼,暈倒也越來越頻繁。多次手術治療並沒有治癒她,反倒欠下了十多萬的外債。

△ 7月18日,丈夫劉炳權看著女兒出神。

2018年4月,賈雲再次病危入院。彼時的賈雲害怕自己離去後孩子們沒了母愛,便下決心要為孩子們尋回親人,好讓他們往後有個完整的家庭做依靠。賈雲把孩子們召集到病床邊,告訴他們自己的決定,孩子們哭成一片,他們只希望賈雲平安。

△ 7月18日,賈雲戴著自製的帽子睡覺,以保持頭部溫度。

暫時脫離危險的賈雲出院後立刻著手為孩子尋親,去年8月份,在公安和媒體的幫助下,劉振宇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但認親之後,劉振宇還是選擇回到賈雲的身邊,他覺得,只有在賈雲身邊,才能體會到親情的可貴。

△ 7月18日,賈雲抽出自己的X光片,性格內向的兒子劉振宇坐在一邊。

已經工作的劉振宇把自己的工資卡交給了賈雲,想盡一份力。然而,要想完成腦垂體瘤摘除、煙霧病治療以及肺大泡相關手術等流程,至少得花費30萬元,家裡根本無力負擔。

△ 7月18日,賈雲家裡的中藥材。

△ 7月18日,正在放涼的中藥湯裡倒映著賈雲的臉。

據曾經為賈雲做過診斷的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王振煥介紹,賈雲的疾病很容易引起腦栓塞、腦出血,嚴重時會危及生命,需要及時手術。雖然醫院也已多次打電話催促賈雲盡快手術,但困窘的經濟狀況讓賈雲遲遲無法前往治療,只能靠四處打聽來的偏方買藥煎服。

借了30多人錢,“想陪孩子走更遠”

收入不夠開銷,借錢成了無奈之舉。賈雲每個月都得向親友借兩三千塊錢,“已經借了30多個人的錢了”。大家被她收留三個孩子的行為感動,紛紛伸出援手。“去年她向我借了五千,我也不要她寫欠條。”賈雲的朋友馬女士希望,自己的綿薄之力能幫助她度過難關。作為接濟,親友們還會不定期地給賈雲一家送來米、面。

△ 7月18日,丈夫劉炳權在自家屋外透氣。困窘的家境,讓他感到無能無力。

△ 7月20日,賈雲丈夫劉炳權在工作單位門口,他現在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做檔案登記和整理工作。

賈雲想要活下去。想陪小女兒度過童年,想看到兒子帶著女朋友回家,想守候已經有八個月身孕的大女兒順利生產。

△ 7月18日,劉金玉倚靠著賈雲,翻閱她的畫。劉金玉喜歡畫畫,賈雲也曾為她報了畫畫補習班,但後來因為家中拮據,沒能繼續學習。

△ 7月17日,賈雲捂著自己的頭,疾病經常使她腦部不適。

但她的狀況卻一天不如一天,肺大泡病症使她呼吸不暢,腦部的病況則會讓她不時處於思維障礙的狀態,無法思考,不能數數,辨別不清方向,“腦子裡嗡嗡響,不吃‘安定’不能睡覺。”

儘管如此,她還是盼著能病癒,重新開始工作,繼續為孩子們更好的生活努力。

△ 7月19日,賈雲看著桌子上的病曆出神。

她想為喜愛唱歌的劉金玉找一位聲樂老師,也想補償劉清源和劉振宇因為她生病而失去的繼續學習的機會。

△ 7月18日,當天身體狀況稍好一些的賈雲下樓接放學回來的劉金玉。由於疾病,賈雲上下樓異常困難,速度緩慢,爬一層就要歇一會兒。

△ 7月18日,賈雲撫摸大女兒劉清源懷有八個多月身孕的肚子。

大女兒明白母親的心意,“她就想把最好的東西都給孩子。”她摸了摸自己懷有身孕的肚子說。

△ 7月18日,河南南陽,賈雲一家5口在家中,家門口貼著寫有平安的對聯。

目前,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為賈雲在“水滴公益”平台發起了捐款,籌集她的醫療費用,幫助她們一家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如果您有意幫助這個家庭,

請掃瞄下方二維碼進行捐助。

攝影並文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編輯 陳婉婷

校對 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