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新寵“劇本殺”:一年開出一萬家門店 單個劇本盈利50萬
2020年07月31日07:07

  來源:新域實驗室

  文丨陳玉琪 編輯丨黃玉璐 校對丨彭玉鳳

  有一種“人生如戲”,叫做23年前電影《甲方乙方》里的“好夢一日遊”,真成了吸引一眾青年燒錢體驗、一年開出萬家門店的實在生意。

  1997年,電影《甲方乙方》講述了4個自由職業者開辦“好夢一日遊”業務,通過創造場景、編織情節、真人演繹,幫助消費者實現一天好夢成真的幻想。

  不同的是,今天的“好夢一日遊”有了新名字——劇本殺。

  劇本殺的原型“謀殺之謎”(Mistery of Murder)起源於英國,是真人扮演遊戲的一種。玩家分飾劇本中的不同角色,通常,一名玩家在其他玩家不知道的情況下扮演兇手,玩家通過多輪蒐證、討論、推理,投凶破案,並給出動機和作案手法,最後公佈真相。

  遊戲環節可以大致分為角色選擇、研讀劇本、搜查線索(2~3輪)、集中討論、票選兇手、複盤真相6個。

  “戲精”們不僅能在劇本里演繹另一段人生,還滿足了社交需求,同時形成環環相扣的嶄新產業鏈條。

  “社交新寵”劇本殺:過足戲癮,快樂但不虛度

  穿上一套丫鬟裝扮的服裝,小梁從一個普通的研究生,變成了劇本殺遊戲《安生》里的廚娘江彩霞。

  遊戲開始後,主持人先向大家介紹了故事背景,故事發生在川滇黔交界處一個小村莊的大宅子裡,一天,二小姐帶回來了一個年輕男子,沒想到,這個年輕男子竟離奇死亡。6個人扮演著劇本中家仆、小姐、廚娘、女主人之類的角色,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兇殺案的兇手。

  接著,主持人輪流將小梁和其他5名玩家叫到另一個房間,把線索、物證分別交給他們,他們可以在接下來的討論環節選擇講述、隱瞞甚至欺騙,最終投票選出真兇,複盤真相。

  這就是劇本殺的大致遊戲過程。

劇本殺《安生》故事梗概
劇本殺《安生》故事梗概

  從事體育行業宣傳工作的資深玩家顧森淼從去年夏天“入坑”線下劇本殺,還和朋友一起開了一個劇本測評公眾號。他平均一週能玩3個劇本,這也給他帶來了一筆不菲的開支。

  在大眾點評上搜索“劇本殺”可以發現,劇本殺的單次體驗價格從98元到218元不等,實景推理價格在250元/人次以上,最貴的甚至超過800元。

  2018年,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讓很多人第一次瞭解到劇本殺。劇本殺的主要參與場景有線上遊戲應用和線下門店兩種。以“我是謎”“百變大偵探”為代表的線上遊戲應用主打付費劇本,陌生人玩家可以隨時隨地組局,今年春節,“我是謎”還因流量爆發而一度系統崩潰,不得不連夜增設5台服務器應急。

  線下門店則主打沉浸式體驗,提供諸如古風、民國、和風等與劇本匹配的裝修和服裝,使玩家更容易進入角色,沉浸在推理遊戲之中。一局遊戲通常由4~8位玩家組成,單局遊戲時長少則4小時,多則7小時。

玩家在進行實景劇本殺遊戲(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玩家在進行實景劇本殺遊戲(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在大眾點評搜索“劇本殺”,北京相關門店數量超過300家。36氪此前報導,業內人士抓取的美團點評數據發現,截至2019年12月,全國的劇本殺店已經由1月的2400家飆升到12000家,一年之間開出一萬家門店。

  故事與社交,是劇本殺最吸引玩家的地方。

  劇本殺的可玩性就在於故事的不完整性。每個玩家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角進入遊戲,由於敘事視角限製,玩家從劇本中獲取的信息有限,真實線索與迷惑性線索互相交織。玩家在互相分享信息、偶爾隱瞞欺騙的過程中,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在許多業內人士看來,故事性、邏輯性是一個優秀劇本的必備元素。除此之外,互動性也不可或缺。

  顧森淼偏愛能帶來深思和感悟的硬核推理本。所謂硬核推理,是指主打邏輯燒腦,在殺人手法、殺人動機上下功夫,以解開複雜的犯罪技巧和搜尋犯人為中心,完全圍繞推理展開的故事。

  除了硬核推理,劇本殺的題材還有情感沉浸本、故事還原本、機製陣營本等。沉浸本主打情感動人,還原本著重還原故事真相,機製陣營本講究團隊合作,隊伍勝利才算獲得最終勝利。

  除此之外,“線下劇本殺是一個社交屬性特別強的遊戲,所以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應該增加玩家之間的互動性,讓玩家在遊戲結束之後成為朋友。”劇本《刀鞘》的作者老玉米說。

  “一桌人坐在那兒,誰也不認識誰,但自從你拿到了劇本,你是劇本里的人,你就跟你身邊周圍的人有了關係,不再是陌生人了。”顧森淼說。

玩家在進行劇本殺遊戲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玩家在進行劇本殺遊戲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單個劇本盈利50萬元,門店恢復至年前水平

  真人實演,讓參與者“過把戲癮”,也讓產業鏈條上的多環角色收穫豐厚盈利。

  作者、發行、店家,構成了劇本殺市場的主要產業鏈。作者創作劇本,發行方類似於出版社,以買斷或分成的方式購買劇本,在包裝、印刷、配備道具後將其賣給店家,店家向玩家收取門票費用,同時提供餐飲等配套服務。

  業內將劇本分為盒裝劇本、城市限定本與城市獨家本三種。盒裝本指不限量銷售的劇本,售價約500元/盒,是最便宜、最容易購買的劇本;城市限定本指一個城市只有三家劇本殺門店能獲得授權,售價1000~2000元不等;城市獨家本指一個城市僅有一家門店獲得授權,售價2000~10000元不等。

各類大熱劇本
各類大熱劇本

  近期熱門劇本《刀鞘》的作者老玉米原本是一名旅行體驗師、演員。在玩過將近200個劇本之後,他開始嚐試創作自己的故事。

  從構思到發行,《刀鞘》前後用了三個半月,經曆了8場玩家測試,人均劇本1萬字,最後以城市限定本的形式,向120多個國內外城市、350多個店家授權發行,售價1888元,除去成本,盈利可達50萬元。

  據另一位作者天府小玫瑰介紹,發行方與作者的合作方式主要有買斷與分成兩種。買斷,是指一次性付清版權費用,根據作品質量,價格從5000元到20萬元不等;分成,即發行商在刨去成本後,付給作者一定比例的利潤分紅,目前優質作品的分成方式是四六分(作者四成、發行六成),城市限定本和獨家本如果質量夠高可以做到五五分成。

  在疫情之前,店家和發行的交易主要在線下展會完成,發行們會把新劇本拿到現場讓店家測試、體驗。然而,展會地點遍佈全國各地,測試一個劇本就要用上3~5個小時,費時又費腦。

近期舉辦的本緣長安·西安劇本嘉年華    (圖片來源:推理大師Club微信公眾號)
近期舉辦的本緣長安·西安劇本嘉年華   (圖片來源:推理大師Club微信公眾號)

  為了提升行業上下遊的運轉效率,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行業出現了例如小黑探一類的線上的內容分發和交易平台。

  小黑探CEO王歡嶽提出了“面遊”的概念,即面對面遊戲,不僅包括三國殺、狼人殺、劇本殺等桌遊,沉浸式劇場體驗、密室逃脫、實景遊戲等線下遊戲也包含在內。目前,小黑探的在售劇本接近2500個,覆蓋劇本門店數量約13000家。然而,由於無法在線上進行測試,店家始終擔心“踩雷”。

  疫情衝擊不小,但劇本殺門店都在積極自救,主動將一些劇本轉為線上,降低單價。“效果會有一些不同,但也沒有想像當中那麼差。”玩家顧森淼說。

  王歡嶽說:“根據我們的數據分析,在5月份的時候,全國劇本殺門店已經基本恢復到年前的水平了。”

  瀋陽一家劇本殺門店的工作人員若凡介紹,現在兩家分店每天可以開20場遊戲,一天下來可以接待上百位客人。

  精細化運作、打造“劇本殺+”成未來方向

  “經曆疫情,我們能夠明顯感覺到上下遊的從業者都開始思考如何精細化運作了。”王歡嶽說。這種精細化運作不僅體現在對劇本的精挑細選上,還體現在不斷提高的DM質量上。

  DM是行業對主持人的代稱,全稱“Dungeon Master”(地下城城主),也就是遊戲的組織者,出自桌上角色扮演遊戲的鼻祖《Dungeons & Dragons》(龍與地下城)。

  DM的質量影響著一家劇本殺門店的口碑,一個好的DM決定了玩家大半的遊戲體驗。

  若凡是瀋陽一家劇本殺門店的DM,已經帶了超過300場劇本殺,忙的時候一天要開五六車。

  在她看來,劇本殺的DM不只是簡單的主持人,DM也是劇中人,一個好的DM要在串起整個故事、提示玩家線索的同時,用表演感染玩家,“將客人帶到劇本中的世界,保證顧客的遊戲體驗,對於情感本、恐怖本或者大世界觀寫得特別好的作品來說效果最為明顯”。

  除了DM,若凡還是一名CV(配音演員)。“很多時候我認為劇本發行提供的音頻不夠震撼,我往往會選擇不放語音,而是自己將內容演繹一遍。”

  如何讓劇本殺進一步“破圈”,是行業面臨的一大難題。

  王歡嶽指出,與影視、旅遊等其他文娛行業結合,或許是劇本殺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與成熟的文學IP進行合作,利用已有IP來吸引更多玩家,是目前行業已經在做的事,《步步驚心》《琅琊榜2》等劇集都授權小黑探開發了相關“劇本殺”劇本。

  此外,“劇本殺+旅遊”也是方向之一,成都青城山、長沙、北京等地都出現了與景區、山莊等旅遊場景結合的“兩天一夜”劇本殺項目,四川青城山的探案遊戲團購價為888元。

位於四川青城山的“兩天一夜”實景探案遊戲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位於四川青城山的“兩天一夜”實景探案遊戲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正如圈內玩家常常掛在嘴邊的:“劇本即人生,請你換個人生,重活一次。”大俠夢也好,偵探迷也罷,劇本殺的魅力就在於,它用源源不斷的好故事,給玩家不一樣的新奇體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