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F4沒有中年危機
2020年07月31日20:00

  來源:The Valley Multimedia

  作者: 陳茜&Jill

  美國時間週三,美國四大科技公司——臉書、Google、亞馬遜和Apple的掌門人首次同框,參與國會眾議院的反壟斷聽證會。

  僅一天之後,這四家矽谷巨頭公佈財報,成績單全部超出預期,在盤後股價呈現大漲。

  這是一個華盛頓擔心,而華爾街歡呼的尷尬而又不乏諷刺的場面:“網絡經濟皇帝們”已經勢不可擋了。

  歷史首次,四大科技巨頭

  掌門人齊聚反壟斷聽證會

  這場讓全民吃瓜的國會聽證,簡單概括而言——

  人物

  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Jeff Bezos

  Apple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

  Google首席執行官Sundar Pichai

(Jeff Bezos,蒂姆·庫克,Sundar Pichai,馬克·朱克伯格)
(Jeff Bezos,蒂姆·庫克,Sundar Pichai,馬克·朱克伯格)

  內容

  國會山上的議員們 -- 雖然他們其中很大部分人不見得清楚科技巨頭們到底在做什麼 --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不爽這四家公司很久了。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反托拉斯小組對技術巨頭的權力進行了為期一年的調查之後,這些技術主管將回答立法者的問題,該調查涉及130萬份文件以及數百小時的聽證會和閉門簡報。

  原因

  這四家公司決定著數十億人的溝通,學習,工作,購物和娛樂方式。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將民眾留在家中,美國人對這些平台的依賴加劇了。此外,隨著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公開挑戰矽谷的力量,聽證會就來了。

  下一步

  科技巨頭正在接受美國和歐洲監管機構的調查,這些監管機構可能會提起訴訟甚至強製拆分。國會的主要職責是製定反壟斷法。眾議院議員的結論(將在未來幾週的報告中預期)可能會重塑科技產業。

  本次聽證會主席、民主黨代表戴維·西西里恩(David Cicilline)在聽證會一開始就給了四位科技巨頭掌門人一個下馬威,呼籲:“我們不應該在網絡經濟的皇帝面前屈服。” 西西里恩質疑這四家公司監視競爭對手的能力以及“濫用”其保持霸主地位的能力。這樣的能力“正在殺死構成美國經濟引擎的小企業以及製造業的整體活力。”

(民主黨代表  戴維·西西里恩)
(民主黨代表 戴維·西西里恩)

  四位掌門人的參與,也同時意味著他們正在面臨的美國輿論壓力,比如是否做到徹底遏製隱私權侵犯,錯誤選舉信息、種族主義和暴力內容擴散。每個公司面臨的質疑點稍有不同。

  Apple

  會在App Store上懲罰競爭對手以吸引更多客戶嗎?

(Apple首席執行官  蒂姆·庫克)
(Apple首席執行官 蒂姆·庫克)

  Apple公司CEO蒂姆·庫克(Tim Cook)週三向眾議院委員會作證時表示,Apple公司不是個壟斷企業。而iPhone在智能手機中也不占主導地位,事實上,Google的Android才擁有佔據全球主導地位的操作系統。庫克認為,Apple公司激發和發展了龐大的移動軟件市場。

  Apple面臨的指控在於,該公司武斷地對應用開發者執行規則要求,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扼殺他們的業務。其中兩名眾議員質疑道,Apple在2018年推出自己開發的同類工具後,就刪除了一些手機上的家長控制應用。美國媒體去年報導了這些應用被下架的情況。庫克辯護說,Apple下架這些應用是出於隱私保護考慮,而不是為了避免競爭。

  在業界,App Store規則的不平衡一直是Apple平台上開發者不斷抱怨的問題之一,而庫克否認Apple區別對待部分開發者。

  Google

  首席執行官發誓不會操控2020年選舉

(Google首席執行官  Sundar Pichai)
(Google首席執行官 Sundar Pichai)

  Google首席執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面臨俄亥俄共和黨眾議員喬丹(Jim Jordan)提出的一系列問題。喬丹表示,他擔心Google將定製其搜索引擎,以在與11月大選有關的搜索中讓民主黨候選人推選的喬·拜登勝過特朗普總統。

  當喬丹要求皮查伊向美國人承諾Google不會在2020年大選中支援拜登時,皮查伊說:“我們沒有任何在政治上傾斜的舉動。”

  而喬丹堅持讓Google做出承諾,皮查伊最終同意:”Google不會傾斜其功能來幫助Biden,我們將繼續以中立的態度行事。”

(俄亥俄共和黨眾議員  Jim Jordan)
(俄亥俄共和黨眾議員 Jim Jordan)

  就在最近,Google可能面臨非常直接的危險,總檢察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幾週之內就其在數字廣告市場上的優勢向司法部提出反壟斷訴訟。

  該公司還受到德克薩斯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領導的48個州的聯盟調查,該聯盟關注數字廣告。其他州也在調查Google在在線搜索及其移動操作系統方面的主導地位。

  除此之外,Google在收集數據的方式以及如何處理YouTube等服務上的虛假信息方面也受到批評。Google以21億美元收購設備製造商Fitbit Inc.的交易正在進行廣泛的反壟斷審查,這項收購被視為對監管機構的考驗。

  儘管皮查伊先前曾於2018年就反保守主義偏見向司法委員會作證,但由於他當年跳過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就外國大選舉行的聽證會而激怒了立法者,已經被國會標記為“Google”牌號背後的空位主席。

  亞馬遜

  是否使用賣家的數據來自助?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  Jeff Bezos)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 Jeff Bezos)

  聽證會開始約兩個小時後,對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首次詢問終於由華盛頓特區的眾議員普拉米拉·賈亞帕爾(Pramila Jayapal)提起。 賈亞帕爾注意到小組委員會對亞馬遜的主要關註:該公司是否利用從平台上其他賣家收集的數據來謀取利益?

  貝佐斯說:“我不能回答是或否。我們有一項政策,禁止使用賣方專用數據來幫助我們的自有品牌業務,但我不能向您保證該政策從未被違反。”

  批評者認為,亞馬遜員工可能已經使用這些數據來創建零售商自己的自有品牌產品,貝佐斯告訴立法者,公司仍在調查中。

  賈亞帕爾指出,亞馬遜可以訪問有關消費者習慣,賣家的價格和庫存數據的信息,如果用於做出有關亞馬遜自己產品的業務決策,那麼大量的細節可能會被濫用。

  Facebook

  是否通過購買Instagram以壓製競爭?

(Facebook首席執行官 馬克·朱克伯格)
(Facebook首席執行官 馬克·朱克伯格)

  司法委員會主席納里(Jerry Nadler)敦促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解釋為什麼他的公司在2012年以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Instagram。這是這家社交媒體巨頭面臨的競爭問題的關鍵部分。評論家指責Facebook購買或複製競爭對手(例如Instagram和WhatsApp)來壓製競爭。

  納德勒在調查中說,該委員會從Facebook獲得文件,朱克伯格將“中和競爭對手”作為收購Instagram的理由。納德勒說:“ Facebook認為Instagram是一種威脅,它有可能把業務從Facebook上奪走。因此,Facebook收購了它”。

  朱克伯格指出,聯邦貿易委員會當時同意了合併。他說:“事後看來,Instagram顯然已經達到了今天的規模,但當時還遠遠不夠。”

  一場“比誰更無辜”的大型表演舞台

  聽證會之後,有媒體總結了四位科技大佬的口頭禪,以下幾句光榮上榜:

  1)我們的規模還沒那麼大(CEO們試圖證明公司影響力有限)

  2)我們對美國有益(CEO們誇耀公司以幫助增長就業和加速創新等方式幫助美國)

  3)我們會盡快回覆您(每一次CEO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說他會在公司調查此事後再回覆)

  4)該被忌憚的不應是我們(甩鍋競爭對手或海外公司模式開啟,以轉移注意力)

  這是一個多麼奇怪的景象:這四人經營著價值近5萬億美元的公司,其中還有兩位世界上最富有的個人。而他們在國會爭辯,自己的企業沒有那麼強大。

  縱觀媒體評論,還有一個有意思的角度,是一些觀察家分析,這四位高管的刻意著裝和行為。相比一群戴著口罩的國會議員稀疏地坐在國會山上的聽證會大廳內,儼然一支嚴陣以待的軍隊;四位高管出現在視頻中的形象確是無比“親民”,儼然要把自己和“權利”、“壟斷”、“萬億”等字眼分割開來。

  皮查伊:帶細微紋路的灰色領帶,儘管背後牆飾紋理更加搶眼。領帶和灰色西裝以及他的頭髮鬍子搭配完美。他雙手交疊放在身前的書桌上,散發出一種和善的平靜。

  朱克伯格:純白色背景,著藍色西裝,系藍白領帶,背景略顯單調,這讓他本人更加突出。

  庫克:淺灰色領帶,深灰色西裝外套,身後一排禪意十足的綠色植物;期間偶爾拿馬克杯喝口茶。

  貝索斯:第一次在國會前露面,深色西裝和領帶,在溫暖的燈光和木書架的襯托下,顯得較為柔和。身後有各種花瓶和小裝飾品。在鏡頭拍攝不到的地方放著不少零食,偶爾吃一口。

  他們想說服來勢洶洶的議員們,科技巨頭們並非壟斷市場的惡龍。他們要展現的形象不是美國隊長,而是一個普通的路人甲。

  但顯然,國會對科技公司的調查才剛剛開始。

  拆分?可能性很小

  看到週三科技巨頭的掌門人們被國會聽證時,不少人想到了22年前的比爾-蓋茨。

  1998 年,蓋茨與多名科技產業高管出席國會聽證會。蓋茨當時表示,政府不能限製創新。而就在那次聽證會不久,美國司法部就起訴了微軟,指控它違反了反壟斷法。法官最初曾裁定微軟應當分拆,但所幸微軟通過上訴,避開了被分拆的命運。但外界認為,這次的反壟斷案是蓋茨在 2000 年退休的原因之一。

(微軟CEO  比爾-蓋茨)
(微軟CEO 比爾-蓋茨)

  蓋茨去年在接受財經媒體 CNBC 採訪時就表示,反壟斷案當年對微軟非常不利,分散了公司注意力,同時他仍然對法官最初的裁定不滿,認為不希望任何公司遭遇被分拆的命運。

  雖然不少國會議員提出要拆分大科技企業,但目前從市場的預判來看,可能性非常小。不過說到拆分,Apple倒是要拆分了,不過拆的是股票… 原因是:股價太高了不利於交易。

  Crisis? What crisis?

  科技巨頭們百毒不侵

  最後轉到週四盤後公佈的財報上,不得不感歎一句:科技巨頭們太強了。彭博社用這個標題來形容這四大巨無霸的財報:Big tech goes big. 經濟學人也用這樣的句式形容Google的商業模式:Crisis?What crisis?簡單說來,科技巨頭們目前就是百毒不侵。就算在週四美國公佈的有史以來最差的GDP數據 -- -32.9% -- 以科技股為權重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依然收盤時翻盤收漲。

  而在盤後,四大科技公司公佈財報,由於業績超出了華爾街的預期,亞馬遜,Apple,Facebook和Alphabet在盤後的交易量大幅增加,出現全線大漲。

  財報方面:

  亞馬遜

  財報表明,儘管在新冠疫情中為了保持倉儲的貨物運轉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亞馬遜仍然盈利可觀。公司利潤超出了市場的普遍預期,每股收益為10.30美元,營收為889億美元。

  Apple

  事實證明,經濟封鎖對Apple來說是有益處的:因為長期的居家令,消費者紛紛搶購新的iPhone,iPad和Mac以保持工作和社交上的連接。同時,Apple公司營收大幅度好於預期,並宣佈了4比1的股票分割。

  臉書

  財報顯示,Facebook從疫情引發的負面影響以及此前上百品牌抗議並撤銷廣告的混亂中恢復了過來。臉書公司的銷售額超過最高預期,收入躍升11%,達到187億美元。關於當前的廣告商抵製,該公司表示,7月的前三週與第二季度的增長率一致。

  Google

  財報顯示,公司收入首次出現下降,但Alphabet利潤有所上升。廣告銷售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1%。但是總體收入並沒有華爾街擔心的那樣糟糕,下滑了2%。其中,耀眼的收入貢獻來自於YouTube,帶來了38億美元的收入

  最後,推薦大家去讀讀《經濟學人》這幾天上線的一篇文章叫做《Google的中年危機》。當中描述了Google的業務日趨成熟,其文化不斷變化以及與政府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這表明了衰老的跡象。文章表示Google這樣的科技企業需要處理自己的中年危機感。

  確實,沒有公司能永遠保持高速增長,誰都逃不過商業週期的魔咒。但對於矽谷F4來說,就算是邁入了中年,單從財報和資本市場的熱情上來看,Crisis? What crisis?

  參考資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7-28/four-tech-giants-gird-for-tough-hearing-in-house-antitrust-probe

  https://www.npr.org/2020/07/29/894802424/watch-heads-of-amazon-apple-facebook-and-google-testify-on-big-techs-power

  https://www.npr.org/2020/07/28/894834512/big-tech-in-washingtons-hot-seat-what-you-need-to-know

  https://www.cnbc.com/2020/07/29/big-tech-including-apple-and-facebook-report-earnings-late-thursday-which-could-mean-a-crazy-market-day-on-friday.htm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