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忽來: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2020年07月31日06:57

原標題:夏雨忽來: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老一輩的人常說這樣一句話:六月的天,小孩的臉——說變就變。農曆六月,正是一年當中最炎熱的盛夏,這時候的天氣似乎有點“任性”,剛剛還是豔陽高照,一轉眼就狂風大作,烏雲席捲,馬上就要暴雨傾盆了。

如果說春雨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秋雨是“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那麼夏天的雨就顯得豪爽多了,突如其來,興盡則去,氣勢滂沱,隨心所欲。

大雨之後,往往還會有彩虹出現在天際,彷彿是對自己的冒失造訪感到歉意,為人們送上一份厚禮。

夏雨忽來的場景在古詩詞中也時有出現,接下來我們就在蘇軾的詩作中去感受一下。

有美堂暴雨

(北宋)蘇軾

遊人腳底一聲雷,

滿座頑雲撥不開。

天外黑風吹海立,

浙東飛雨過江來。

十分瀲灩金樽凸,

千杖敲鏗羯鼓催。

喚起謫仙泉灑面,

倒傾鮫室瀉瓊瑰。

這首《有美堂暴雨》是蘇軾在杭州擔任通判期間寫的。詩題中的“有美堂”由前任知州梅摯所建。

這裏居高臨下,左眺錢江,右瞰西湖,風景獨好,蘇軾也時常前來遊賞,這首詩就記錄了他在有美堂偶遇的一場暴雨。

詩作從一聲驚雷中拉開了序幕,但蘇軾寫雷不訴諸聽覺,也不訴諸視覺,而是另闢蹊徑,從觸覺入手——連腳下的地面都為之一顫,可見這雷聲有多驚人了!與此同時,既低且厚的烏雲,陰沉密佈,直壓頭頂。

第三句,作者展開了聯想。這樣極端的天氣,想必一定有大風從天外而來,狂風席捲烏雲,掀起滔天巨浪,整個海面都像站立了起來一樣。

蘇軾如此奇崛的想像,也是從他的前輩杜甫的文章《朝獻太清宮賦》“九天之雲下垂,四海之水皆立”化用而來。

第四句是說,在視線所及的範圍之內,一大片烏雲正從錢塘江東邊快速移動,過江而來。

頃刻之間,暴雨就傾盆而下。雨中煙波瀲灩的西湖就像一支溢滿美酒的金樽,密集的雨點如同萬千羯鼓同時敲響一般鏗鏘澎湃。

這磅礴激烈的暴雨令詩人無比震撼,他想,如果是大唐詩仙李白見到這般場景,又會激發出怎樣的妙句呢?

“謫仙”是賀知章對李白的讚譽,當年李白入宮供奉翰林,擔任唐玄宗的禦用文人。

《舊唐書》中記載,有一次,玄宗譜出了新的曲調,急召李白填詞。可是李白喝醉了酒,“長安市上酒家眠”,睡了個人事不省。

宮人強行把李白帶回,在臉上潑灑清水,這才讓他清醒過來。李白大筆一揮,頃刻之間就寫成十幾篇。

蘇軾在跳珠泄玉般的急雨中,聯想到了李白的故事,不禁突發奇想:該不是天公欲造新詞,才以這珍珠瓊玉一般的雨水灑落人間,來喚醒詩仙李白揮灑翰墨吧!

蘇軾這瑰麗的想像和奇特的詩思,將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描繪得如同天風海雨,奔騰不羈。

而他在杭州寫下的另一名篇里,也記錄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兩首經典詩作,為千年之後的我們再現了一幅酣暢淋漓的“西湖驟雨圖”。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這是唐代詩人許渾的一聯名句,尤其是後一句,高度概括了暴雨之前風雲突變的氣象,而被後人千古傳詠。

明代畫家張路有一幅傳世畫作,描繪的是大雨來臨前的景象,因此被後人冠以“山雨欲來圖”之名。

▲《山雨欲來圖》明 張路

絹本設色 147cm×10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粗看這幅畫,山高壑深,煙雲渺茫,樹石泉林,溪澗流淌,似乎與一般山水畫營造的景緻並沒什麼不同。

仔細觀察之下,就能從畫家的筆墨細節中讀出不同尋常的畫面語言:畫面上部的山峰不用線條勾畫,而是用大筆橫點融成,山的外圍輪廓呈現出不規則的曲線,這種大膽的用筆,將風雨大作時山頂樹木隨風飄搖的狀態,恰到好處地描繪了出來。

左側山岩上淩空斜生的樹木,以及近處的兩株大樹,也都被狂風吹彎了枝條,畫家用兩兩平行的橫向短線條來點出樹葉,營造出一種狂風亂舞、枝葉紛飛的視覺效果。

山岩之間的小徑上,一位漁夫扛著漁網,正在頂風前行。想必他也剛剛收網,準備匆匆回家,躲避這場即將來臨的暴雨。

畫家通過這些有形的元素,讓無形的狂風無處不在,讓積蓄的暴雨呼之慾出,恰如其分地呈現了許渾“山雨欲來”的詩意。

盛夏時節,驕陽似火。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為焦灼的大地帶來片刻涼意。它從風雷動地中來,又戛然而去,在身後留下一彎彩虹,或是一片晴空,這是專屬於夏天的不期而遇。

原標題:《夏雨忽來: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