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車登陸納斯達克:市值達百億美元,早期投資人複盤投資曆程
2020年07月30日22:55

原標題:理想汽車登陸納斯達克:市值達百億美元,早期投資人複盤投資曆程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7月30日晚間,理想汽車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成為繼蔚來汽車之後,赴美上市的第二家造車新勢力企業。

理想汽車以“LI”為證券代碼,公司發行定價每股11.50美元,以發行9500萬份ADS(美國存托股份)計算,公司盤前市值達到97.24億美元。

公司招股書顯示,理想汽車此前已經獲得了3.8億美元的基石投資。其中,美團點評將再投資3億美元,字節跳動將投資3000萬美元,王興個人再次投資3000萬美元,Kevin Sunny投資2000萬美元,上述四位基石投資者都是理想汽車的老股東。同時,高瓴資本意向認購3億美元。

2015年,李想創立了理想汽車,這也是李想繼泡泡網、汽車之家後第三次創業。公開數據顯示,在理想汽車發展的五年間,公司已陸續完成9輪融資。其早期投資方包括明勢資本、元璟資本、山行資本、經緯中國、中金資本等投資機構,同時,字節跳動、美團這樣的互聯網巨頭也參與到理想汽車的多輪融資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理想汽車IPO後,李想將繼續擁有公司21.0%的股份。而王興及美團的持股比例將超過李想,從IPO前的23.5%增至24.0%,王興個人也是理想汽車的董事;投票權方面,IPO之後,李想將享有72.7%的投票權,而王興及美團的投票權則為8.3%。

此次理想汽車上市後,多位早期投資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複盤投資曆程,並展望理想汽車未來的發展前景。

極致創新和極客精神的推動

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是理想的天使投資人,同時,華興新經濟基金投資了理想的A及A+輪。談及當時入場時的判斷,華興資本認為,第一,車的電動化和智能化為這個巨大的市場帶來了新的可能;第二,要找到最好的、最適合做件事的創始人。這是一個長期和艱苦的投資,但潛在回報是巨大的。有人會比較看重造車的過程中一些技術的關鍵節點,比如樣車、小批量等等,這些關鍵的節點在工程上是重要的。但最終的檢驗只有一個,就是消費者是否喜歡。

“在這個過程中,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類似於黑匣子,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看到消費者的投票結果。我們希望找到最好的創業者,走過這一段過程。”華興資本方面表示。

藍馳創投最早在2016年參與了理想汽車的A輪投資,此後又對理想汽車連續追加投資。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天宇表示,未來仍會考慮長期持有其股份。“我覺得這是至少萬億美金的大賽道,會出現千億美金的大公司。接下來,公司要提升價值,需要跨越的幾個大台階第一是銷量的突破,第二是智能化,第三就是運營模式的不斷優化。”他說。

山行資本早在2017年下半年就參與了理想汽車的Pre-B輪融資,並在後續追加投資,總投資數額高達數億元。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山行資本創始合夥人、車好多集團CEO楊浩湧,也是第一位投資支持理想汽車的知名創業者。

山行資本創始合夥人徐詩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當時團隊選擇投資理想汽車,首先是比較認同賽道的結構機會,同時也看到了創業的難度和高門檻。理想汽車作為一家產品自帶流量的公司,對每個供應鏈細節、產品體驗、用戶極致、智能車聯網的體驗等方面都有較為深刻的理解,而這樣的超級用戶視角的創新是抓住用戶的根源。

“李想是連續成功的創業者,對產業有全面的理解,我們認為這樣對產品的極致創新追求的人,還是有機會跑出來的。”徐詩說。

相比於當下新勢力造車市場的其他公司,徐詩認為,理想汽車也有著自身的獨到之處。它對自身的定位是“做家庭的第二輛車”,也是目前唯一的增程式電動汽車。在新能源汽車相關基礎設施建設並不發達的情況下,電池本身的物理限製成為了電動汽車的挑戰。增程式的方案可以做到油給電,使用戶減少焦慮。

徐詩稱,雖然這個方案早期存在一定爭議,但今天來看用戶的體驗和口碑都很好。自去年11月至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車創下了第一個1萬輛車的汽車下線速度的最快記錄,體現了其供應鏈和產品能力的功底。“整體上來說,理想抓住了用戶的心智,抓準了市場定位,經過最艱難時期的挑戰,再往後是越來越順。”她說。

當下,部分新勢力造車企業各懷上市打算。對此,徐詩表示,現在確實是不錯的上市窗口期。“新勢力造車行業已經處在爆發前夜,行業的發展趨勢非常明顯。資本市場的窗口打開,行業的結構性機會出現,而且用戶、產業鏈對賽道都形成比較深的認同。”她說。

徐詩認為,電動汽車的未來是軟件驅動,通過網聯化、智能化來改變用戶的駕駛體驗和服務應用體驗,李想這樣在中國做過優秀的互聯網公司產品的創始人是有優勢的。

創業抓住三個本質,有望成為千億美元市值公司

泰合資本作為理想汽車B輪系列獨家財務顧問並參與投資,泰合資本管理合夥人郭如意表示,理想汽車今天的成功,並非得益於某一方面的優勢,而是來源於團隊全面而綜合的素質,這歸功於李想和團隊對行業終局的敏感洞察、對商業本質的深度思考、對產品的極致打磨、對技術的堅定投入、對組織管理的不斷升級。

“大多數分析會認為理想汽車的上市代表資本對智能汽車賽道的整體看好,是市場的短期熱度導致的,但我們認為,長期來看,理想汽車上市後有望成就千億美金的市值,因為理想汽車自創始之初就抓住了三個本質”郭如意說。

首先是汽車消費的本質,汽車工業產業鏈條長且複雜,打造任何產品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戰略舉措,畢竟汽車不像互聯網產品一樣可以反複試錯和迭代。理想從一開始就選定中大型SUV,這基於對市場供需兩側深度的解構分析。

從需求側看,一是隨著中國市場大量新中產家庭湧現,家庭用戶第二輛車的主要使用場景就是全家出行,6~7座中大型SUV必然是用戶首選;二是低價位代步車升級換代,大量換車用戶主力消費的價位區間在25~40萬左右。而從供給側看,目前無論外資還是國產廠商,在這一價位都難以看到高品質、有競爭力的同類型SUV車型出現。

其次是電動車行業的本質。當所有人都在討論“電動化、智能化”話題的時候,並沒有太多人關注其實現的成本。這裏包括宏觀成本和微觀成本,宏觀成本是指社會基礎設施的成本,既包括電池能量密度的持續提升、電池技術的升級和其成本結構的重大改變,也包括充電基礎設施的大量升級和成本優化,這要求每一個電動車行業的玩家充分考慮整個行業的發展節奏,順勢而為。

微觀成本既包括用戶決策成本,也包括決定企業生死的經營成本。在用戶決策成本中,最大的門檻還是來自於對“燃油車還是電動車”的品類糾結,而引發糾結的核心出發點還是里程焦慮。理想用“解決里程焦慮的電動車”占領用戶心智,掃除了這一決策障礙。經營成本方面,理想從一開始就明確“活下去”的大目標,選擇增程式的技術路線,保證了賣車伊始就能出現正毛利,且量產後的毛利遠高於其他競品,從而實現自我造血、提升了“活下去”的能力。

最後是商業的本質。在這一點上,李想堅持“不騙自己”。這一點首先展現在了定價策略上,理想汽車從創立第一天就要求團隊必須刨除所有補貼的影響,對產品獨立、市場化定價,這有效避免了補貼變化帶來的價格體系衝擊和用戶體驗落差。在商業效率方面,李想基於自己多年在汽車之家平台觀察到的傳統車企品牌營銷費用居高不下的弊病,從第一天就給公司定下“實現10倍商業效率提升”的目標,展開了一系列創新——打造一條龍的顧問服務以減少交付和售後環節的低效冗餘、建立用戶賬號體系以打通用戶全生命週期觸點、創建數據化的透明系統以實現內部全鏈條管理。

郭如意表示,正是基於對這三大本質的認知,李想在產品上近乎偏執地打磨每個細節,在商業上極致嚴苛地追求每個環節的效率提升,在戰略上完全打開自己,從各路高手那裡吸取經驗教訓,讓自己成長為有控盤千億美金企業能力的創業者。

(作者:申俊涵,韓雅麗 編輯: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