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黃直播調查:誘惑打賞只是開胃菜 有的為賭博引流或用木馬竊密
2020年07月30日11:40

  原標題:涉黃直播調查:誘惑打賞只是開胃菜 有的為賭博引流或用木馬竊密

  “歡迎XX哥哥,一台跑車加微信。” 7月20日,按照網友提供的線索,記者下載了某直播APP,這個直播APP不同於普通的直播間,需要充值才能發言。

  而在充值之前,用戶只能瀏覽各個主播的直播間,記者注意到,大部分主播把直播間的名字設得較為露骨以吸引點擊,如 “少婦潘金蓮”等等。而以色情表演誘惑用戶刷禮物成了主流盈利模式,在某直播間,隨著用戶禮物越刷越多,該女主播的色情表演也越來越露骨。

  直播在成為線上帶貨的扛把子同時,也正被灰產盯上。

  6月至今,涉黃直播平台亂象多次進入公眾視野。曾引起熱議的“滴滴司機性侵直播”事件最終被證明為涉黃直播平台夫妻的自導自演;7月7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一連通報了7起網絡直播平台傳播淫穢色情低俗有害信息典型案件,這揭開了涉黃直播平台的冰山一角。

  7月16日至26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不少涉黃直播平台曆經“嚴打”也並未完全消失,而是衍生出了新模式,黃賭兼有、聚合直播等成為了一些涉黃直播平台的新生財之道。記者在下載不少APP時還收到了手機系統自帶的病毒提示,有專家提醒,用戶個人信息有被竊取的風險。

  涉黃直播如何根治?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不少直播平台運營團隊、註冊公司往往在國外以逃避監管,涉黃平台的隱蔽性、複雜性相比過去進一步提升。

  涉黃直播亂象:色情表演誘惑用戶打賞,“土豪”可加主播微信 “私下”約

  “歡迎XX哥哥,一台跑車加微信。”“哥哥你是哪的人啊,來我這可以約哦。”7月20日,按照網友提供的線索,貝殼財經記者下載了數個涉黃直播APP,隨意打開一個女主播的直播間,往往就會聽到上述露骨挑逗的言語。

  記者發現,一般只有發言或送禮物,女主播才會與用戶“互動”,因此以各種話術吸引用戶刷禮物就成了女主播們賺錢的不二法門。

  不過,絕大多數APP對用戶發言設置有門檻,如記者在某APP發言時發現系統提示,必須“充值到2級VIP會員才可發言”,而充值需要38元。

  在充值之前,用戶只能瀏覽各個主播的直播間,大部分主播把直播間的名字設置的較為露骨以吸引點擊,如 “少婦潘金蓮”等等,或直接把需求寫在直播間上,如 “跑車加微送福利”等。

  其中,不同平台的充值金額不同,如一家涉黃直播平台中,用戶給主播所刷的禮物中,一台“跑車”要花費人民幣159元,一個“煙花”則需要人民幣399元。

  7月26日,貝殼財經記者隨機進入該平台一名女主播的直播間,發現其粉絲有1.1萬人,共收到1.35萬元禮物,其中,當天給她刷禮物的用戶在50元至300元不等,而“月榜”中則有刷2400多元的“土豪”,在直播中,隨著禮物越刷越多,該女主播的色情表演也越來越露骨。

  根據此前法製晚報對某涉黃主播的採訪,根據開放程度、話術的不同,這類涉黃主播的收入也不盡相同,有的三個月賺了一萬多,有的一星期就賺了近3萬元。

  7月26日,貝殼財經記者瀏覽某涉黃直播平台中的“主播招聘啟事”發現,做涉黃主播的保底工資為3000元,“轉正”後底薪5000元,能獲得20%的禮物提成,這對一些人具有較大的誘惑。如法製晚報報導,一名涉黃女主播表示從事這行的原因是“家裡的菜店倒閉,有兩個孩子要養,還欠了很多外債。”

  有直播行業人士告訴記者,一般正規直播平台與主播的分成在四六或三七,照此來看,涉黃直播平台主播的分成金額要少於正規直播平台,但“這類主播的主要收入除打賞外可能還有私下‘約’的部分,特別是許多主打擦邊球的平台,主播首先在平台上通過擦邊球誘惑網友充值,再把充值較多的‘土豪’拉到小群裡,私下進行色情交易獲利。”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告訴記者,這類行為首先觸犯了傳播淫穢物品罪,根據《刑法》,以牟利為目的,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此外,對於一些單獨“可約”的主播,也有可能涉及賣淫嫖娼,違反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

  黃賭“沆瀣一氣”,涉黃平台與涉賭平台互相引流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相比過去,越來越多的涉黃直播平台開始謀求除打賞之外的其他收入,其中賭博是最常見的“搭檔”。

  在某涉黃直播平台中,幾乎每個主播的頁面中都有“六合彩”、“百家樂”等賭博標籤,甚至還有的主播直播間本身就是賭場,在不少涉黃直播的直播間中,也時常彈出“XX用戶在一分六合彩中下注X元”的字樣。

  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涉黃平台與涉賭平台互相引流的情況正變得越來越普遍。如一家名為“月亮直播傳媒有限公司”的直播平台中不僅有各類主播進行挑逗式直播表演,還設置了“一分彩”、“看牌牛牛”等各類具有賭博性質的遊戲,用戶可以通過銀行卡、支付寶、微信等各類方式進行充值,充值大筆金額的“侯爵”用戶甚至可以指定主播代替自己進行賭博。此外,如果發展“下級玩家”還能獲得下級投注金額2%的返點。

  相對應地,針對大額充值的“土豪”玩家,一些賭博平台也會“空降”女主播到玩家所在城市,這進一步刺激了賭客的充值熱情。

  對此,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律師戎誌亮公開表示,判斷 APP 以娛樂為目的,還是打著遊戲名目的博彩活動,可以從參賭人數多少、投入資金大小、開發商運營商抽頭漁利的數額以及能否提現等方面來評判。如果平台不僅提供“百家樂”等涉賭遊戲,還允許玩家反向將遊戲代幣兌換為人民幣,提供所謂“兌換籌碼”等功能,即可判定為賭博遊戲。

  “涉賭的問題,有可能觸及治安管理處罰法與刑法。”趙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一般性的賭博,小額的比較輕微,大額就可能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要沒收賭資;若為賭博提供資金,屬於賭博罪或開設賭場罪,要予以刑事拘留。”

  涉黃直播平台多佈局境外,有的帶有木馬或竊取用戶私人信息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絕大多數涉黃APP均將企業的註冊地址放在了海外,如“月亮直播”的介紹中,其屬於“英屬維京群島”的某娛樂集團;而“小姐姐直播”等多家涉黃直播平台也自稱屬於“英屬維京群島”的某公司。

  根據警方對此類涉黃直播平台的掃黃工作通報,許多直播平台將服務器設置在國外,平台高層人員也均生活在國外,以此逃避監管。

  對此,方超強表示,服務器和主創人員在國外的直播平台,肯定不會拿到電信業務許可證,此外有主播打賞的涉黃平台,案子金額應該很快就會突破入刑的標準,很有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

  需要注意的是,記者在下載不少APP時都收到了手機系統自帶的病毒提示,對此,有直播平台解釋稱是因為“直播間含有18歲以下人群不易觀看畫面,所以可能有誤報病毒的提示”。但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此類提示並非與色情畫面有關,而是系統檢測到APP帶有木馬或有竊取用戶信息的行為。

  對此,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表示,有很大一部分電信詐騙,往往都是利用色情為幌子和誘餌來作為切入口的,另外這些APP沒有安全規則,有可能會竊取手機資料,為後面的電信詐騙提供可能,涉及侵犯公民信息罪。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隨著涉黃平台的發展,近期還出現了一類“聚合直播”平台,此類平台將上百個涉黃直播平台的直播間聚合到一個平台上,該平台並不能直接向主播刷禮物互動,但能以遊客身份觀看,此類“聚合直播”平台以賣廣告為生。

  7月20日,貝殼財經記者聯繫到一家聚合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員,對方表示,該APP日常獨立訪客50萬,日活能達到200萬,累計下載量600萬,歡迎在網站發廣告“引流”,“開屏廣告包月3.5萬元,直播間固定位包月2.3萬元。”而當記者問詢一般什麼廣告比較常見時,對方回答“賭博或色站”。

  “從廣告層面來看,這種互聯網廣告明顯違反廣告法:涉及賭博和涉黃的廣告明確禁止傳播,電信條例也有類似的規定。”方超強告訴記者,“從廣告法和電信條例來看都構成行政違法,更深程度會構成非法經營罪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記者從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獲悉,今年6月起,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會同最高人民法院、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遊部、市場監管總局、廣電總局等部門啟動為期半年的網絡直播行業專項整治和規範管理行動。根據群眾舉報線索並經核查取證,已依法依規對一批傳播涉淫穢色情、嚴重低俗庸俗內容的違法違規網絡直播平台,分別採取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部署查辦了一批利用色情低俗直播內容誘導打賞案例,對一些平台傳播網絡低俗直播內容作出行政處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