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群:中印在亞投行的合作相當不錯 不應被一時的糾紛拖累
2020年07月29日19:45

  金立群:中印在亞投行的合作相當不錯,不應被一時的糾紛拖累

金立群   澎湃新聞記者 蔣夢瑩 圖
金立群 澎湃新聞記者 蔣夢瑩 圖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第五屆理事會年會視頻會議於7月28日舉行。理事會選舉70歲的金立群為亞投行第二任行長。

  自亞投行2016年成立以來,印度是亞投行非常重要的股東,且一直保持著非常好的合作關係。但近期中國與印度在地緣政治和投資領域的關緊都較為緊張,這是否會影響到亞投行在印度的項目?金立群個人又是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7月29日,金立群在亞投行新總部——位於北京的亞洲金融大廈向澎湃新聞就此回應。

  “在國際上國家跟國家之間有的時候發生一些爭執,或者一些衝突糾紛是很正常的。作為一家國際多邊機構,成員之間有的時候有些矛盾也不奇怪,總體上是要朝前看。習主席說聚焦共同發展,堅持包容開放,這就說明亞投行應當成為讓大家在一起合作的一個平台,不要被某一些暫時的糾紛所拖累。”金立群表示,“我個人感到對於國際上的一些事情這樣處理比較合適。”

  從亞投行的角度出發,金立群稱,亞投行是一家國際多邊機構,是非政治性的機構,不能捲入到成員國之間的任何政治糾紛中去。因為捲進去就失去了國際多邊機構的性質,把事情搞得更糟糕,無利於問題的解決。國際多邊開發機構考慮的任何一個項目,要考慮經濟上的效益、財務問題、環境保護問題,以及當地民眾的反應等所有這些涉及經濟開發的方方面面,唯獨不可以從政治上來考慮這個問題。

  “我們成立銀行的時候,我們定的目標是一個國際多邊機構。習主席昨天說,亞投行是朋友圈越來越大,合作夥伴越來越多,好夥伴越來越多,合作的質量越來越高,在國際上樹立了一個專業、高效、廉潔的新型國際多邊機構的嶄新的形象。這是習主席對我們最大的鼓舞和鼓勵。”金立群表示。

  金立群也直言,亞投行是按照國際高標準來做的,在碰到實際問題時,有時有的中國民眾不太理解。金立群進一步表示,他對中國民眾的不理解表示理解。

  金立群說:“一個項目從開始準備,如應對新冠肺炎這樣的項目,在很短的時間內,要按照我們的程序來做,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新冠疫情沒有國界,它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所以我們按照我們的標準來做,國內有些網民不太理解,我真的理解,我也不怪他們。但是國際上的反應是非常好的,這就是對亞投行的真正考驗。你是不是一個國際機構,你是不是按國際的規矩來辦事?所以很多事情定一個標準很容易,要真正做到執行是比較困難的。”

  金立群回顧稱,亞投行與印度合作近5年來也並非沒有風波。

  “2017年我們一個項目也是給印度提供的,在印度政府方面反映還是很好的。但是從印度方面來看,也有各種說法,他們說為什麼我們要向亞投行借錢?有些印度的網民也不瞭解,他認為亞投行是中國的銀行,借的錢就是受到中國的控製。所以每個國家都有一些人不太瞭解情況,這個沒關係,我們可以多做解釋,要做必要的宣傳工作讓大家瞭解。”

  金立群說,中國跟印度分別作為亞投行第一第二大股東,合作得還是相當不錯。亞投行有印度籍的副行長主管貸款,還有印度籍的大批工作人員,大家在這裏都和睦相處,工作進展都很順暢。希望亞投行能夠連接各個成員之間的紐帶,讓大家更多看到共同點,而不是被一時的糾紛所拖累。

  據亞投行官網,印度於2016年1月11日加入亞投行。中國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認繳股本297.8億美元,占總認繳股本30.78%,占總投票權26.5981%;印度為亞投行第二大股東,認繳股本83.673億美元,占總認繳股本8.6489%,占總投票權7.6166%。

  6月17日,亞投行批準了印度政府申請的7.5億美元(約合49億元人民幣)貸款,以幫助該國抗擊新冠疫情。此貸款將用於支持印度防控和檢測新冠病毒,以及緩解新冠疫情對印度貧困弱勢家庭的衝擊。這是印度為抗擊疫情向亞投行申請的第二筆貸款。今年5月,亞投行曾批準向印度提供5億美元(約合35億元人民幣)的新冠肺炎應急貸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