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行者”和100多位聾人的故事
2020年07月28日05:26

原標題:“默行者”和100多位聾人的故事

“默行者”和100多位聾人的故事

王鑫昕

  站在成都市武侯區和平社區廣場的入口處,聾人許凡星右手舉著宣傳單,左手頻頻做出邀請的手勢,微笑著將路人引向10米開外不太顯眼的攤位。

  “我們是聾人創業,現在推廣‘倒蛋鬼’雞蛋,3塊9毛8一盒……”一個響亮的女聲從這位小夥子腰間的便攜擴音器里傳出。

  社區廣場人來人往,熱鬧極了。但對許凡星和他的另一位聾啞人同伴來說,他們的世界是無聲的,倆人只能靠同事錄製的這段吆喝聲來推銷雞蛋。

  許凡星來自一個叫“默行者”的創業團隊。團隊致力於聾人群體創業就業,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經營面臨窘境,銷售雞蛋,是這個團隊最新開拓的市場領域。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這個團隊一共吸納了100多位聾人成為“默行者”的新成員。

迎來新生活

  6月初,29歲的許凡星加入了“默行者”,是賣蛋的100多位聾人中的新人。

  此前,這個黑龍江小夥子輾轉山東、北京、遼寧等地,先後在快餐店、牛仔褲廠、電子廠、飯店等地方打工,也自己創業過。這份新工作是好友、“默行者”的老員工李偉介紹給他的。

  儘管已有10年工作經曆,但做地推對許凡星來說仍算一種突破。第一天上崗時,他非常緊張,害怕路人嘲笑,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幾天下來,這種感覺就不存在了,心情漸漸舒展。他把每天17時到21時的地推時間稱作“開心的地推”。

  和平社區居民譚女士順著許凡星手勢的指引,購買了5盒共計30枚雞蛋。她說,聾人創業不容易,反正在哪兒都是買,應該支援一下。付款後,她還掃碼加入了後期購買、配送的微信服務群。

  與許凡星一起值守攤位的,是一位名叫陳柳兵的女孩。臨近18時,她回到攤位,擺好支架,調整位置,放上手機,點開畫面,一場無聲的線上直播銷售開始了。

  “在哪裡賣蛋”“你很漂亮”“好吃倒蛋鬼”……開場白結束後,她湊近屏幕,仔細瀏覽網友評論,再一一回覆。這天,觀看她直播的人數有50多人,比起最多一次400多人的觀看量,她覺得這次效果不算好。

  加入團隊一個多月來,陳柳兵已經通過地推直播賣出了20多盒30枚裝的雞蛋。她說,地推和直播,都是在加入團隊後現學的,這些經曆讓她增長了見識。

  和許凡星一樣,陳柳兵也是經聾人朋友介紹加入團隊的。除了地推營銷,她每天還和同事們一起提前把雞蛋分揀、裝箱,空閑了會去公司的駕校免費學車,晚上回到家,喂狗、吃飯、睡覺。

  這位23歲的廣東女孩覺得,這種平淡的節奏正是她理想的狀態。此前,她在深圳某電子廠工作了兩年,那裡只有她一個聾人,溝通不便,加上工廠的環境讓她感到不適,於是辭掉廠里的活兒,回到家裡一邊照顧生病的爺爺,一邊物色著新的工作。

  “如果沒有來賣雞蛋,我也不知道我會去做什麼,就是到處找吧,找合適自己的。”對於未來,陳柳兵並沒有過多的規劃,但她表示會留在這裏,努力做地推。

地推找到推廣的機會

  “默行者”是四川默行者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的簡稱,成立於2019年6月。創始人龐化章說,公司成立的初衷是面向聾人、服務聾人。截至目前,業務已經覆蓋了20多個省市。

  但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使這個聚焦於物流運輸和駕校、酒業領域的創業企業陷入困境。以物流為例,其在成都、達州、天津、武漢等地的物流體系紛紛陷入虧本狀態。

  今年5月,“默行者”推出“倒蛋鬼”業務,開始依託他們在貴州的養雞場銷售雞蛋。

  擺攤原本不在這個團隊的計劃之內。一開始,他們通過與各社區便民超市、生鮮店、水果店等合作進行推廣,每賣出一盒雞蛋就讓利門店幾毛錢,借此打開市場。“最終目的是要選取合適的小區,建立雞蛋直營點”。

  儘管需要付出合作的成本,但另一名創始人張金鳳說,一開始選擇與門店合作,是因為有門店的認可,會有利於推廣。

  “倒蛋鬼”在拓展市場的時候,成都市城管委推出一系列助力復工復產的舉措,明確要求疫情期間,在不佔用盲道、消防通道和不侵占他人利益等前提下,允許在一定區域設置臨時占道攤點攤區和夜市、允許臨街店舖越門經營等。

  “默行者”團隊決定,將雞蛋的推廣點從合作門店擴大到城市管理部門劃定的臨時擺攤區域,銷售點位很快由幾個增加到了幾十個。

  “以前擺攤設點多少會受到一些限製,現在我們就很少有這方面的擔憂了。”“默行者”運營負責人劉彤說,在與門店合作前期,小區物業會讓他們將擺在門店外的點位往外移,為業主車輛的通行和停放騰出空間,城管部門會讓他們往內移,不影響市容市貌和馬路的暢通。

  如今,在不佔用消防通道、盲道和不侵占他人利益等前提下,“倒蛋鬼”團隊就可以安心地擺攤了。在建立固定的直營點之前,在人流量密集的地方擺攤,無疑是最好的宣傳點。

這是自食其力

  創始人龐化章對自己團隊銷售的雞蛋品質充滿信心:雞蛋都產自貴州赫章的養雞場,這個雞場是公司開辦的,也是面向當地聾人的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雞苗從德國進口,雞飼料只使用科學配比後的豆粕和玉米,“母雞的品質決定了雞蛋的品質”。

  聾人銷售在攤位上向顧客賣雞蛋的時候,交流都很簡單直接,要麼在寫字板上寫下價格、個數等,要麼就直接敲開雞蛋和市場上的普通蛋做對比。

  “默行者”緊鑼密鼓地開闢著“倒蛋鬼”的“疆土”。龐化章說:“現在的情況較之前更方便於點位的擺設,進而帶動了銷量,收益額以每天30%-40%的幅度同比上升,聾人員工收入可觀。”

  “我們想堅持做這個就是為了讓更多的聾人能夠生存下去。要做好品牌,建立信任,身上背負的壓力也挺大的。”張金鳳坦言,不想通過“賣慘”來博得同情,但是團隊需要發展,也就需要更多人的認可,知道他們都是自食其力。

  陳柳兵的父母聽說她在默行者工作以及工作內容後非常開心,他們很支援女兒的決定,並希望她不要再換工作,好好幹就行了。陳柳兵回覆:“我會的。”

  許凡星卻沒有把自己在默行者做地推的事告訴家人。“媽媽想要我去飯店切菜,她認為一個聾人想要生存就只能靠切菜,但我不服,我不信我只有切菜的能力”。

  地推賣蛋是許凡星在默行者尋找出口的第一步,接下來,他打算通過短視頻、微電影等線上形式推廣“倒蛋鬼”,將賣雞蛋和視頻製作的興趣結合起來,講述聾人自主創業的故事。

實習生 羅豔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鑫昕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28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