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CEO貝索斯轉型:被迫成為政府關係衝鋒者
2020年07月28日08:16

  導語: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本週三將首次前往美國國會發表證詞,這標誌著他所扮演角色的重大轉變。此前在亞馬遜的政府關係事務上,他基本採取了放手不管的態度。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去年9月,亞馬遜ECO貝索斯在距離白宮兩個街區、著名的全國記者俱樂部內,滔滔不絕地講述關於全球變暖的可怕數據。當時,他說自己有一些激動人心的事要宣佈。

  他揭開了一個高聳的招牌,但上面並沒有出現亞馬遜的名字。這個招牌介紹了他的“氣候承諾”,一個旨在推動企業減少碳排放的項目。是的,亞馬遜是當時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這個項目上籤字的公司。但貝索斯說,這會帶來更大的動力。

  儘管這是個關於亞馬遜的公司新聞,但被描繪為更宏大的願景。

  這次活動反映了貝索斯對華盛頓特區的態度。他抓住機會把自己塑造為政治家,例如《華盛頓郵報》的挽救者,在這個國家的精英階層中占有一席之地。與此同時,他不喜歡從事日常工作來加強亞馬遜對政策製定者的影響力。

  然而,當本週三貝索斯首次前往國會發表證詞時,一切都變得不同。他將與Alphabet、Apple和Facebook的CEO一起,參加國會對美國科技巨頭的調查。預計他將面臨更猛烈的批評,以及來自各方面的問題,例如亞馬遜的勞動條件、市場地位,以及他作為世界首富的地位。

  這種形式在公眾場合的露面是貝索斯以往一直極力避免的。

  關於自己的老朋友貝索斯到目前為止如何與美國政府打交道,AOL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說:“這不是傳統的政治遊說,更像是長期的關係建設:逐步建立聲譽,可能持續數十年。”

  亞馬遜拒絕對貝索斯的情況發表看法。

  貝索斯於2013年來到華盛頓特區,引發了震動。當時,他以2.5億美元的價格從長期所有者手中收購了《華盛頓郵報》,給這份老牌報紙帶來了新的生命。2016年,貝索斯買下了當地最大的房子:卡洛瑪社區一座2.7萬平方英呎、曾經是博物館的豪宅。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和其他政治人物都住在那裡。

  隨著貝索斯在紐約的影響力不斷提升,亞馬遜也是如此。亞馬遜開始投入更多資金,以傳統的方式去影響政策製定者。根據“響應性政治中心”的數據,2019年,亞馬遜在遊說聯邦政府方面花費了1680萬美元,而2015年時還不到1000萬美元。亞馬遜披露的數據也顯示,去年,該公司向相關的智庫和協會捐贈了1110萬美元,是上年的兩倍多。2018年,亞馬遜還選擇距離華盛頓特區很近的維珍尼亞州水晶城作為第二總部所在地。

  貝索斯偶爾也會出面,給亞馬遜這方面的工作站台。例如2017年,他在“互聯網協會”的年度大會上接受了該組織負責人的採訪。互聯網協會是代表亞馬遜和其他科技巨頭的遊說團體。

  然而,就像他對亞馬遜許多其他部門所展現的態度一樣,貝索斯對政府關係和公關部門採取了不插手的方式。這個部門目前在全球範圍內已有800多名員工。他會途徑華盛頓特區參加一年一度的亞馬遜董事會會議,同時每年還會低調拜訪華盛頓特區幾次。

  他一直避免與公司最尖銳的批評者舉行公開會面,這與Facebook CEO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做法不同。後者幾週前與抵製Facebook廣告活動的組織者舉行了會議。貝索斯也不會像Alphabet的掌門人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2018年所做的那樣,習慣性地招待對公司存有疑慮的國會議員。與AppleCEO蒂姆·庫克(Tim Cook)不同,貝索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沒有密切的關係。

  亞馬遜的政府關係工作留給了其他高管。2013年,當時亞馬遜內部的明星高管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陪同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參觀了亞馬遜的倉庫。最近幾年,奧巴馬前新聞秘書傑伊·卡尼(Jay Carney)則成為了亞馬遜與國會議員互動的紐帶。

  卡尼在這方面做得不錯。例如,他此前給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打電話,解釋由於遭到當地社會活動家和政界人士的強烈反對,亞馬遜不得不放棄在紐約州設立第二總部的承諾。而當來自佛蒙特州的獨立參議員伯爾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要求亞馬遜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時,他也成功應對了危機。

  當特朗普首次參加大選且支援率落後時,貝索斯曾在Twitter上發佈消息稱,他想要“把特朗普送上太空”。然而在特朗普當選之後,貝索斯一直保持沉默,即便特朗普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不斷抨擊《華盛頓郵報》,稱這份報紙是在按亞馬遜的要求行事。目前,這份報紙為貝索斯私人所有,而不是亞馬遜。

  凱斯說:“貝索斯通常會聳聳肩說,這也是合理的。我肯定貝索斯不喜歡這樣的局面,但他還是接受了。”

  到2018年,華盛頓特區當地媒體報導稱,貝索斯已經“悄悄地變成了一名遊走自如的華盛頓特區社交名流”,旁邊的插圖照片顯示他站在華盛頓紀念碑上。華盛頓人壽對當地最富裕居民進行的跟蹤調查顯示,貝索斯已經是華盛頓特區最有權勢的100人之一。11月,他在史密森學會的“全國肖像畫廊”晚會上獲得獎項,該畫廊也宣佈將收藏他的肖像。

  近年來,貝索斯的公眾知名度也不斷提升。去年,他宣佈與妻子麥肯齊離婚。幾天后,美國媒體《國家詢問報》就曝光了他和前電視主持人勞倫·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婚外情。貝索斯隨後指責這份小報“敲詐勒索”,稱該報紙威脅發佈他的不雅照片,除非他主動澄清這家親白宮媒體在關於他婚外情的報導中沒有政治動機。

  今年1月,貝索斯在自己的豪宅中亮相,招待了政商界的知名人物。邀請函是從《華盛頓郵報》公司的電子郵件地址發出的,署名是“傑夫”。

  賓客們聚集在房子的樓下和後院。來賓包括特朗普的女兒女婿伊萬卡和庫什納等政治人物,摩根大通CEO傑米·戴蒙(Jamie Dimon)等企業高管,以及演員本·斯蒂勒(Ben Stiller)等明星。

  猶他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當時也在現場。幾週後,他在談起這棟豪宅時說:“房子與最初的設計保持了高度一致,裝修很有品味。”

  羅姆尼表示,他在派對上只和貝索斯進行了簡短的交談,感謝他的盛情款待。不過,他與另一名著名來賓比爾·蓋茨(Bill Gates)就氣候變化和核能問題進行了更多的交流。“所以,這是最令人愉快的。”他說。

  然而,本週國會山的環境可能會變得不那麼友好。最近幾個月,貝索斯的財富增加了500多億美元,但同時疫情導致了美國失業率的飆升。因此,貝索斯成為收入分配不公的具體體現。隨著越來越多美國人因為疫情而被迫網上購物,對亞馬遜市場主導地位的質疑也越來越強烈。亞馬遜倉庫的工人也認為,亞馬遜追求快速送貨,但將他們置於被病毒傳染的風險中。

  儘管政界人士對亞馬遜的擔憂越來越明顯,亞馬遜此前仍拒絕讓貝索斯前往國會。直到立法機構威脅要向他發出傳票之後,亞馬遜在最終同意這樣做。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子委員會主席、羅德島州民主黨眾議員大衛·西西林(David Cicilline)5月份在Twitter上直言:“沒有人可以淩駕於法律之上,無論他多麼富有、多麼有權勢。”

  凱斯認為,國會議員可能並不會看到貝索斯的不安。他提到,兩年前貝索斯與私募股權大亨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一起出現在“華盛頓特區經濟俱樂部”的舞台上。貝索斯談論了各種話題,包括剛剛成立、用於支援教育和無家可歸者的20億美元基金。

  凱斯在活動中與貝索斯的父母坐在一起。他說,房間里很多人實際上都不認識貝索斯,但他們對貝索斯這個人印象深刻。凱斯說,貝索斯在準備好的談話稿和自由發揮之間來回跳躍。“他最好的形象大使就是他自己。”(維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