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街舞玩樂隊的快樂又回來了
2020年07月27日07:49

原標題:跳街舞玩樂隊的快樂又回來了

不斷屠榜的《乘風破浪的姐姐》播放量已經達到27.5億,在這個演出和看電影繼續恢復升溫的夏天,大熱綜藝仍是吸引觀眾的強勢娛樂項目。記者注意到,在等待姐姐們“乘風破浪”的間隙里,極致呈現街舞和樂隊等小眾文化的網綜再次席捲而來,燃炸這個夏天。在潮流文化中,後浪與前浪的碰撞,也成為一個有意思的話題。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46歲鍾漢良跳街舞,小眾文化的集體狂歡

有人說,看《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觀眾們,並不真心在意姐姐比拚才藝的輸贏、成團的結果,更在意綜藝節目的“真人秀”部分。不過講真,最近隨著兩檔燃炸的綜藝都開始燥起來了,跳街舞、玩樂隊的那些快樂都回來了。

新一季《這就是街舞》首期節目前15分鍾是四位新隊長的齊舞大秀:坐著轎子出場的張藝興,背後是金色的龍,表演的是自己的歌曲《蓮》;王一博出現在充斥著綠光的鋼鐵城市,綁著繩索俯衝而下;王嘉爾從天空懸浮落下,和舞團The Kinjaz表演《Titanic》;鍾漢良破海而出,紅色甲板上與《街舞2》冠軍葉音扮演的忍者上演對手戲……與微電影結合的開場大秀驚呆了網友,從佈景、特效,到剪輯,每一秒都感覺到經費在燃燒。超過1.5萬人在豆瓣評分,讓該節目憑藉9.0分成為2020年口碑最佳網綜之一。

綜藝感當然也不缺,面對女選手的電眼,流量大戶王一博卻“憨憨”表示對方口紅花了,“你的妝,要補一下”。當然,最讓人擔心的是,寶藏舞者選沒了咋辦?沒想到多慮了,肖傑、布布、蓋蓋、蘇戀雅,以及黑馬小朝等多位舞者登上熱搜,成功出圈了。印象深刻的是,國際大神buoboo把節目中“搶毛巾”爭霸賽變成了個人表演賽,拉高三季節目的水平天花板。

孩子們喜歡跟家長一起圍觀隊長和舞者的比拚,形成集體狂歡。隨著街舞的不斷破圈,如今它已經不僅僅是一項運動,更是一種潮流符號,無論是從文化傳遞還是商業拓展上,都擁有巨大的想像空間。

後浪推前浪,王一博的拚勁驚呆了觀眾,而“前浪”又如何重新定義青春?跟三位舞技狂拽酷炫的當紅小生相比,鍾漢良堪稱謙厚內斂的“前浪”唱跳偶像。原以為46歲的鍾漢良會墊底,沒想到他竟不僅在隊長大秀中打敗王一博,還在與張藝興的鬥舞環節贏得尊重。也有人認為,“臨危受命”參加節目的鍾漢良本身就代表了一種街舞精神。

水木年華被指“中年油膩”,孿生三姐妹成黑馬突圍

“後浪”與“前浪”之間的碰撞,在另一檔趕著夏天尾巴來的《樂隊的夏天2》中,表現更顯著。26日晚第一期播出不到24小時後,豆瓣5000人打出8.6分。從兩期聯播來看,有點燥起來了。新樂隊帶來驚喜,也有人評價為神仙打架。

33支不同風格、不同年代成立的樂隊構建頂級陣容,通過不同主題單元競演角逐2020年度“中國HOT5樂隊”。從賽制來看,大張偉、馬東、周迅和張亞東擔任“超級樂迷”,擁有10票投票權,20名專業樂迷可以投2票,200名各年齡段的大眾評審每人可以投1票,評判標準即“你是否喜歡樂隊的表現”。

延續一貫風格,老牌樂隊水木年華演繹了民謠風抒情風歌曲《青春再見》,熟悉的旋律、熟悉的聲音彷彿把觀眾又帶回了那個青澀的年代。但一輪投票下來,水木年華爆冷被淘汰,只有兩人認可二人的表演。一位叫“三兒”的樂評人表示,受不了這種“中年人的油膩”。還有樂迷也表示,水木年華都四十歲的人了,還在唱《青春再見》,沒有任何新意,這個舞台應該留給新樂隊。

水木年華成員繆傑在7月26日淩晨發文回應稱:“我們的確歲數不小了,但依舊擁有讓自己驕傲的勇氣和熱血,台下的孩子們很年輕,卻有著令我意外的成熟與包容。只是,有些頂著專業頭銜的人,沒有那些比他們歲數更大的人的勇氣與熱血,卻在嘲諷著別人油膩。”

現在的年輕人喜歡什麼呢?重塑雕像樂隊用炸裂的舞台表現力獲得榜首,超級斬的“核爆”演出也一度將氣氛推向高潮。在一群大老爺們中間,孿生姐妹三人組“福祿壽”吹來清新脫俗的風,成為“黑馬”驚豔突圍。那迷人的呢喃唱出獨具味道的原創歌曲《玉珍》,搭配上管絃樂和電子樂,新潮又復古,律動中又帶著典雅,驚呆了老炮兒。

“她的茉莉花我還在喝著,她聽的歌我還在唱著呢,直到她的苦衷變成了我的,她的仁慈也變成我的了。”著名樂評人耳帝認為“感人至深”。“玉珍”是她們逝去外婆的名字,最讓人動容的是那句“起風了”,真是一種平靜而深沉、萬像有靈的表述。它既帶有平凡情感,又在更大的生死世界里看生命的格局。認真做音樂的年輕人展現出更多可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