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物慾橫流的拚命努力不油膩嗎?
2020年07月25日09:44

原標題:《三十而已》:物慾橫流的拚命努力不油膩嗎?

原創 水姐 秦朔朋友圈

· 這是第3430篇原創首發文章 字數 4k+ ·

· 水姐 | 文 關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顧佳是獨立女性嗎?不!

看各種群都在說熱播劇《三十而已》,於是我也去看了看。

雖然人物設計有點用力過度的、不切實際的,上海不是紐約,不需要上東區的鉑金包,這樣硬巴巴的鑲嵌感讓這部劇流俗,但是,它對於人物的感情刻畫倒是綿密精純的。

讓我觸動的場景是:

女主角之一的顧佳,在背著很多銀行貸款的濱江豪宅的陽台上,一個人孤獨地坐著。

她雖然是個全職太太,但生孩子之前跟老公一起創立了一家煙花設計公司。那天她不僅要幫老公去爭取難纏的客戶,賠禮道歉,酒整樽猛灌,還要被那人上下其手。她那個藝術家式的老公,公司都資金鏈斷裂了,還是不願意去討好客戶,連電話都不願意打,她專門處理這些髒活、累活等等收拾殘局的活兒。

回家後,她發現孩子不在,被幼兒園家委會會長接走去過生日了,她們欺負孩子,把他鎖在房間里。為母則剛,她上去就把她們都打趴下了。這個幼兒園是她費盡所有心力討好住在她們同樓頂層21樓的巨富太太,托關係進去的。

配樂里唱著:“青春苦短,何必妥協,我的幸福不太明顯,要完整必將先碎裂。這幾年煩心事多了些,我一點點在學,怎麼自己化解。請看我幸福中的淚眼,不敵孤獨就打成一片。”

是啊,多孤獨啊。然後她老公回來了,跟別人去踢球了很晚回來。她什麼都沒跟他說,那驚險的一天就自個兒扛著。

這樣的情景設計,對我形成了暴擊,我深深地慚愧啊,我是個什麼女人啊,我是個什麼媽啊。

我甚至還祈禱男人們千萬別看這部劇,他們會教育自己的老婆為什麼不能像顧佳一樣,什麼都做得好,還什麼事都能扛。我朋友的老公就有一句我聽了都憤怒的話:“你都是當媽的人了,這點事都扛不住,我們家裡不能有弱者!”男人對女人的要求已經夠高了,別再高了。

顧佳啊顧佳,這哪裡是全職媽媽啊,這是“創業者+全職媽媽+打怪超人”啊。

隔著屏幕,我都能感覺到她的強和她的累。童瑤把顧佳演活了,她的眼睛是有靈魂的。她太厲害了,有顏值有氣質,智商情商雙高,她的雙手不僅能做頂級甜品還能打架,她太有魅力了,太不真實了。我們這樣普通資質的女人學不會,也不想學。

很多人說,這部劇顛覆了人們對全職媽媽的刻板印象,讓人形成了“全職媽媽也是獨立女性”的新認知。

顧佳是獨立女性嗎?

我並不認同。

她的修為是一個頂級的、為了孩子和丈夫願意犧牲一切的女人。這跟傳統的三從四德的女人有什麼區別啊?為什麼,大家會說她是個獨立女性?請問她哪裡獨立了?就因為還能在社會上扛那麼多事,比男人都能扛,沒有脫離社會遊戲規則,反而玩得很溜,就是獨立女性嗎?

獨立女性首先是內心有自己完整的精神支柱,是先有自己啊!而在劇本里,這個女子說,“有了孩子之後,原來的顧佳已經死了”,都沒有了自己的女人還是獨立女性嗎?

原來,顧佳是“顧家”的極致版本和偶像塑造啊。她把家裡面的每個人都照護得好好的,她的爸爸、她的老公、她的孩子,甚至她的閨蜜。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她想要家人得到幸福,得到提升,她有強烈的責任感,同時也有掌控欲,她需要每一步都成功。

顧佳雖然也充實自己,練瑜伽、普拉提、法語課、時尚課等等,但她生命和內心的中心始終是丈夫和孩子,不是她自己。誰說全職媽媽脫離社會,她才是最懂社會的,她無時無刻不在花時間研究,而別人只要專注自己的工作,或者專注男人、專注孩子就可以了。她是一個信息收集系統,是學什麼會什麼的學霸,是解決麻煩和問題的智能機器。

每天她都在努力加固自己的家的堡壘,每天進步一點點,多學會一點點,她就能獲得更多的安全感和意義。

物慾橫流與拚命努力

這確實也是生活在大城市的精神需求。讓生活過得更好一點,再好一點。永不停歇,簡單直接,金錢流、信息流、人脈流,都要加強、加強再加強。

我小時候常看到小說等文本上描述城市總是物慾橫流,一直不明白,這是個什麼樣的場景,現在明白了,那不是簡單的物質的堆積和擁有,而是你必須要很多東西裝扮自己的身份,以獲取認同感。

物慾並不僅僅是簡單的得到什麼東西,它縱橫交錯,是社會聯結,那種為了更好的生活,拚命努力的奮鬥感,像一把尖刀,讓人流血流淚,而橫流的就是焦慮、困惑、迷茫,即便行動起來,改變了現實的困境,總有下一個局面需要你去解、去破,那是永不停歇地依靠物質資本和社會資本驅逐的生活。

7*24小時,金錢永不眠,資本永不眠,奮鬥永不停。喬納森·克拉里的《24/7:晚期資本主義與睡眠的終結》里說到:“我們正處於這樣一個時代,除了那些與個人占有、積累和權利相關的願望,別的願望通通被禁止。在24/7式資本主義的世界里,這些限製既是外部力量強加的,也是心甘情願地自我施加的。”

每個人都只有24小時,時間管理是精英們的利器。他們自得其樂、毫不疲倦,因為他們有覺知、有新知,可以不斷塑造他們更好的身材、安全感和地位。

那些個社會資源和資本已經如此之強的富太太們,為什麼還要定期聚會、交換信息,她們當時不是因為誌趣相投,而是因為一旦你還在社會之中生存,你就要謀求更好的發展,而“更好”有時候也是一種魔咒,讓你停不下來。《愛麗絲夢遊仙境》電影里說,“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在追求增長的大時代還在延續的時候,人和社會就只能變成永動機。

當“低慾望社會”成了“問題”的時候,物慾橫流就是個褒義詞,它還能製造繁華、製造油膩,因為人們現在可能還不喜歡、不適應清湯寡水的peace&love的生活。

當物慾橫流幻化成拚命努力的精神橫流,這也是一種油膩啊。

消費是經濟發展的力量。物慾橫流,變成了褒義詞。拚命努力,再也沒有什麼高尚的目標和情懷了。

在那套階層邏輯里:不油膩,乾巴巴的,吸風飲露是沒辦法在社會上混著的。中產階級必須扒在懸崖上,往上爬,累了也不能放手,因為一放手就會墜落,不能這樣當loser。

顧佳有她的“搬樓論”,“我們搬進了這棟大樓,我們就是要過更好的生活,因為我們的辛苦,決定了孩子將來發展的方向”。住進了頂級的房子,自然要配上頂級幼兒園。她住在12層,頂樓21層隨時買莫奈的《睡蓮》、買小行星命名權的王太太,是四十歲才過上這樣的生活的,她覺得她才30歲,還有10年可以不斷努力。她還有“細線論”,“再細的線搭到我這,我都能想辦法搭到關係”。

豪宅慾望是擴張其他慾望的膨脹劑、催化劑。幾千萬的房子都住著了,幾萬塊一個月的幼兒園,幾萬塊一套的衣服、幾十萬塊的包包手錶、幾萬塊的醫美、幾千塊的保養品,自然慢慢地均不值得一提。

物慾橫流,社會躍遷慾望也陡然上升,一切都自然而然,身在其中的人,渾然不覺這樣的追求有什麼錯。愛馬仕就是霸氣,限量版就是從容。那是她們真實的經不起推敲的紙老虎式的安全感。入世太深,必經之路便是物慾橫流之後,接得住,放得下,她們內心也有真的猛虎。

編劇設計了顧佳一家是做煙花設計公司的,這裏很有隱喻啊。一切都可以很絢爛,也可以一日之間全數炸燬,人活著精細的管理和綿延不絕的運氣一個都不能少。他們的好朋友,沈傑一家也是做煙花的,工廠炸了,人被抓了,家就離散了。什麼都好的顧佳,最後也被她老公情感背叛了。

道家東晉葛洪的《抱樸子·博喻》里寫道:“登峻者戒在於窮高,濟深者禍生於舟重。”意思是攀登山峰的人,不急於把目標定得過高;渡深水的人,禍患的發生往往是因為船隻過於沉重。

為了物慾的拚命努力,會有報償,也會有反噬。一旦還突破道德、倫理以及作為人的底線了,可能還會有諸如近日大案,動機是為了錢財,是真的拚了命。

理念就是炸藥,世事皆因它爆炸或成煙花

編劇張英姬說,她是寫了三個爬山的女人。

顧佳是屬於出發之前就已經想好了爬哪座山,山有多高,用多長時間爬,過程中無論有沒有困難,有沒有人同行,她最終要爬上去。

她其實,並不瞭解她的丈夫,也不瞭解她的孩子,甚至不瞭解她的爸爸。她的所有目標設定都是為了他們,卻全是從自己的主觀意願出發的。她獨立設計,獨自扛。

顧佳在追求什麼呢?豪宅,更好品質的生活,更高級的圈子,好的教育。為什麼我看不到,她對孩子的各種親自教育和精神影響呢?

任何事物都是表面功夫人們最在意、最願意鑽研,因為弱人際關係才是杠杆,可以撬動更多的資源。不是同一個圈層,向上攀附的弱關係,往往可以達成更好的效果。顧佳和太太圈就是弱人際關係。

而她很少花時間真正去維護好強人際關係,她是一個智庫,只是告訴老公應該做什麼,沒得商量,她總是對的。她也沒有去培養孩子的興趣和關注他的內在本質。比如,去深入瞭解一下,這個孩子怎麼會在面試中一生氣就咬老師呢?她想到的就是托關係解決問題。

她是學霸啊,怎麼會對自己的孩子這麼沒有自信,非要去頂級幼兒園才行?她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任何事情是要回歸本質的。書是要靠自己一本本讀的,知識是要慢慢打基礎積累的,只有自驅力和興趣,才能觸達它的本質。

雖然時代進步很快,但知識並沒有因此突然變得有多高深、多貴重,它依然起始於那些基礎科學和基礎知識。它的基層沒有變,數學還是那個數學,詩歌還是那些詩歌,英語也只是一種語言……注重本質和基礎,注重精神力量,那才是教育。

而且人生並不需要多少花里胡哨的技能和才藝,只要精通一門,終生學習和堅持,才是尊重心性的法則。很多事情,是不用各種巧心思鑽營的,不用拚命的,是要笨功夫、每天堅持的。一心一意又是多麼可貴的事情啊。有些人門路很多,卻都是小溪流,而有些人擁有自己的深潛的海洋。

理念不同的人,最終都會分道揚鑣。看著另一對,鍾曉芹和陳嶼,動不動就吵架,隨時隨地都能爆發,兩個人都在意和守護著自己的“點”,頻道不一樣,大吵大鬧是常態。

為什麼現在的衝突這麼多,不分時間地點場合,很難想明白有什麼直接的理由和導火索,都可能是理念問題。

在誌趣、意識都不一樣的世界里,當那些完美的煙花越來越少,傷害人的炸藥越來越多的時候,少一點慾望和要求,與世事保持一點疏離感,或許能獲得一種久違的寧靜。

里爾克的詩歌《秋日》寫著:“主啊,是時候了。夏日曾經很盛大,把你的陰影落在日晷上,讓秋風颳過田野。讓最後的果實長得豐滿,再給他們兩天南方的氣候,迫使它們成熟,把最後的甘甜釀入濃酒。誰這時沒有房屋,就不必建築。誰這時孤獨,就永遠孤獨。”

「 圖片 | 視覺中國 」

原標題:《《三十而已》:物慾橫流的拚命努力不油膩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