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邁向巨星路的絆腳石 他也面對父親的磨難
2020年07月25日11:23

  全套陣容的溜馬在季後賽究竟能有何作為,恐怕我們在今年是得不到答案了。布羅格登和奧拉迪普剛參加了昨天的熱身賽,今天就傳出小沙邦尼斯要離開奧蘭多去治療足底筋膜炎,可能賽季報銷的噩耗。身為“將門虎子”的小薩在本季首次入選NBA全明星,但他如今也要與傷病作鬥爭。

  小薩的父親阿維達斯-沙邦尼斯堪稱籃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但因為種種原因,他在30歲的年紀才登陸NBA,此時的他在歲月和傷病的侵蝕下,已不再是此前那個叱吒籃壇的“世界屋脊”,儘管他偶爾還能展露絕技,令人目瞪口呆。久而久之,沙邦尼斯成為了玫瑰之城最神秘的人,他喜怒無常,且幾乎從不接受媒體採訪。

  如果說老沙邦尼斯在波特蘭最大的收穫,則莫過於小薩的出生了。1996年5月3日,小薩出生在波特蘭,他是家裡4個孩子中的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還有個妹妹。有趣的是,最初當有人問老薩,三個兒子中誰能繼承他的衣缽時,老薩一度將小兒子排除在外,原因也很簡單:小兒子既固執,還是左手將。

  但如今,小薩卻成為沙邦尼斯家族中唯一的NBA全明星,也是NBA史上第2位入選全明星的立陶宛球員(前一位是伊爾戈斯卡斯),但他對父親卻尊敬有加。當有人認為小薩終於有了一項可以向父親炫耀的資本時,小薩卻表示,他根本無法擊敗父親,父親就是最偉大的球員。

  由於出生在波特蘭,小薩從小就在美國籃球文化熏陶下成長。或許是因為自己在籃球路上飽嚐過辛酸,老薩起初並不想要“子承父業”。小薩後來證實過這一點,但他也表示,出生在籃球世家,從懂事起手裡就抱著籃球,他們別無選擇。

  眼看兒子繼承了自己的籃球天賦,老薩便也樂得順水推舟,並開始為兒子的前途精心謀劃。在他的安排下,年僅16歲的小薩便在西班牙聯賽正式出場,效力於馬拉加隊;同樣是在他的安排下,小薩儘管身處職業聯賽,但他沒有和任何一支職業球隊簽下合同,完全是“免費出戰”。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按照規定,簽下過職業合同的球員無法再進入NCAA,而在老薩內心深處,他仍希望兒子能走上正規的美國籃球選拔之路,從NCAA打起。

  NCAA的準入製度素來非常嚴格,此前“三球”就因已簽下了代言合同,並在職業聯賽中出戰過,而被NCAA排除在外。“波叔”這才橫下心來,乾脆讓“二球”和“三球”退學,去海外聯賽淘金。老薩生怕兒子和自己一樣,受所效力的職業球隊所限,無法隨時加盟NBA。

  終於,在2年後,18歲的小薩得以進入NCAA,就讀於岡薩加大學,為此他拒絕了馬拉加隊開出的職業合同。在此效力2個賽季,小薩曾入選過全美最佳陣容,以及WCC賽區的最佳陣容。

  岡薩加教練Mark Few曾表示:“小薩比賽的很多方面都令我喜歡。他非常富有侵略性,動力十足,一直很努力。他的籃板和傳球能力很突出,不畏懼對抗,還擁有大個子中罕見的移動能力。”NBA選秀專家傑夫-古德曼也曾表示:“沒有哪位球員比小薩更努力。這位二年級前鋒就是‘行走的雙雙’。”

  帶著在岡薩加2個賽季場均13.5分9.4個籃板,命中率63.2%的表現,自信滿滿的小薩參加了2016年NBA選秀,並一度拒絕參加芝加哥聯合試訓,僅為太陽、速龍、塞爾特人和爵士試訓過。其實,當初業界對小薩的選秀前景仍存疑,畢竟他的臂展並不出色,身高也沒有其父那樣偉岸。但最終,雷霆仍在首輪第11順位將其選中,有意思的是,雷霆並不在小薩起初試訓的4隊之中。

  但雷霆教練多諾萬手握璞玉卻不知如何雕琢。在NCAA習慣於籃下廝混的小薩卻被他用成了空間型四號位,新秀賽季三分出手占比竟達到33.1%。這拖累了小薩的總命中率,竟跌破四成,場均僅得5.9分。

  為此,雷霆在2017年休賽期將小薩和奧拉迪普打包送到溜馬,換取全明星保羅-佐治。正所謂“雷霆出品必是精品”。來到溜馬後,教練麥美倫糾正了對小薩的用法,讓他回歸內線,他此後單季三分出手占比再未超過5.6%。

  得到了正確使用,小薩貌似又找回了在岡薩加的感覺,他一年一個台階地實現跨越。2017-18賽季,他場均得分首次上雙。2018-19賽季,他是溜馬勝利貢獻值最高(7.6)的球員,並在2010年休賽期收穫了一份4年7700萬美元的續約合同。

  本季麥美倫乾脆將小薩提上先發,而在停擺前,他場均得到18.5分12.4個籃板5次助攻,生涯首次入選全明星,也回報了教練的信任。本季前半段,在奧拉迪普仍養傷,邁爾斯-端拿從國家隊返回表現不進反退的情況下,小薩和新近加盟的布羅格登成為了溜馬一內一外2大核心。

  然而就在此時,傷病卻不期而至。相信這不過是小薩邁向巨星、延續沙邦尼斯家族輝煌路上的一個絆腳石,很快就會被他一腳踢開。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