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犯強姦罪僅留校察看?期待浙大更詳實調查
2020年07月21日20:24

  原標題:學生犯強姦罪僅留校察看?期待浙大更詳實調查

  近日,《浙江大學關於給予努××留校察看處分的決定》引發廣泛關注。決定顯示,2016級學生努××犯強姦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因此被浙江大學給予留校察看處分。

  一位被法院判決的“強姦犯”,是否適合繼續留在校內,甚至順利完成學業?

  高校對學生的紀律處分分為警告、嚴重警告、記過、留校察看和開除學籍,留校察看的嚴厲程度僅次於開除學籍。根據《浙江大學學生違紀處理辦法》,被司法機關判處管製,拘役或獨立適用附加刑的,或被判處有期徒刑被宣告緩刑的,給予留校察看或者開除學籍處分。浙大對努某某實施留校察看處分,是校規適用範圍內較輕的一種。

  單純以規定條文看,浙大的做法並無踰越之處。不過,此舉依然引發公眾熱議。強姦罪屬於社會危害性大的暴力犯罪,在人們的意識中,除了法律懲處,學校也要充分行使對學生的紀律處分權。如果允許其繼續以學生身份留在校內,是否會對校園安全構成隱患?而學校的這一處理結果,又是否能給受到努某某侵害的學生應有的慰藉?

  多家媒體在報導中引用了一張疑似努某某所在學院處分意見的截圖。其中提到,努某某是初犯,且“強烈悔罪”“來自民族貧困地區”“又是畢業生”。

  但是,一些網友也提供了與這些情況相反的信息。比如,努某某的微信朋友圈截圖顯示其生活豐富多彩,看不出“悔罪”的跡象,而且日常生活方式也不像貧困學生所為。至於其畢業生的身份,更難以構成從輕處分的實質依據。

  浙江大學在其官方微信發佈的《情況通報》回應,鑒於司法部門認定努××系犯罪中止、具有自首情節,因此決定其留校察看處分。應該認為,犯罪中止、自首情節等因素,是司法機關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緩刑的重要依據。但對於學校來說,在司法裁決之外,理應加入更多教育者的視角。人們期待,在浙大的進一步調查、回應中,披露更多有關處分決定的細節,以公開和透明安撫人心。

  退一萬步說,即便按照校規對努某某實施留校察看處分並無不可,人們還希望看到,在“留校察看”期間,努某某是否真正悔罪,學校又將對其進行怎樣的教誨。留校察看的期限為12個月,自處分決定作出之日起計算,到期可以申請解除。這是否意味著12個月以後努某某就“平安無事”?

  從教育者的角度出發,任何教育懲戒都是為了更好地實施培養,對學生的紀律處分亦是如此。因此,一些學校對學生實施處分時,常常採取了剛柔相濟的態度,甚至近年還有高校允許學生在畢業前申請撤銷處分,有的處分並沒有真正記入學生檔案。

  但是,從輕處分不是簡單的息事寧人,評估一個罪錯學生有沒有從輕處分的條件,還是要跟教育目標緊密結合。如果從輕處分成了“慣例”,也可能讓部分學生有恃無恐,起不到處分應有的教育效果。

  進一步而言,如何教育罪錯學生,應形成明顯的梯度,對“輕犯”實施較輕的處分,對“重犯”實施嚴厲的處分,而不是輕重失據。正如有網友所質疑的,在學生作弊普遍構成開除學籍條件的情況下,一個犯有強姦罪的學生還能繼續完成學業令人疑惑不解。只有明確底線意識,才能讓學校紀律處分發揮應有的威力。

  教育應當是成風化人的,在公眾關注下,不管浙大進一步採取怎樣的措施,都要本著教育工作者的良心、使命,堅持對所有學生負責的態度。教育者的立場,對社會風氣構成鮮明的示範,人們期待浙大經過詳實調查,向社會提供既符合教育規律、又能撫慰世道人心的答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