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保住全球主導地位“兩大敵” 特朗普和流感大流行
2020年07月20日04:44

  今年3月,當新型冠狀病毒導致投資者爭相拋售金融資產時,他們瘋狂湧入美元——全球最終的避險資產。

  但在美國努力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複蘇造成的壓力之際,美元彙率下跌。現在,一些華爾街人士警告說,美元可能會進一步下跌,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總統對危機的處理和孤立主義政策。

  野村證券(Nomura)週一在一份給客戶的報告中表示:“我們預計,美元的主導地位將會減弱,並在長期內走軟。”

  作為美國全球地位的重要象徵,美元仍然是投資者的首選貨幣,他們用美元在全球範圍內交易各種資產。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儲備貨幣,被各國政府、央行和其他主要金融機構大量持有。看漲美元的人和懷疑論者都明白,目前的確沒有第二選擇。

  然而,投資者對美元的前景正變得不那麼樂觀。不斷增長的債務負擔和特朗普對“美國優先”政策的承諾增加了風險。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降低,可能會鼓勵盟友轉而增持其他主要貨幣。

  與此同時,貝萊德(BlackRock)等資產管理公司正鼓勵客戶考慮在歐洲投資的機會,歐洲國家似乎能更好地應對病毒帶來的健康和經濟挑戰。

  這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損害美元的價值,儘管全球彙率製度的任何實質性變化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疲軟的前景

  那些希望押注美元貶值的人指出了美國日益惡化的經濟前景,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攀升至近340萬例。

  隨著美國新增病例數量急劇上升、失去控製,許多州正在重新實施嚴格的封鎖措施,威脅著4月份開始的脆弱複蘇。在號稱“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的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週一關閉了餐館、電影院、動物園、博物館和酒吧的室內座位。目前,至少有27個州暫停重開企業或重新實施旨在減緩病毒傳播的措施。

  “如你所見,美國重新開放得太早,”野村策略師Jordan Rochester表示。“由於疫情再次爆發,美元在中期內應該會走軟。”他還提到了人們對失業率將持續高企的擔憂,美國一些最大的銀行也有同樣的看法。

  經濟環境支持了這樣一種觀點,即美國利率將在更長的時間內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從而令美元承壓。這對美國不斷膨脹的財政赤字也不是好兆頭。今年美國聯邦債務預計將達到GDP的101%。

  美國政府正在增加借貸,為支撐經濟的大規模刺激計劃提供資金。美國財政部本週表示,6月份的預算赤字飆升至8,640億美元。此外,美國還存在相當大的經常賬戶赤字,這意味著美國在國外的商品、服務和投資比它帶來的要多。

  其他發達經濟體的借貸也大大增加。但在美國,政府發行債券的速度比美聯儲購買債券的速度快。Rochester表示,這意味著市場上有更多的美國國債,這些國債的價值高於美元。

  關注歐元

  與此同時,歐元對一些投資者的吸引力似乎越來越大。儘管歐洲經濟嚴重衰退,但歐元兌美元今年迄今已升值約2%。

  Rochester指出,高頻數據顯示,美國的複蘇已經停滯,因為美國正在抗擊新的疫情爆發,而在更早進入封鎖的歐洲,經濟活動仍在改善。

  儘管存在分歧,但樂觀的看法是,歐洲國家最終將會達成一項複蘇方案,通過2021-27年預算,在金融市場籌集7500億歐元(8250億美元)。

  高盛策略師Zach Pandl在上月給客戶的報告中稱,這可能”代表著該地區朝著加強財政政策協調邁出了重要一步,重要的是,這將成為全球投資者獲得高評級歐元計價債券的新來源。”

  Pandl表示,他預計歐元兌美元將逐步升值,但可能會加快升值步伐。他寫道:“最近有關歐元區的消息明顯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

  美國擁有一長串擁有壟斷地位的藍籌股公司,但隨著歐洲地區狀況的改善,其金融資產正受到越來越密切的關注,這可能會推動對該地區貨幣的需求。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週二公佈的一項針對基金經理的調查發現,歐洲股票持有量出現“大幅躍升”。超過40%的受訪者說,他們希望增加對歐元的敞口。

  就目前而言,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我們有理由保持謹慎。美元的下跌已經在很多場合被預測過了,但總是為時過早。

  美元因成為許多全球交易的首選貨幣而受益,包括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交易。它占世界貨幣儲備的62%,參與了88%的全球貨幣交易。這種情況在近期或中期內不太可能出現大幅改變。

  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外彙策略主管簡•福利(Jane Foley)表示:“我不認為美元將失去吸引力。”

  她指出,由於美元往往會在全球經濟前景惡化時走強,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出現的問題實際上可能助長對美元的需求。

  但野村證券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對美國債務的擔憂、經濟疲軟以及歐洲的凝聚力增強,可能會開始削弱美元。該行表示,美元在未來五年內可能貶值20%。

  地緣政治可能會加劇這一趨勢。野村證券認為,如果特朗普贏得第二個任期,繼續推進去全球化可能會削弱美元,並鼓勵更多地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

  研究支持了“美國優先”的策略從長遠來看會損害美元的觀點。2017年,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發表的一份工作報告發現,如果美國不再被視為盟友安全的保障,導致這些盟友在外彙儲備中持有更多歐元、日元和人民幣,那麼海外投資者對美元的需求可能會下降。

  福利指出,俄羅斯在處理原油交易時越來越避免使用美元,而在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歐盟高級官員開始遊說更多地使用歐元。繼續在伊朗運營的公司擔心特朗普實施製裁,阻止他們獲得美元。

  此外,數字貨幣的崛起也可能侵蝕美元的主權。Facebook正在推進其天秤座計劃,但出於對欺詐和金融犯罪的擔憂,對數字貨幣巨大的監管障礙依然存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