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老太太剛剛度過66歲的生日 已執掌德國15年
2020年07月20日07:43

  原標題:這個老太太不容易,她剛剛度過了66歲的生日!

  來源:牛彈琴

  (一)

  在剛剛過去的7月17日,她度過了66歲的生日。

  據不完全統計,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她收到了太多的生日禮物:

  立陶宛總理送了她一根指揮棒;

  比利時首相送了她一個玫瑰精油銀瓶;

  葡萄牙總理送了她薩拉馬戈的小說《失明症漫記》;

  盧森堡首相送了她一瓶起泡酒;

  法國總統送了她多瓶勃艮第葡萄酒;

  歐盟委員會主席送了她比利時巧克力……

  算起來,從2005年到現在,她執掌德國已有15年。

  人生又有多少個15年!

  時間是最無情的敵人,歲月都寫在臉上。一年又一年,她也從那個略顯羞澀的德國大媽,漸漸成了一個從容淡定的老大媽。

  她就是默克爾,當今世界最叱吒風雲的女性。

  儘管她一直喜歡保持著那個手勢,兩隻手在胸前接觸,作出一個心形圖案。

  她和小布殊談笑風生,都已經是10年前了;比她年輕的奧巴馬,也已下台3年多了。

  她上台執政的時候,法國總統還是希拉克。現在,薩爾科齊和奧朗德也已經下台,愛麗舍宮的主人,已經變成了年輕的馬克龍。英國至少換了五任首相,首相還一度送進了ICU;意大利,更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總理換了有六七人了。

  可以說,至少到目前為止,在所有的大國領袖中,除了帽子戲法的普京,她是執政時間最長的風雲人物。

  她最近的生日,再次被國際輿論關注,是她又一次出現在了重大國際活動中。

  要知道,她剛剛拒絕了特朗普去美國參加七國峰會的建議,讓特朗普只能悻悻地又開了一次視頻峰會。

  但在生日那天,她卻微笑出現在了布魯塞爾,主持歐盟峰會,這也是世界進入非常時期後,第一次召開這樣大規模的面對面峰會。

  很多場合,她都戴著口罩,接受著其他領導人的祝福。她還不忘“指點”保加利亞總理,你的口罩戴錯了,怎麼能把鼻子露出來呢?

  不知看到這一切,特朗普會怎麼想?

  算起來,這兩位西方大國的領導人,已很長時間沒見面了。

  見了面,也往往沒什麼好臉色。

  2016年特朗普勝選後,奧巴馬作為美國總統的最後一次出國,就是前往德國。按照西方媒體的說法,他是專程來向默克爾告別:西方世界,以後就拜託給你了。

  一切如奧巴馬所料,接下來的幾年,美國一個接一個退群,最新又要退出WHO,甚至德國、法國,都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釘。

  很有意思的一個畫面就是,每次和奧巴馬見面,都要親密擁抱的默克爾,第一次去華盛頓拜會特朗普,當著記者們的面,主動向特朗普伸出了手,但特朗普卻故作沒有看到……

  西方世界開始分裂。她曾經在和特朗普會談後,回去就告訴歐洲人:歐洲以後必須靠歐洲人自己了。

  於是,也就有了前年加拿大G7峰會後,默克爾默默貼出了那張著名的“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的照片。

  去年,默克爾前往美國哈佛大學發表演講,有幾句話她這樣說:

  保護主義和貿易摩擦,正威脅著全球自由貿易以及經濟繁榮的根基。

  我們千萬不能稱謊言為真相,也絕不能將真相視為謊言。我們不能將反常當作常態加以接受。

  哈佛學生的掌聲不斷,默克爾卻似乎格外感慨。老道如她,不會破口大罵,甚至都不會公開點名,但批評的是誰,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所以,那次去美國,她甚至都沒與特朗普會面。哈佛演講完後,她就直接回國了,在柏林會見的第一個外國客人,就是來自中國的老王同誌。

  不久前,她又攪黃了特朗普的線下七國峰會,轉身自己卻主持召開了歐盟峰會。

  更可氣的是,就在這次峰會前,默克爾接受歐洲多家媒體採訪,直言不諱說:“當很多人認為美國在全球的優勢是因為被中國搶占而丟失的時候,不要忘了這種可能——是美國主動放棄了全球領導者的角色。”

  這個老太太,確實很有性格。

  (二)

  在當今的所有女性政治家中,默克爾也確實是最讓人敬佩的一個。

  不是因為她的權勢,更多是因為她的努力,她的堅守。儘管她也是傷痕纍纍。

  她是來自東德的物理學博士,德國前總理科爾是她的伯樂,他將她引入政壇,悉心栽培,並教會這個“不會正確使用刀叉”的東德女生,正常的政治規矩和禮儀。

  她到底是怎樣的人?

  《金融時報》曾這樣解讀:

  當歐元危機爆發時,默克爾對金融所知甚少。她僅能做出標準的德國人的反應:不信任市場“投機者”,信任企業。她自學金融,沮喪地發現經濟學家們——跟物理學家不一樣——經常給她錯誤的分析。

  儘管如此,她還是喜歡那些關於市場“厚尾”理論的即興研討會。複雜嚇不倒她。畢竟,她提醒自己,作為一個物理學家,她精通積分學。

  她的專長是管理擾亂德國平靜的外國危機:金融危機、歐元危機、克里米亞危機以及現在的特朗普危機。德沃德將她稱為“歐洲的消防指揮官”。默克爾思維敏銳,擅長隨機應變。她喜歡妥協——這是德國或者歐洲政界的根本技能。

  她的職位描述不斷擴大:從德國領導人到歐洲領導人,再到特朗上台以來的西方領導人。與此同時,默克爾依然是默克爾。

  範倫特赫姆寫道,每天晚上,她都會回到位於柏林博物館島(Museum Island)附近的簡陋4樓公寓住所,那裡的門鈴上寫著她丈夫的名字:“紹爾博士,教授”。

  她經曆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特朗普上台之前,是中東難民危機;中東難民危機之前,是希臘債務危機;現在,又是全球疫情危機……

  在債務危機中,希臘、意大利、西班牙,一個又一個在危機中沉淪,只有德國巍然屹立,這其實更反襯出默克爾的成功,一個建立在實業基礎上的德國,一個比其他國家更加勤奮的德國,確實是非一般歐洲國家能夠比擬的。

  但作為領袖,就要付出代價。

  希臘危機,將德國推到了懸崖邊。如果不救助希臘,危機將不斷擴散,最終危及整個歐元區;但救助希臘,希臘人又拒絕勒緊褲腰帶,德國人不答應:憑什麼我們要掏錢救比我們還大手大腳的鄰居。

  默克爾堅持了德國人的原則,可以救助,但必須遵守嚴苛的財務紀律。憤怒的希臘人領導人,痛罵吝嗇的默克爾是納粹。

  於是,德國《明鏡》週刊自嘲般地刊登了一張拚版照片:默克爾身後是一群剛剛占領希臘的納粹軍官,在希臘標誌性建築前合影。

  爭議常常伴隨著她。當一批又一批中東難民湧向西方,當很多難民葬身大海後,默克爾向難民張開了手……

  但這毫無疑問遭到強烈的質疑,甚至在歐盟峰會上,匈牙利總理建議德國,應該建造隔離牆,拒絕這些中東的難民。

  按照媒體的報導,默克爾當時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我曾經很長時間生活在隔離牆後面。這不是我希望再次做的事情。”

  這可能是她總理生涯中最大膽最冒險也是最有爭議的一個決定。

  她應該也很清楚,難民問題肯定會帶來社會問題,甚至衝擊她的民意基礎。但至少當時,她選擇了人道主義一邊,最後她也付出了重大的代價,直到現在,不斷有人抨擊她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或許,曆史,最終將證明她究竟是自私還是偉大。

  但她最終都熬了過去,以至於這次疫情襲來,世界也看得都很清楚,都是資本主義發達國家,怎麼德國就處理得很不錯,美國卻這麼糟糕。

  以至於默克爾拒絕前往美國開會,國際輿論還普遍支持,美國形勢那麼嚴峻,萬一在美國染上了怎麼辦?

  (三)

  66歲的生日那天,穿著紅色上衣的默克爾,周旋在歐盟各國領導人之間。

  西方媒體曾詢問:這次難得的峰會,能不能送給默克爾一個甜蜜的生日禮物?

  顯然不會。

  觸及利益比出動靈魂還難。涉及到錢,各國馬上陷入了一場艱苦的談判。南方國家要求更慷慨幫助,北方國家堅決不肯鬆開錢袋子,作為輪值主席國的默克爾,只能各種周旋平衡,有時還不得不冒著罵聲拍板……

  這就是歐盟。在過去15年總理生涯中,她就是這樣出現在國際風雲中,被人景仰,也備受嘲諷。

  別忘了,這次66歲生日,立陶宛總理送了她一個指揮棒;葡萄牙總理送了她一本薩拉馬戈的小說《失明症漫記》。

  指揮棒好理解。德國現在是歐盟輪值主席國,默克爾何嚐不就是一個歐盟政壇的指揮家?

  但為什麼是這本書?

  薩拉馬戈被認為是當代葡萄牙最傑出的作家,書中講述的,是一個城市突然患上失明症的荒唐故事,其中,有足智多謀的少婦,有逆來順受的丈夫,有熾如烈火的妓女,也有心狠手毒的惡棍,演繹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喜劇……

  偉大的作品,總是立刻讓人想到現實。

  更別忘了,在贈送這本書時,葡萄牙總理還向默克爾豎了一個大拇指。

  默克爾的能力,世界看在眼裡。

  她不是戴卓爾夫人,她又非鐵娘子能比。環顧這個世界,能夠超越她的女性領導人,應該還沒有出現。

  2013年,當她又一次毫無懸念地贏得勝利後,考慮到德國已成了“默克爾共和國”,《明鏡》週刊用一張默克爾身著“女皇”服飾的畫像作為封面。她已然成了這個國家的女皇。

  2015年,默克爾又成為《時代》週刊年度人物。

  為什麼選擇默克爾,當時《時代》總編輯吉布斯這樣解釋,儘管歐盟地區的危機“讓人有理由懷疑歐盟是否繼續存在”,而默克爾“挺身而出成為不可或缺的人物”。默克爾成為自阿基諾夫人1986年獲獎以來,第一位贏得這一榮譽的女性個人。

  但世界從來沒有不散的宴席。

  畢竟已經66歲了,去年公開場合,她多次出現不受控製的突然顫抖。看當時的視頻,她抿緊嘴唇,雙手一度緊握,竭力想控製自己,但卻有點無能為力。。。。。。

  而按照唇語專家的解讀,當時默克爾還在不停重複“我能挺住”,應該是在給自己加油打氣。

  “我能挺住!”

  聽來多少有一些悲壯。

  後來,我們看到,很多次外交重要場合,她幹脆就坐著檢閱了儀仗隊。

  時間總是最無情的敵人,健康總是最寶貴的財富,不管你是誰。

  歲月不饒人,老太太不容易,也確實該休息休息了。

  她已經宣佈,不會在2021年再次尋求擔任總理一職。也就是說,最晚到2021年,默克爾將最終告別德國和世界政壇。

  一個沒有默克爾的德國和世界,又會怎麼樣呢?

  最後,簡單囉嗦去年說過的三點吧:

  第一,默克爾已經是一個傳奇。從東歐的物理學女博士,最終成為歐洲無可爭議的領袖人物。她讓人看到了一個德國女性的傑出能力,美國和德國在疫情上的差距,則是最好的見證。至少這兩年,她仍將是這個世界的領袖級人物。千萬不要看不上女博士。

  第二,默克爾更是平凡的偉大。這可能是最難得的一面,哪怕貴為總理,仍保持著樸素的生活,也時常買菜做飯。她不拒絕戴口罩,據說因為戴了口罩,很多次她都沒被認出來。一切都很自然,更少有其他領導人的作秀。禁得起誇讚,更忍得住批評,俯得下身子,這樣的默克爾,確實非同一般。

  第三,時代呼喚更多的默克爾。不僅僅是呼喚更多的女性政治家,更呼喚她這樣的堅持和遠見。也正是因為她的堅持和遠見,我們可以看到,默克爾的歐洲和特朗普的美國,正在漸行漸遠,以至於歐盟重新對外開放,名單中居然都沒有美國。這個世界,一場新的合縱連橫在上演……

  默克爾之後,或許,將再沒有默克爾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